执政以千年计,是中共的妄想

作者:张建兴

中共到底能执政多久?是习近平势力、反习派、海内外民间反共力量三方都关心的带根本性的议题。

习派与反习派都共同认为保住党就保住了政权,保住了政权就保住了红色家族及新老权贵们利用执政而获得的大于高于人民群众的既得利益。同时习派与反派又为争权夺利而展开刺刀见红的血腥斗争。

民间反共力量则与之相反,他们反共就是要终结中共暴政,同时把终结暴政与实现宪政民主对接,力争在对接过程中尽在可能短的时间内,并且无很大缝隙,从而把中国改造成现代文明的崭新国家。

勿须讳言,民间反共力量过去和现在搞的就是颜色革命。在对付颜色革命上,习派与反习派又携手把防止颜色革命任务放首位,他们双方都把枪口对准颜色革命。习近平不仅在国内始终强调并竭尽一切力量来防革命,还居然在中亚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上还“教导”其他国首先要防止西方势力支持的颜色革命。足见中共的心头大患是颜色革命。

政治归根结底是看谁来执政。展开中共史,从建党至今的百年间可分为夺政权与保政权的两个阶段。建党到一九四九年的几十年间中共的初心是一门心思用暴力和欺骗夺得政权。此为第一阶段。从夺得政权到现今其政治意志是保政权,不论是毛泽东还是邓、江、胡、习从来都把保政权放首位。此是中共史的第二阶段。习近平上台以来特别是近几年面对内忧外患形势下中共保永久执政的政治意志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強烈。

继中国历史研究院高调为“闭关锁国”翻案,社科院又发长文重提阶级和阶级斗争之后,中共的一级刊物《求是》发表习近平的讲话,公开提出中共执政要以千年计。御用学者们为习倒行逆施的思想和政治路线的正确一连串的鼓吹,以及包括恶毒的清零封控在内的维稳空前升级,都为一个目的,那就是只要能永久执政,就是要硬性逆历史潮流而动。舆论铺垫就是他们具体行动之一。

执政以千年计的涵义,就是永远执政。问题是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永久执政根本不可能,千年计是中共的一厢情愿的妄想而已。

为什么中共不可能永久执政,从历史和现实中找得到答案。早在几十年前林彪就在《五七一工程纪要》中指出,毛泽东个人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封建王朝。既然是王朝我们就展开从周文王灭商朝,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到满清,到袁世凯称帝看,几千年的中国通史,虽然由于前朝统治者或残暴无比,或穷兵黩武,或昏庸无能而被起义推翻,王朝更迭史延绵数千年,但是没有一个王朝统治者是自己想被推翻,没有一个皇帝不是想自己的统治能永久。如果按习近平的逻辑,夺得政权就要永久执政,就能永久执政的活,那么中国就不会有王朝更迭,没有王朝更迭现在中国就依然是商纣王或秦始皇执掌朝政。

与习的逻辑相反,数千年的历史证明,王朝能被更迭,王朝必然更迭才是颠扑不破的铁律。

王朝更迭成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能被终结的历史佐证。

不同于新王朝代替旧王朝的是,现代政治文明不可阻挡不可逆转滾滾洪流的流向是:以普世价值观为基础的宪政民主不容许也不可能是新王朝代替旧王朝。这也正是海内外民间反共力量的理念与习派和反习派的根本区别之所在。

有历史佐证,再看当下中共的处境,内忧的是颜色革命。外患的是以美国为首西方全面围堵。那么造成内忧外患的根源是什么?拜登总统今年八月在一次受访时披露,习在与他交谈时毫不客气的说,二十一世纪是专制的世纪,亚洲国家不适合搞民主。用习自己的话说就是“东升西降”,时和势都在中共这一边。

习东升西降的思维定势又源于有了对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钱袋子已胀臌的倚仗 个人追求至高无上绝对权力私欲恶性膨胀(习在见述职的林郑月娥时居然毫不忌惮的使用了龙椅和龙杯,反映出他追求皇权的与时代不符的欲望)。表现在对党内反对派整肃的同时提跋任用自已的朋党培植习派势力,并与开足马力搞个人崇拜的同步进行;利用高科技手段对全社会全面监控的维稳升级;对外全面渗透培植第五纵队外加战狼外交;以防疫为借口对城市的野蛮凶残的所谓清零;恃強凌弱倚大欺小咄咄逼人的武统台湾等等。一句话习近平集团奉行的是罪恶昭彰千夫所指,与时代发展背道而驰的毛泽东的那一套。

然而事物的发展变化并不以习意志为转移。以川普执政时期贸易战开打为起点,美国终于醒悟并开启欲把中共打回原形的边脱钩边围堵时期。

美国理论界和智库以章家墩先生的《百年马拉松》为例对美与中共交往几十年的得和失进行了反省,探讨和总结;著名教授余茂春先生把美对中共关系的转变定性为,由原来的以利益为基础转变为以价值观为基础;中共不等于中国;在战略实施的方式方法上,定为对等原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前国务卿彭佩奥、余茂春、章家墩等独具慧眼的先生们推动下,美国立法和行政当局终于抛弃原来对中共的绥靖,由原来的战略伙伴的定性转为中共是最大威胁的定性。为全面围堵中共展开战略实施的新篇章,而且不可逆转。用第一个扣开毛泽东王朝大门的,对中共绥靖政策参予制定并推动者基辛格的话说就是,中美关系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习集团面临的现实是,以佩洛希议长成功访台湾美对中战略实施为标志性示范,多国议员组团跟进成功访台;美机舰成功穿越台海峡;《芯片法》《台湾政策法》《欧洲议会对中决议》以及拜登总统签发的多项行政令等等正紧锣密鼓的展开。趋势上看,中共几乎没有突围的还手能力。

此外,作为邪恶轴心的普京的命运与习命运连在一起,俄侵乌战场俄军节节败退的不祥之兆又给东升西降的习造成挥之不去的阴影。普京最终失败的下场必然增加习失败的可能性,也是促使习所谓伟大复兴的皇帝梦的破灭的另一大因素。

反观中国历史有王朝更迭的佐证,围堵中共的外部力量的力度还在加強,国内中共党内的官怨、民间大众的民怨都已达极点。颜色革命是一触即发。不论是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裂变也好,还是以民间大众为基础力量的颜色革命的爆发也好,都殊途同归的达到一个目的,就是终结中共暴政。历史和现实都告诉中共,执政以千年计根本就是妄想。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