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梦,五毛进化知多少

作者:冲向黎明

五毛在多年前就不再是一个钱的数字,这是一群被马列邪教创造出来的生物,随着共匪官方宣传机构的信用破产,网络兴起民智的开启。共匪靠传统的电视和纸媒对民众的洗脑欺骗渐渐失效。于是一个变态的共匪官员发明了这个变态的群体!已知最早的五毛培植发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可能发明五毛的那家伙已经死去,而五毛如今正在危害人类。就好比当年发明太监的那个家伙阉割了一部分男人,而这个制造了五毛的家伙却妄图把中国人全部精神阉割让他们永远被共匪奴役。不管是发明了太监还是创造了五毛,它们注定是要永世在地狱煎熬受罚不得超生!五毛既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产出也不是外来物种的入侵,它们是马列邪教组织起来帮官方欺骗机构配合演戏,对民众欺骗洗脑的高级生物,它们没有良知和人性,它们为了共匪的延续一直在给共匪干着这个世界最卑劣最无耻的脏活。下面我们来看看最近十年这个怪异群体的进化过程。

十年前包子还是储君,我还在国内,QQ群还能聊时政,整体舆论环境较现在稍微宽松,中共胡温王朝是一个糟糕的王朝,对比今天的包子王朝还是稍微好些。当时面瘫胡的冷酷残忍让很多人对共匪死心,对改良彻底绝望,然而还有温影帝时不时蹦一两句貌似开明的话出来,很多清醒的人又被忽悠回去继续睡,人有希望总是好的,哪怕虚假的。以至于胡温王朝在许多貌似要脆断的时候,被温摸一把看似润滑油的东西。于是这架快散掉的破车又慢慢的向悬崖边驶去。而今天国内舆论环境彻底完蛋,很多的同道心里明白,又不得不面对共匪匪宣的胡说八道。

我们来理一下思路和清理一下共匪匪宣的套路。

文化论

一直以来共匪宣传人员故意胡说中国人的文化有问题,丝毫不谈传统文化中很多好的东西,故意不谈马列党文化是外来入侵而非中国传统文化,他们邪恶的揭露传统文化的恶而隐藏中共黑帮统治集团的罪。有人故意把商鞅的驭民五术说成是中国传统文化,其实那是古代帝王的秘密教科书,普通人家孩子是读不到的,但凡读了这本书的都受到诅咒,也是很多帝王家败亡时血流成河的根本原因,作恶太多受到报应就是必然。更坏的是这些鼓吹中国传统文化不适合民主制度的匪宣人员无耻地得出结论即中国因为传统文化里有太多垃圾所以只能永远被共匪统治奴役不得翻身!大凡鼓吹文化垃圾的人,或多或少他们所批评痛恨的行为,时间久了都会在他们身上得到体现。所以批判文化的人很多自己都不明白他们自己身上很多东西就是他们稿子上所批评的。贩售文化论的人不一定就是一个文明人。但是当代社会不管文明人还是野蛮人都是不应该拒绝民主拥抱专制的人!

素质论

素质论跟文化论的效果和结论基本一样,一伙人把他们的说辞中的文化换成素质,就又可以被他们广泛欺骗使用。批素质者从来不反问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多他认为的低素质的人,因为这样会把矛头指向造成这种现象的现行制度!这里有的人换成人种论,效果和结论都一样,它们的结论就是中国人种不适合民主,不适合民主的结果就是活该被共匪奴役!他们批文化,却从不敢批共匪文化部!他们批中国普通人群,却从不敢批统治这群人的共匪政府!他们对弱势群体百般羞辱却对共匪匪帮呵护有加!他们骂中国底层人民是牲人,却绝口不提造就它们口中这些牲人的元凶是它们刻意不提的共匪牲官!它们在批中国人文化素质的时候无耻的把共匪鼓动的打土豪分田地故意说成是中国人民的人性贪婪,从共匪的八七会议开始到今天共匪的打土豪分田地一直没有结束,只是现在的老百姓再也无法分到它们打土豪抢到的一丝浮财!

1949年以后毛腊肉就把刘青山张子善当土豪打了,江泽民就把陈希同当土豪打了,胡锦涛就把陈良宇当土豪给打了,包子更是把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傅政华等等统统当土豪给打了,请问你们谁分到过它们打土豪的一分浮财?

