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之春》復刊致辭

作者:戈壁東

欣聞停刊了18年的《中國之春》復刊,更幸被邀進入編委。祝賀感謝。

嚴格説來對《中國之春》所代表的中國民運,我只是一個外人,現在能爲中國的自由民主革命略儘綿薄之力,視爲幸事。

《中國之春》創刊的1982年,我還是一個剛剛通過高考改變命運的農場知青。我甚至不知道還有王炳章這個人和《中國之春》這本註定會寫入中國和世界自由民主歷史的雜志存在。

王炳章被中共誘捕時,我剛剛出獄,還在假釋和“剝奪政治權利”的大監獄中。我完全接觸不到任何自由民主運動的資訊,更不要説參與其中了。説來可笑,那時我甚至連法輪功興起以及被迫害的驚天大事都不知道。因爲我在牢裏。

我後來在中國的反共言行,更多出於一個開始覺醒的知識分子的良知。所以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民運”外人。直至今日我依然是無黨無派,最多算個“自由派知識分子”。

直到我流亡海外,並且與胡平先生同臺在《美國之音》做嘉賓時,從對《北京之春》的搜索後,我才知道了《中國之春》,也因此知道了還有一位海外民運發起者王炳章,被中共綁架後已經坐牢20多年。

當我逐漸瞭解到這幾十年來的中國海外民運過程時,我有過仰天長嘆:海外民運數十年未見顯著建樹甚至被多方詬病,中共的邪惡滲透破壞是一個因素。但是最大的困境是,在一群浸透中共叢林文化的人群中舉起自由民主的旗幟,差不多就是無本之木。中國不乏異議者,但這個群體裏有多少擁有王炳章這樣既有自由民主價值體系理念又付諸實踐的人?所以淪落到改朝換代當皇帝的中國農民運動的爭權奪利的陷阱之中,勢在必然。王炳章說:這是一場沒有靈魂的革命。也許説的就是這個。

看看,那些過江之鯽一樣的風雲人物,現在在哪裏?在做什麽?最近,紐約召開的中共外圍統戰會議上,前“著名民運人士”王希哲的一番話,幾乎就是“沒有靈魂”這四個字的真實寫照。令人痛心之餘還失望至極。最可悲的是,當年王炳章先生筆名王京哲,含的就是王炳章的王、魏京生的京和王希哲的哲字。現在一個在牢裏、一個還在堅持、一個已經背叛。這是一幅令人唏噓的半個世紀中國民運臉譜圖。

怎麽給這場涉及到改變中國千年極權專制以及推翻邪惡中共的革命,尋回自由民主價值體系這個靈魂?相信很多有識之士也在苦苦尋求,這就是我們在説的:中國自由民主之路的探求。

我相信沒有人會回避這樣的事實:海外民運迷霧重重、號召力和應有的戰鬥力都已不足。但是中國民運爲什麽會忽略,現在依然在極權中共的監獄裏的王炳章這面用苦難的奮鬥建立起來的光輝旗幟?爲什麽會忘記《中國之春》這本註定要記入中國自由民主歷史的旗幟性刊物?

所以,在王炳章家人的推動下《中國之春》的復刊,其實就是重新竪起王炳章倡導的中國民運之路的一面旗幟。這是一個象徵,它像在四十年前,王炳章做過的那樣,告訴中共:王炳章沒有被忘記,中國的自由民主之路沒有被放棄! 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依然在為中國的自由民主之春浴血奮戰!

我不認爲《中國之春》復刊,一定就會成爲一面自由民主的指導性大旗,開始也許還會很不成熟。但是它的復刊是一個宣言,它的宣示就是一句話:中國自由民主之路,我們沒有放棄!現在,連我這樣的民運外人都已經參與了《中國之春》,相信會有更多的中國有識之士會介入一起來重新竪起這面呼喚中國自由民主春天的旗幟。

再祝賀《中國之春》復刊,呼籲大家一起來救援王炳章!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