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擔心川普回到白宮?

作者:戈壁東

這幾天台灣面臨中共木馬攪亂,民主社會再次遭遇挑戰。所以我接連寫了幾篇寄語台灣民眾的文章。關注台灣就是關注中文世界的未來!

但是另一個消息讓我有點悲哀。據說最近台灣在擔憂川普擔任總統。我不知道這個信息是否確實?我覺得也許台灣更應該擔心拜登極左給美國帶來的巨大傷害。這不僅對美國,對整個自由世界都是致命打擊。相反川普至少在倡導美國回歸到人類基本常識。

所以擔憂川普回歸白宮,是認知不足還是信息偏差抑或是關係立場?

有一個美國和新加坡合作的稍有點偏激的基督徒自媒體節目說:台灣的國民黨親共,但是執政黨親美國民主黨。是世界左派陣營的一部分。

我無法確認台灣執政黨是不是世界極左派陣營的一部分,但是我可以確認在美國的一些「海外民運」是堅定的極左!

2020年大選剛剛結束沒幾天,美國對大選質疑還在輿情紛飛的時候。在美國的「海外民運」中的一個派別的主席汪岷,是全世界最早祝賀拜登當選的!而這個人差不多每一次都受邀參加台灣觀選,與台灣有很長時間交往。他也是競選紐約民主黨眾議員,後來與中共僑團密切交往的某六四名人的幕後推手。那個人是他們黨的「副主席」。

汪岷是有海外民運稱號的人群中,最早也最直接表達的拜登和美國極左派鐵粉。2021年有人告訴我,汪岷規定,他們這一派的任何人不准參加支持川普的任何活動。

競選共和黨眾議員的Lily唐,儘管也是反共和支持中國民運的,但是她兩次去西部時,儘管我多次聯絡汪岷這一派「民運人士」,都被拒絕。而我認識Lily,恰恰是她帶了一些當地議員和市長去參加汪岷的「黨代會」,是曾經直接支持過他們的「中國民主」的。在Lily唐競選需要支持時,僅僅因為她是共和黨,他們就拒絕一切交往。這令我非常意外。

我曾邀請過一個當年Lily夫婦救助過的、現在很活躍的這一派「反共人士」,參加在當地的一個支持Lily唐的座談會,雖然礙於我的面子答應來,但沒有出現。

可見這些來自中國的「海外民運人士」,支持左黨的立場是多麼堅決!

他們其實根本不知道,真正的美國人是具有極大的包容心的。我們當地的兩黨競選,儘管台上唇槍舌劍,台下依然是好朋友。最少是非常禮貌的。這些來自中國的「民運人士」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正常公民社會!

幾十年了,他們中的一些人,還在中共的階級鬥爭極端思維裡,還在一個非常低端的政治認知層面!

當然,汪岷這些人,並不是海外民運主體。Lily唐去西部得到了更多的海外民運人士支持,也得到了港台反共人士的支持。我們在西部有很多成功活動。

去年我因病沒有陪同Lily前往西部,只是電話聯絡。她也得到了陳維明為主的西部民運人士的熱情接待。周鋒鎖還專程來過我們州當場捐款。

在美國有「海外民運人士」支持極左。但他們不是海外民運主流。

在汪岷以後,最早祝賀拜登當選的國家級領導人就是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了。我當時認為,以台灣夾縫生存的現狀,蔡英文及時向當選總統站隊,也應該理解。因為台灣確實很不容易。所以我對此並不太在意。一如既往支持堅決不與中共同流合污的蔡英文總統。

2021年J6以後,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原來我熟悉的、有過很多交流的、甚至我在美國接待過的一些台灣支持中國民運的人士,突然都與我斷了聯繫。

不盡如此,還有原來關係很密切的台灣人,在一些台灣的時政群裡,表現出對我很大的敵意。

我一直在反思,我有什麼事情觸動了這些人?好像沒有。

很久以後,我才醒悟過來:這是因為我反美國極左!是因為我支持川普!是因為台灣的這些人都是與汪岷關係密切的左派!這再次刷新了我的認知。

原來華人群體中,在美國的政治認知,也會被作為敵對的理由?即使在台灣?

極權和你死我活的鬥爭文化,在中文世界其實根深蒂固。所以他們下意識都會選擇與這種文化更接近的極左!

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民主思維。這個群體其實是另一類型的中共而已。

其實在這話題裡我最敬重的是胡平先生,儘管我在很多時候有非常嚴厲的針對他的不同意見表達。但他從來沒有因此與我成仇。因為我們都知道,民主政治的真正內涵,就是接受不同意見表達!

我當年在某件事上受到很多傷害。但是我依然對某個人說,只要你有一個反共的表示,我依然當你兄弟。後來他發推表示希望拜登、裴洛西關閉中共紐約領事館。就這一句話,我就在我的網站刪除了所有對他的評論,並發推表示支持。

不因政治觀點反目成仇,是民主體制下公民的最基本文明素養和價值體現。但是就做到這一點,中文圈還有多少路要走?中共毒奶以外還有千年極權和奴民文化毒奶要吐!

台灣畢竟距離美國比較遠,所以台灣的人如果受一些道聽途說也可以理解。其實我並不在意。我不生活在台灣。關心台灣只是因為它是中文圈裡唯一的一個自由民主國家。也是華人心目中的自由等他。所以我對台灣的態度是,關心、支持和盡力維護!能做的不多,但拳拳之心一如既往。

我知道蔡英文任內,台灣已經立法同性婚姻合法。我覺得,如果不是像拜登政府那樣刻意把LGBTQ變成必須推廣的國策,只要不是想把正常人都變成LGBTQ,作為一種社會寬容,台灣開放同性婚姻,雖然有點激進,但也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但是,蔡英文在總統期最後幾天,把變性表演者接進總統府表演,那就是在動用政治資源推廣和宣揚了。這就如同拜登政府的極左了!

這件事直接破壞了我一直以為「蔡英文是溫和的理性的現實主義的政治領導人」的認知。

最後時刻、蔡英文出現被達沃斯病毒侵襲的臉,令人痛心。我因此理解了,余杰這樣的同樣保守和反共價值判斷的人,為什麼會反對蔡英文了。

蔡英文是對台灣有貢獻的優秀總統,但她還是受到了世界極左浪潮的影響。

這幾天那個也稍微有點激進的基督徒節目說:比中共更早佔領台灣的原來是美國極左。

我這才醒透,原來很多未解的答案在這裡。在西方世界被極左浪潮席捲的時代,台灣並沒有倖免。

我知道,在美國的「海外民運」有很大部分是支持美國民主黨的!其中激進一點的退出了我的臉書和推特好友。還有在推特罵我川粉土右的。更有一位與裴洛西關係密切的「六四」牧師,曾當面對我說:你這樣的人不能去台灣,台灣太小了。言下之意,我去了台灣會顛覆台灣?我在想我在極左眼裡是毒蛇猛獸?怪不得他們一次次舉報我,跟中共一樣狠毒。

為什麼我這個堅持反共和希望在中國建立自由民主憲政國家的人,至今不加入任何海外社團組織?說實話就是因為這些人讓我覺得不值!他們連自己都沒有改變,怎麼能改變中國?他們在用共產主義的思維和言行反共,中共怎麼會被推翻?

中國,中文世界,走向成熟民主社會,成為真正的民主共和國公民,任重道遠!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