分田地一直没有停息,城乡处处的强征强拆,十多年前西南某三线城市三万每亩从老百姓手里抢来的土地,转手60万每亩卖给开发商,它们分田地在利益集团中分,从来不给老百姓分一分钱,但是它们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一直没有结束!

贪婪是人类共有的毛病不分人种肤色,唯有加以制度的约束和对人类最基本生存的保障,自然会得以改变,无耻的把共匪胁迫的打土豪分田地说成中国人民的人性丑恶甚至因此说成今天共匪奴役中国人民是理所应当就是荒谬至极!

人口论

十多年前共匪的一个主要忽悠手段,说中国人口多不适应民主,但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共匪恢复大跃进式的催中国韭菜生小孩运动的展开而此种方式的替共匪洗地言论逐渐消失。

专制轮回论

如果你把前面的匪宣种种歪理邪说批臭后,共匪就会抛出,专制轮回这个假定的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来维护共匪,即你推翻共匪独裁后一定会来一个共匪一样的独裁,与其来一个新的独裁不如拥抱这个旧的独裁,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罗马尼亚、萨达姆、卡扎菲后,专制轮回论其实早已不攻自破。鼓吹专制轮回者一直是在一个假设的前提下制造恐惧,利用人们对专制的恐惧而吓唬人们,从而达到为共匪维稳的目的。他们从来不敢说我们来验证一下即我们先推翻共匪这个专制集团到底看会不会轮回,他们不敢说共匪也不许他们这样说!真怕专制就推翻他,而不是害怕轮回而保护专制!大凡这样胡说的家伙基本上是一辈子都会跟共匪混的了,这样的不是傻是真坏!

中华帝国论

中共帝国论几乎就是断章取义扯某些朝代的历史,给你一个错觉就是中国历朝历代的罪恶就应该报应在今天的中国人民身上,让你觉得共匪不奴役你都没有天理,历史只是借鉴的一面镜子绝不是阻断人们走进现代政治文明的枷锁,它们谈历史时无限放大正史和野史中,它们能找到的东西,对某些特殊时期的特殊人物进行人格诛杀,从而达到否定现在的某些反抗群体的邪恶目的。说中华帝国论的这些家伙从来不敢谈中华帝国在被中华民国推翻满清以后再也没有中华帝国,这帮家伙谈历史居然把中华民国这段历史给偷了。读历史是让我们尽量避免和重复历史中的恶,而不是吓唬人们因为历史上有太多的专制王朝而让我们继续在共匪专制的铁拳下安心享受,拒绝走进现代民主自由。絮絮叨叨说历史的家伙本质是专制轮回论的另一套灌输手法,遇到这样的人其实不用太多依据即可驳斥它们。

以上是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共匪一直沿用的欺骗方式中的一些,十年前还有一个主要的欺骗话题是坐等共匪经济崩溃,当时就被揭穿,共匪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十年经济崩溃过无数次,它们都没有倒塌,抢劫是它们的一大强项,所以现在很少有蠢笨的匪宣人员继续拿经济崩溃忽悠人了。如果你在各社交平台遇到这样的低端匪宣人员,轻易揭穿即可,一般来说现在它们不会以坐等经济崩溃来维稳。但是每次谈到共匪经济的时候,它们就忽悠说共匪是经济公有制,其实完全错误,共匪的经济是党有制,共匪把抢劫老百姓的资产先收归党有,然后各级匪首按在党内的地位进行分赃而已,不管所谓的国有还是公有,都不归民有,民众只是它们抢劫的对象!

基督教佛教化

十多年前共匪利用佛教的善,鼓吹人们应该对邪恶的共匪包容宽容忍让和解。问题是一个比纳粹坏一万倍的共匪你怎么去包容和解?所以当时即被揭穿。再后来有人鼓吹因为它加入了基督教所以呼吁人们宽恕六四的屠夫们。当然立即被揭穿这样的邪恶理论没有大面积祸害人类。

随着微信的应用,无数的微信群里开始有教会进来建群,甚至一些教会就在微信群里开始布道读经或者小组学习。无孔不入的共匪得到很大的启发,于是利用基督教,派出党委书伪装的牧师,鼓吹用基督文化改变中国土壤,时间需要6百年至8百年!

