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生育受害者控訴中共迫害人權加入民主黨反共大軍

作者:付遺風

我叫付遺風出生於1996年,來自中國山東省。本人是中國共產黨號稱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的重大人權受害者,在長達27年的時間裡沒有戶籍或身份證,讓本就虛無縹緲少的可憐的中國公民權利更是變成水中花鏡中月。

在我出生的時候我的父母因為沒有結婚導致我沒有辦法註冊戶口,後來家人籌集了2000元人民幣(那個年代是一筆巨款,一年一個家庭的收入可能也不足2000元)交給了村長,他說透過他自己辦法可以註冊戶口。之後土地分下來了,我們家人就以為已經落腳了,後來才知道土地是村子分的和戶口無關。就這樣被共匪的騙子欺騙了十幾年,直到東窗事發。

在中國的90年代和2000年初中國的網路技術不發達,在那個年代無論是上學還是辦理註冊手機卡,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都是不需要身分證的。小學時期一直比較順利直到辦理升學的時候才發現沒有自己的名字,不得已只能退學。後來由於家境貧寒只能外出打工,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警察查到了沒有戶口的事實,之後便開啟了漫長又艱難的維權之路。

我曾經四次找到警察局的戶籍管理處請求他們給我註冊戶籍,但是每次都被他們用各種各樣荒唐的理由推諉搪塞過去,有一次我甚至越級到縣城公安局想藉他們上級的壓力來完成我的戶籍註冊,但是沒想到他們也是來回踢皮球,縣級讓我找鎮級,鎮級找各種藉口,反正就是不給註冊,他們甚至連我的信息都懶得登記。後來讓朋友幫我分析原因,朋友直接了當地就說你不找有關係的人幫你代辦,不給他們各個機構一點好處自己去辦沒有人會搭理你的,其實就差光明正大的找你要錢了。

由於沒有身分證無論是再困難也只能開啟艱難的求生之路,人總要吃飯,總要生活吧。我從來都沒有堅定的相信共產主義或他們宣揚的社會主義,但是我天真的認為國家的政策或者說共產黨的政策總不至於殘害和壓迫自己的人民吧,後來我錯了,大錯特錯,錯在我小瞧了社會主義的專制邪惡。在我飄蕩在中國各個城市尋找對未來的美好憧憬的時候,我也在慢慢的受到了社會主義鐵拳。

因為我在中國沒有身分證,我曾無數次的被扣留在派出所和警務站,徹底的見識到了這個機構的無恥與黑暗。這些社會主義的鐵拳也慢慢打醒了我。貪贓物、濫權、草菅人命、偷天換日、不分青紅皂白、不問是非曲直這些詞都不足以形容中共陰暗。

瘟疫三年讓我徹底的看清了共產黨的面貌。他們在世界上散佈病毒,不只讓中國人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同樣讓世界人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生活在中國的人民生命如同草芥,中國的經濟和世界的經濟被共產黨破壞。可以說中國的共產黨是文明世界的敵人,是這個世界的毒瘤。

由於實在無法忍受共產黨對於人權的侵犯與對人民的羞辱,我決定逃離這個由共產主義控制的國度,前往世界的另一個地方維護我的權益,並尋找屬於我的自由。

2023年我偷渡出境來到泰國,並尋求了聯合國的難民庇護,開啟了新的維權之路。在維權的同時我加入的中國民主黨,並致力於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

2023年1月2日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