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瑪斯是這個世界的陰影衍射

作者:戈壁東

哈瑪斯就是盤據在巴勒斯坦的野蠻叢林匪徒。他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正常人類做的事,比如家園建設。他們只做一件事:靠反以色列牟利。

它攻擊一下以色列,以色列一回擊,他們就抬屍遊街。周邊一些曾經打仗輸了的穆斯林國家就給錢他們,把他們當作以色列家門口的一條瘋狗。國際社會一夥極左政客,對他們時不時濫用一下慈母心,鼓勵著哈瑪斯更多的抬屍遊行這類扮慘的職業演出。

小小彈丸之地,這麼多年幾千億美元進去。按理這彈丸之地上每個人都可以躋身世界富豪之列了。但那裡至今還是世界最貧窮的地區。沒有自己的任何基礎設施,沒有生產種植,連水電和基本生活用品都是以色列提供的。以前以色列在那裡一些基礎設施和農業設施,都被哈瑪斯以防止以色列滲透名義破壞了。

國際援助的幾千億美元,可以重建幾個這麼大的最豪華城市了,結果還是最爛地區。

錢都進了哈瑪斯高層的口袋。哈瑪斯首領不住在加薩,住在卡塔爾的豪宅裡。擁有幾十億美元身價。破壞和製造事端,是他們發財的工具。就像中共依靠奴役中國人成為世界頂級富豪一樣。

這就是典型的一群新型的靠打家劫舍致富的匪徒。人類社會的毒瘤之一。

我奇怪的是,最近哈瑪斯5000火箭打以色列,這樣一個是非對錯非常清晰的事件,在中文圈居然也會引發出各種爭議。中文圈的扭曲有時候讓我恨得牙癢,血壓飆升。

根源很簡單:中國人與哈瑪斯,都是長期在一種野蠻落後和反人類的洗腦中,建立價值判斷的人群。

這個世界有兩種人群組成,一種在漫長的文明進程中獲得了啟蒙和來自上帝的救贖的人群,還有一種在黑暗叢林裡走不出來的野蠻落後群體。

兩個人群的生存原則和方式完全不在同一個文明層次裡,這就是這個世界不斷發生衝突的原因。

今天有人在推特發了一張名畫《黑暗中的回望》,一個母親在一個山洞裡,拿著一把原始武器,護著身前兩個孩子。盯著後面黑暗中野獸。

那個發推的人說這是兩個母親(野獸也有孩子)為了孩子生存的決鬥。沒有對錯。

這就是典型的中國人接受的價值觀。故意把場景設置在野蠻洞穴時代,把文明昇華的人類與僅僅服從口腹慾望的野獸放在同一個位置,抹煞其中的區別。讓人類母親手上只有石器時代的武器,完全忽視已經存在的社會文明,故意把所有一切都歸置在叢林法則中。

這樣的扭曲思維方式就是所有混亂聲音的來源。中國的張維為、金燦榮,李毅這些臭名昭著的反人類文人,就是這種邪惡扭曲思維模型的集大成者。很多中國人下意識就模仿了它們。

因為抹煞了邏輯思維大前提,所以最後得出的結論,一定是南轅北轍混亂。

我有時候實在無法去看推特,那裡實在邏輯混亂到不忍直視!

有一些天真的海外中國人一直喊要拆掉互聯網牆,以為中國人知道真相就會推翻中共。這份愚蠢有點像當年美國的全球主義者認為中國有錢就變民主一樣幼稚和天真。現在實際大部分中國人都可以通過翻牆軟件了。是不是就此帶來了中文圈的新歡天喜地了?

最後的結果實際是:不是文明世界的真相感染了野蠻人,恰恰相反,野蠻人群的絕對數量,可以瞬間淹沒所有真相。

美國現在的以醜為美,整個西方正在發生的顛倒黑白的事情,不都是源於湧入超量的低層次文明人群衝擊的結果嗎?

我一直覺得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認知程度有點淺,但他涉及了人類文明進程中最大和最困擾的課題。這不是文明的衝突,而是文明與野蠻的衝突。

有時候,我覺得這個世界最可惡的人群,不是那些野蠻人,而是西裝革履的虛偽政客(大部分都是極左)。沒有他們,中共不會壯大到威脅世界安全;沒有他們就不會出現哈瑪斯這種職業匪徒。沒有他們,俄烏戰爭自己停止了。沒有他們這個世界就沒有這麼混亂。實際上他們就是穿上西裝的野蠻人。

又說多了,扯開話題了。結束。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