邪门吧,请问谁能活八百年?谁比乌龟更长寿?

这样伪装的基督徒在兜售它们的维匪理论时,别人不能说要站起来推翻共匪,遇到这样的人,它们立即起哄说推翻共匪是邪恶的说法,请问这样的基督徒是基督徒吗?推翻共匪这样伟大的事业到了它们口里怎么就成了邪恶呢?

最近还有一个比较极端的现象就是某些自诩为基督徒的人,开出的方子是不能反匪也不要反匪,要用基督的文化去改变中国的传统文化,他们高举圣经,然后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人无差异地极尽侮辱之能事,文革的大字报风格吧,基督徒都认为自己是个罪人,哪有一个罪人有资格对一个几千年的民族进行辱骂、甚者诅咒?这哪里是一个罪人的忏悔,明明是一个牛人要把自己封圣!

突然某些声称曾经在国内异议群体混过,有一定知名度的人一到海外立即宣布皈依基督教,并声称因为成为了基督徒所以跟过去的一切对共匪的反抗事业划清界线。是不是有一入空门,了断红尘的感觉?即刻把基督教佛教化?

共匪一直蠢笨但是今天共匪把基督徒和圣经拿来做维稳工具可以说是一个创新,是世界所有黑帮和邪教都没有干过的事情。关键是即使你看穿了它们的阴谋,还不敢揭穿,一旦你站出来揭穿极有可能得罪很多的基督徒,因为很多善良的基督徒是想不到共匪有那么邪恶的。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也敬重所有的信仰,但我总觉得个人的信仰藏在心里就是对上帝最大的敬畏,特别是在共匪已经在寺院尼庵唱红打黑后基督教绝不是共匪口中的法外之地,如果我们要让上帝的福音正常健康的在中国大地上传播,必须是共匪垮台以后有一个健康传教健康信教的土壤之后才能让上帝的恩光普照那一片神圣古老的土地!

在共匪无孔不入的今天利用基督耶稣的爱去忽悠人们爱共匪不能推翻共匪,让清醒的人民堕入到另一个看不到希望的世界,这有多无耻?一群被共匪洗脑绑架的人去维护匪帮的时候,强行加入耶稣基督名义,这不是政教合一又是什么?政教合一不正是你们一直以来批评的邪教吗?关键是圣经说教友之间还不能相互指责对方是假基督徒,必须交由上帝审判。问题是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相信上帝的审判,所以继续作恶。更有五毛在为共匪作恶的时候公然宣称退出基督教,基督教是没有不允许退出,可是你当初受洗时的圣水,你如何从身体里抽出来还给上帝?一些连上帝都敢戏耍的人,比无神论者更可怕。无神论者只是不相信有神,而这类骗子是明明知道有神还要欺骗神!请问这些连神都要欺骗的生物还有什么样的人它们不敢欺骗?再次重申我尊重所有的教友,也祝福大家能得到主的恩典,但是在共匪肆掠渗透没有任何缝隙的今天,如果有误伤,请你原谅!也请上帝恕我的罪!但共匪一天不灭这种现象一直存在的情况下,我会一直坚持说真话的,我希望那些诚心归主的弟兄姐妹们能真正找到一条健康的信仰之路而不被共匪匪宣人员带歪。

改良与革命

改良派最近的势头较十年前有所萎靡,因为无数的事实证明共匪是绝对不会改良的,历朝历代的改良都是为了巩固专制集团而不是为了普罗大众的根本福祉!不管是商鞅改良秦国,还是王安石改良宋朝,康有为改良清廷,其目的是在巩固统治集团的基础上为自己分一碗残羹!专制集团对改良派的杀戮,一点也不会因为他们主持改良让专制再活五百年的初衷而手软,谭嗣同和八九广场上那些年轻的冤魂就是最好的证据!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广场大屠杀悲剧,其实也只能是一次失败的改良而已。但是吃人的专制集团不但啃噬革命派,它们连为它们出谋划策的改良派也不放过。很多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改良派在统治集团和革命派之间是两面不讨好的,哪怕改良派一直帮忙统治集团打压革命派。所以改良派注定是一个尴尬的角色,我们一定要把很多对现状不满的人从期盼改良拉到支持革命的一方来。

革命派不但遭受暴政集团的打压绞杀还要面对改良派的批评责难甚至会因此引起很多中间派的误解,所以凡是坚定的革命派就一定要有强大的心胸,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羞辱、误解甚至造谣抹黑,你得给我稳稳地站着,共匪没死之前,我们绝不能提前倒下或退却!

