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

作者:陈士胜

恩典之路,Graceway,这一家教会,是蔡秀玲介绍我进入的。它就在DC,在我家附近。

现在,我开始进入了这一家教会参加聚会了。

这家教会的牧师是一个白人,他叫做Brad Wells,其大致的履历是这样的。他出生于美国的洛杉矶。他的父亲是一个牧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传道。他带着妻子去那里参加了传道,在那里,他们一共生育了七个孩子。然后,经历了17年的岛国传道生涯,突然有一天,他觉得,美国开始偏离了神的道。于是,在确信当地的牧者能够承担传道的任务以后,他便有一种迫切感,他需要回到美国来传道。

他带着妻儿回国了,便在DC开设了这一家教会。如今,这一家教会在DC已经传承了八年了。

今天是主日。我在这家教会参加主日崇拜以后,便参加了八周年庆典。100个弟兄姊妹共聚一堂,一起吃午饭,庆祝一下。

我喜欢这家教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承认了政治活动在社会上的巨大作用。牧师Brad Wells认定美国已经偏离了神的道,于是迫切地感到必须要回国传道的。这一点,在政治观点上,完全与我吻合。我也认为,美国已经偏离了神的道了。

圣经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那么,真理是什么?圣经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这个,一般人理解不了,我也不想长篇大论。但是,这就揭示了一个人生的等式:真理就是自由。

那么,自由是什么?这个,可以理解得粗浅一点。没有暴君的国家,就是自由。

我喜欢自由。我来美国就是为了获得自由。那么,美国偏离了神的道,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说,美国人民不喜欢自由了!美国人民喜欢暴政!于是,美国第45任总统川普这个魔鬼,就上台做总统了!

那么,Brad Wells牧师的政治观点是不是我的这个政治观点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川粉必须说谎、骗人、吹牛逼。如果Brad Wells是一个川粉,我肯定会离开他的教会。

我不喜欢牧师说谎、骗人、吹牛逼。我始终对天主教抱有好感,就是因为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都不喜欢说谎、骗人、吹牛逼。

我在北京参加过基督教的聚会。我听到过一个长老在说谎、骗人、吹牛逼:“我现在很有钱了,我想兴建一个基督教大学。我想把达尔文的进化论扔入垃圾箱。我想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上举办一个20万人的布道大会。”我一听到那些鬼话,就只能离开了。

然后,在美国,我又听到一些牧师说鬼话:“川普总统是神拣选的人。川普总统是受苦受难的耶稣。陈士胜不是神拣选的人。陈士胜不是受苦受难的耶稣。”我一听到这些鬼话,我就只能离开了。

目前看来,Brad Wells牧师并没有说鬼话的任何兴趣。所以,我觉得,留在这个教会也是挺好的。

Brad Wells牧师在相貌、言行、举止、风度等方面,都极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充满着白左的那种率真、热情、挚诚、恳切的情怀。总之,傻、白、甜。又傻,又白,又甜。看起来非常的美好。

我最欣赏的是他的政治观点,他认为美国已经偏离了神的道。于是,他每个周六晚上就带领着信众到过最高法院,进行祷告。为美国向神祷告,祈求神扭转美国政客们的叛逆心志。

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这样一来,美国的三大权力机构,便有两个常规的祷告团体来效力了。白宫,每个白天,都有牧师在那里带领着信众进行祷告。那里还有一个大卫祷告营,一天24小时,日日夜夜,在林肯纪念堂附近的营帐里,信众都在进行着祷告。

至于最高法院,就只能由Brad Wells牧师带领着恩典之路教会的信众,每个周六晚上进行祷告活动了。

至于美国国会呢?目前,没有专门的牧师负责美国国会的祷告事宜。所以,美国国会一直混乱不堪,天天都是吵架的情景。那里的国会议员,根本就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客应有的宽容胸襟。

恩典之路教会,仍然给了我三个最大的不安感觉。它的户外敬拜、急速扩张、流动形态,都令我感到惴惴不安。

2011年,我在北京加入了守望教会。守望教会也是如此的生存状况:户外敬拜、急速扩张、流动形态。

户外敬拜。恩典之路教会是每周六晚上到最高法院大门外展开祷告活动。而守望教会是每周日上午在中关村广场上展开祷告活动。

急速扩张。上个月的周六我参加恩典之路的户外敬拜,只有20人。昨天我参加时,已经增加到50人了。扩张极之急速。这令我想起了守望教会,它会在三年之内,从30人急剧增加到3000人。扩张太快了。

流动形态。恩典之路教会没有固定的教堂,只能租借一个画廊展开教会的活动。而守望教会当年也没有固定的教堂,只能租借一个会议厅来展开教会的活动。

户外敬拜、急速扩张、流动形态,这三种情况,都给我带来了不安的感觉。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北京。当年,北京市国安局的警官找到我时,明确向我表示:“北京不欢迎你。你还是回到深圳吧。”于是,我回到了深圳生活了。然后,深圳市公安局的警官找到我时,明确向我表示:“深圳不欢迎你。你还是搬去香港吧。”当年,我想来想去,这样走来走去,也不是办法,一怒之下,就干脆逃亡到美国,到DC定居了。

现在,恩典之路教会的崇拜仪式是这样的了,我是不是又要逃离美国了呢?

下一个我要逃亡的国家,是何国?我怀疑,我迟早又要逃往乌克兰了。

这难道是我的一种流浪的宿命吗?

上帝,总是让我在地球上走来走去,却总是没有安排我在哪里定居。我好悲惨啊!

下图,是一些我上个月在最高法院参加户外敬拜的照片。

祝大家新春快乐。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