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們的理中客,其實是悖逆事實的無能藉口

作者:蔡桂华

和理非們的理中客,我認為作為一種永恆的理論,就中國人而言,其實是最悖逆事實發展的無能藉口而已,這種奴性綑綁氣血的“和理非”說教,已經經過無數次事實證明是完全逆來順受的毒化,和理非的問題是在站著死還是跪著死上讓你做選擇。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是起到了幫助中共維穩的作用,必須徹底在我們潛意識當中作徹底的拋棄!

當然,我也不是說,鼓勵大家,毫無智慧地公開在殘酷環境下打打殺殺,作無畏的毫無價值犧牲。

說到犧牲,任何一個反叛者,你必須明白自己所從事的結果,被坐牢,被死刑,在你想搞組織,想做事,想星星之火燎原這個國家,就必須做好思想準備。如果你沒有這種準備,也畏懼害怕這種結果,那麼就請你洗洗睡。

我不喜歡安全地帶秀勇敢。那是自己耍耍嘴皮子,除了讓別人去付出以外,那就是別有用心地在利用勇而無謀者舔血刀口,這種人和“理中客們”是一個硬幣的二面性邪惡。

有一點可以肯定,理中客最終在中國絕對是死路一條!

通常我們理解的“和理非”,只能是在自己居於無能,無奈,以博取同情心的弱勢情況下的權宜之計。這只是在苟且的狀態下,社會矛盾的尖銳還沒有達到絕地反抗的地步,所以湧現許多訪民的現象。上訪,從本質上來說,是“明君再現”的愚忠幻覺,如果意識完全看透中共的本質,是絕不會相信這條出路。還有中國的所謂律師隊伍,都是對中共幻覺的選擇。是點綴中共合法性的名詞,就像中共治理下的8個民主黨花瓶一樣,從這些認知中,你可以感覺到所謂的維權律師,都是和理非的擁護者。

任何事物發展都不是守恆定律一成不變的。有些事,能說不能做;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說。在中國這塊土壤上,對已經發生的有些概念,比如楊佳等人,給予點燃一種民族精神,是歷史賦予中國人應有的正確態度,而那些對於楊佳行為斥責為法西斯的作家,文人,以及和理非的理中客們,都他媽的令人憎惡的。這些人才是扼殺民族精神的舔血劊子手。

楊佳的大義,不僅僅是個人英雄主義範疇嗎?他是代表了我們這個民族需要樹立楊佳這麼一尊神像,值得每一個中國人來為他樹碑立傳。中國人什麼信仰都沒有,苦海無邊的靈魂缺失,就是缺乏像楊佳那樣思想清晰可見的大義凜然者!

認知和智慧地從事革命運動,這是中國人面對中共的唯一選擇。唯有犧牲的代價,才能從中爭取到你的自由,天上從來也沒有丟下免費的午餐。但是,很遺憾的是幾乎百分之九十九中國豬民都想別人買單我來享受。

說到這裡,我認為:中國缺少群體尊嚴的自尊和爆發力,那種把個人最終被殺一儆百而產生恐懼所衍生的“和理非”謬論,進行理論系統化的邏輯推理,在本身就有非常糟糕的傳統文化思想下,具有非常適宜的毒化市場。

任何一件事物,觀察的取捨各有不同側重點的角度,而有些個案因為社會資源不掌握在反對力量手裡,因此宣傳的力度是完全傾向於專制主義的作用力。但隨著自媒體的出現,這種壟斷已經逐步被打破,儘管如此,然而在中國人幾千年傳統文化侵染的土壤裡,要想獲得正確的常識也面臨著很大的困境,在不對稱的輿論導向下,是鼓勵楊佳精神,還是蠱惑“和理非”的歪脖子理論,這是檢驗真反共還是假反共的試金石。

楊佳的生命雖然被槍殺了,但楊佳的精神絕不能被槍殺,那些把他列入以暴制暴,完全的選擇角度的別有用心,是對民族靈魂所需要的榜樣力量進行玷污和污衊。

最後,我認為,如果有個智慧更高超者,像楊佳那樣,能殺了那麼多惡警或貪官污吏,霸道造孽的黨官狗官,並且還能逃離被中共的追捕,並能有智慧逃出中共魔窟,那就更值得大書特書,中國的知識分子沒有選擇這樣的角度來宣傳革命,而是選擇懦弱的理中客態度,在今天的中共統治下,是綁架道德至高點的最壞的選擇,對此我深惡痛疾,因此有感而發,應該狠狠的要予以批判!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