更有邪恶的五毛对宣传革命的网友叫嚣,你怎么自己不回去炸匪帮的目标啊,你告诉我枪支弹药怎么运回中国啊,你过去干过什么啊?等等挑衅性言论的时候,不要理它,这种是刚刚从业的五毛,手段低劣,那些死贼的时时处处把革命前面冠上暴力字样的五毛就受过培训,更难对付。

它们最新的套路是诋毁革命污名化革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它们提革命的时候阴险地冠上暴力二字,从道德上搞臭革命!谁最怕人民革命?当然是共匪!谁最卖力打压革命?不是共匪是谁?

当然共匪靠谎言和暴力起家,靠暴力维护统治,靠谎言欺骗获得暂时的合法性。革命也要分两步,第一步揭穿它们谎言让它们骗无可骗!第二步才是找到合适机会终结它的暴力统治!所以戳破它们的谎言也是最重要最基本的革命行动!

和理非在神话中国的破灭

曾几何时和理非派在中国很有市场,慢慢地清醒的人们意识到和理非在共匪面前根本不起作用,而且面对武装到汗毛的共匪集团无时不刻无处不在施行暴力的时候,号召被暴力的一方非暴力本来就是一件荒谬的事情,你对天天挨打的群体宣导非暴力其实找错了对象,真正应该接受非暴力理念的是共匪的统治集团和它们的暴力机构,在它们奴役中国人民的时候非暴力或者少暴力!这是当年那些和理非们混到断气也没有明白的道理!我们每天面对共匪的暴力,我们当然反对暴力谴责暴力,但是当我们时机成熟人数够多,人们站起来终结共匪的暴力,那个时候根据形势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合理合法的!所以和理非最近被匪帮鼓噪的少了,因为它们知道这个再也忽悠不了多少人了。和理非被批臭,改良派没有市场的时候,人们必须找到一个新的出发点,这时候革命派就占了一定的位置,所以匪宣人员对革命派的攻击就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填满监狱论

当年有一批莫名其妙的家伙,忽悠填满共匪的监狱,企图钓鱼把有心反抗共匪的人都忽悠到傻傻的主动的跑到共匪的监狱里面去。谁不知道共匪的监狱就是万人坑就是毒气室焚尸炉?所以当时这个邪说刚一冒头就被揭穿,可以说没怎么来得及被匪宣推广就被打死,我说这个事告诉大家当年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准备那样干,却没有干成。

刘晓波留下的反思

刘晓波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是一个没有活着走出共匪监狱的人,总的来说他算是一个为理想而奉献的殉道者,我们谴责共匪对他的杀害是出于对每个生命的尊重,而不要上升到崇拜的程度,尽管当年我曾为声援他绝过食,也曾在他被共匪杀害后第一时间扛回悼念他的花圈还去海边为他放灯守夜。但他在我心中只是在千千万万被共匪迫害死亡者中普通的一员,我们纪念他,是让人们不要忘记共匪的罪恶。最近有一批人无耻的把刘晓波的没有敌人上升到神的高度,阴险的吹刘晓波为圣人,这不是吃人血馒头,吃人血馒头毕竟不能长期吃,因为血很快冷却,凝结后的血是不可以蘸馒头吃的,于是一群老不要脸的家伙们开始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为了邪恶目的而大口吃着死者的骨灰!

我们姑且不谈没有敌人的反智言论是不是真的出于刘的真实意图,在共匪的监狱共匪的法庭,被共匪挟持在枪口下的人们,你觉得他能完整表达他们真正的想法吗?极有可能当年共匪为了维稳逼着身穿囚服的刘说出来共匪早就给他写好的话语,留下长时间的争议与叹息!

就算刘当年说了也是他的真实想法,那么在他被他认为不是他的敌人的集团杀害之后,正常的人应该呼吁刘晓波的支持者和同情者站起来,找共匪报仇才对!它们连一个不把它们当敌人的人都要杀害何况我们这些分分钟钟想结束它们专制统治的人!所以现在不管你在哪个平台遇到或听到把刘晓波称为圣人的人都是替共匪维稳,不管它们谎称曾经跟刘如何亲密,其实它们更冷血!既然你们曾经是刘的朋友,就更应该呼吁人们站起来为刘晓波报仇!没有善恶是非的人其实应该没有什么朋友,不是吗?

道德绑架论

一些家伙面对它们所有的谎言被戳穿之后,就说你们忽悠别人去革命去送死是不道德的。从而道德绑架宣传革命的人,它们恐吓民众妖言惑众说,一旦发生革命必定血流成河,可是这些家伙面对共匪每天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却装聋装瞎!远的不说单四九年以后,共匪的历次运动杀了多少普通中国人?八九广场、计划生育、各地各种冤假错案,近年的强征强拆、截访维稳,僧侣自焚疫情封控之下的各种次生灾难等等,被共匪杀了多少亿计的人?尸山血海!五毛避而不谈,它们害怕的不是流老百姓的血,它们心疼的是共匪的血,它们害怕共匪死亡,所以拿流血来恐吓民众,打压革命!其实如果一个人把共匪所有的谎言都识破以后,并有勇气和决心终结共匪统治的时候,他就是当代中国的瑰宝,这样的人是不会盲目的去送死的,我们会呼吁他保护自己传播大家认同的理念,集结力量等待时机。当然一个人把所有共匪的欺骗都识破以后是很容易保护自己而又能利用有限的资源和环境进行推动革命的!所以革命派不仅不是匪宣人员污蔑的莽夫之外,革命派应该人人都是智者,没有智慧是不足与共匪战斗的!所以那些故意歪曲事实胡说宣传革命是忽悠别人送死的家伙们可以闭嘴了,因为他们太害怕知道真相的人多了而且隐蔽起来了,它们知道很多人对它们不满要革命,它们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人要革命,它们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就是它们的死期!

包子虚君共和

这是最新一种替包子洗地维稳的欺骗手法,历史前进到今天,居然还有人幻想包子先称帝再共和?跟很多年前的什么狗屁党主立宪的混账说法一样极具欺骗,根本无法操作,只是给你多一个闲扯的话题,而你在闲扯的时候共匪却在加速的吃人!由此衍生出来的挺习反共和包子加速让匪帮在包子加速之下走向灭亡。他们的理由是包子上台抓了很多共匪党员,从而加速共匪内斗死亡。其实共匪在毛腊肉挂掉之前已经有十次路线斗争,每一次内斗都不以把匪帮斗垮为目的,所以挺习加速,偶尔啊Q一把可以,当成理念鼓吹就显得浅薄。还有许多江湖听床师鼓吹的习下李上,不管能不能会不会发生,都不会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匪帮的体制不换,换谁做匪首,本质上依旧是独裁,所以遇到这些言论别上当,批之即可!

制造地域争论

一些低级匪宣人员会在各平台伪装成台湾人或者内地某少数民族,对中国人无底线攻击,而对共匪统治集团呵护有加,如果你跟它们缠斗你就上它们的当了。就会转变成中国异议群体跟台湾网友的骂战或者中国汉人异议者跟内地少数民族的骂战,共匪最拿手的就是制造民族冲突和地域争端。它们会在这些无聊的争端后面灌入它们的东西,祸害人类。只要明白不管哪里人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攻击普通中国人而维护共匪匪帮就行了。

反贼邪说

几年前一伙邪恶的五毛把对共匪的批评者污蔑为反贼,什么是反贼?历朝历代的暴政统治者都会把它们的反对者,或者把推翻它的力量叫做反贼!

叫对方为反贼就更彰显暴政匪帮的合法性!暴政集团还有句话叫做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看到吧它们把反对者污蔑为反贼,其实就是为下一步杀害反对者找到依据。所有中共的异议群体都不是反贼!共匪才是反贼!它们反民主反自由反人类反社会反智力,还有比共匪更邪恶的反贼吗?现在这个黑暗残暴的时候敢反对共匪的都是义士!

奇怪的是居然有一些人自称是共匪反对者,还沾沾自喜的把共匪的反贼污蔑一笑纳之?你们的认识不够误导很多来人。一定要让参与这个反匪伟大事业的人知道,共匪才是反贼,我们在道义上在法理上都是站得住脚的,所以如果你有幸看到这些文字请你立即反驳这些言论,不要再顺着共匪的教唆把自己的同道称为反贼!

两面人和统一思想者

某些房主或版主平时貌似支持民主自由反对专制极权,骗取一些人气和信任。但是若遇到某平台某群组人员较多讨论热烈的时候,它们会突然变脸,支持共匪,并对反共群体一律抹黑诋毁,甚至举出某些特殊的例子,证明它们支持共匪是对的,别人反对共匪是错的。这种人不在少数,它们甚至在一个帖子或者一段麦时中,上半段是对五毛群体甚至共匪匪帮不痛不痒的批评,马上一拐弯立即百倍的对反共群体进行侮辱污蔑,遇到这样的两面人千万小心。还有一种人是固定的一群人在每天固定的时间开群,以朋友聚会的名开群拉人洗脑,如果遇到反对它们的人它们说它们只是朋友聚会,当然你不反对它们贩售的垃圾它们也能让你听听,不知不觉中就被他们洗脑。更有甚者时间长了,你若对他们发表的某些观点表示不认同它们马上说这个我们已经取得了共识,你不要再谈了。就是不许你说出与它们不同的观点,因为一旦你揭穿它们的谎言下面聆听的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也许就立马清醒,我们所争取的不正是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吗?所以那些貌似平和包容却拒绝在某些关键问题上的探讨,并拿它们所谓的取得共识搪塞你,它们就是在给你和那些听众统一思想!谁最喜欢统一思想?当然是共匪!连你的思想都想统一的不是邪教是什么?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大家就明白对方是一些什么货色!

低级匪宣人员的小伎俩

1. 口炮无用。口炮一词出自共匪宣传部对中国异议批评声音的侮辱,其实共匪就是靠口炮起家也靠口炮继续替暴力统治维稳和洗地,口炮对共匪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一天共匪失去了口炮的市场,它们会有一半立即僵死,所以遇到低级匪宣说口炮无用的时候,你只要叫它让共匪放开国内言论管控,既然都知道口炮无用了,就让十几亿韭菜自由口炮吧!它们敢吗?不用三天共匪必口炮口死它们自己!

2. 情绪化言论。低级匪宣在你把它们所有欺骗言论驳斥干净后它们会说你说的都是情绪化言论,变相贬低你说的深度不够让你怀疑自己。其实只要问问它们维护共匪的时候是不是也是情绪化的言论还是句句出自它们的肺腑?它们敢说它们挺匪护匪是出自肺腑的话,你还值得理它吗?

3. 暴民邪说。你把前面它们的套路都识破揭穿后,低级匪宣人员无耻地造谣革命派是暴民。其实现代社会没有真正的暴民,都是暴政为了打压反对者而强加的罪名,就是古代的所谓暴民其实更多的饥民和灾民,暴政之下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哪有所谓的暴民?善政之下更不可能有所谓的暴民,记住只有暴政,暴政口里的暴民,都是良民,你还一个善政给他,他还一群良民给你,低级匪宣永远不明白的道理!

4. 美国不反共,他也不反共。最近一群低级匪宣人员伪装成美国民主党的支持者,从而制造一个美国不反共他支持美国政府决定所以他不反共,不反共没关系,这些垃圾还利用这样的幌子拥共!其实它们变相制造恐惧,让你知道美国不反共后感到指望美军打共匪的希望破灭后自动放弃反共,邪恶吧。其实我要告诉大家的正是我们一不能依靠所谓西方的民主国家,他们几十年台面上不停谴责共匪的人权状况,台面下跟共匪做贸易,让共匪逐渐养肥,甚至肥到用在民主国家赚来的钱去渗透民主社会腐化民主社会的基石的地步,所以我们根本就不能指望他们帮我们打共匪。二是台湾,一个偏安一隅的小朝廷,南宋的翻版而已,自顾不暇。民主社会的党派之争更要以民众的福祉换选票为核心理念,所以他们没有能力更没有兴趣去北击共匪。那我们的出路何在?唯有靠10亿大陆韭菜的觉醒,只有韭菜站起来变成镰刀的时候,屠夫的死期就到了。中国反抗群体要明白我们是前无杀手后无救兵,唯有背水一战才有可能获得自由,在我们力量不够的时候尽量传播革命的声音和理念,当足够的人站出来的时候,或许我们会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成功。所以传播正常的积极的理念特别重要。

5. 低级匪宣的最后流氓手段。他们会在所有说辞耗尽后,说大家不过是理念之争要相互包容,请问共匪包容过那些被它们打压甚至杀害的异议者吗?共匪跟刘晓波、胡石根、周世锋们它们认为仅仅是理念之争?它们污蔑谁反匪谁是匪,制造谎言。这种最下流,一直以来它们就这样忽悠谁反匪谁是五毛,哪有五毛会反匪的,其实它们的卑劣不值一驳只是特别恶心。

它们反对所有对共匪不利的思想和言论,它们传播和制造所有对共匪有利的声音和文字,它们对底层百姓百般羞辱,并说它们自己是中国人民的拯救者!

它们对共匪匪帮百般跪拜却发现谁反共它们就对谁百般辱骂追打!它们在干什么?

它们也会在理屈词穷的时候责怪被扣帽子,好像它们还是被冤枉的,貌似它们叫屈被扣帽子后它们反倒成了受害者,道理那么浅显,它们难道还不明白?所以但凡这些反对扣帽子的也一定不值得同情,你如果是个正常人,一是没人给你扣帽子,二是给你扣了也不一定符合逻辑。所以那些因为自己鼓吹五毛言论还倒打一靶说被扣帽子的,大多名副其实可以戴那顶帽子!它们会在它们所有的欺骗手段被揭穿后突然翻脸造谣抹黑群魔起哄,甚至公然泄漏和刺探别人隐私,凡此种种,挂一漏万,这些都是它们的小伎俩,各个平台自有高人会给它们一一推翻,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这个邪恶的制度,以上所有反智反人类的言论的发明和传播都来自于维护这个统治制度的集团,我们唯有先推翻这个吃人的制度后假以时日它们兜售的各种现象不管有还是没有都会得以纠正和改变,问题是共匪制度只要存在一天这些都不能改变还会更加恶化,这些是所有匪宣最不愿意承认也是真实存在的!

以上种种仅是我近十年所经历和参与揭批的共匪反智反人类宣传手段的一部分,也不知道今后它们还会炮制出什么样的奇谈怪论为共匪延续残喘。大家且批且分辨。

最后我想说,这不是学术论文,我没有时间去查找数据也没有兴趣去旁征博引名人名言名篇,我只是用最朴实的语言记下这些年我所经历的和共匪匪宣较量的事实,也是流水账供变天以后查找。并不是所有持以上观点的都一定是共匪豢养的五毛,很多人在共匪兜售上面这些观点的时候很容易接受,并不自觉的加入匪宣队伍,那些共匪理论研究机构或者共匪中宣部那些制造甚至批发这些观点的官员们,共匪垮台时解密它们的资料后,在北京举行纽伦堡大审判的时候,它们一个都逃不掉!

我想告诉大家,共匪十多年前的欺骗套路大多延续到了今天并在继续洗脑民众,而当年的那些拼命鼓噪这些东西的五毛都不在了,今天在某些平台上蹿下跳的一些小丑大多是新面孔。这些新面孔除了是新的服刑人员之外还有可能是贪官遗留在海外的裙带产物,总之在信息咨询如此发达的今天人们不会堕落到自愿做五毛的境地,我相信它们大多有不得不做五毛的理由,也希望它们早日良心发现回归正常人类,跟我们一起宣传革命并发起革命,直至完全终结匪患。当年的五毛一部分可能刑满释放回归社会重新做人了,另一部分也可能是死了,因为时有爆出某五毛猝死的消息!五毛注定是一个短命的受到诅咒的行业,选择有风险,入行需谨慎,行行出状元,何必做五毛?希望各位珍重,早日终结共匪!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和我们一起奋斗,而今天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发声的朋友,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不会改变,我们进取的脚步不会停歇,我们成功的终点会越来越近!我们的曾经付出没有白费,今天的你不管身处何方,不管能否看到此文,请相信我们最终会获得成功,我深深地祝福那些散落在各地我曾经的挚友和战友们。神爱世人!)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