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使命感維護邪惡的族群

作者:戈壁東

前一天看到盛雪貼文說在參加聲援西藏抗議活動的時候,在多倫多街頭遇到一個中國年輕人,那人一把撕毀了宣傳單。所以盛雪說但願你下輩子投生在西藏成為藏獒。我看了大笑。

昨天又看到波士頓的一個中國留學生推文說,他在支持白紙運動時,遇到另一個在波士頓留學的中國留學生。那個人正好在用視訊與中國的家人說話,看見他以後,立即把鏡頭轉向他,並對中國的家人說:立即報告公安局。查他的家人!然後這位在美國波士頓參與白紙革命聲援的留學生家人,就遭遇了中共騷擾。這是一個公案,這位留學生後來還到議會做過聽證。

無獨有偶,波士頓最近有一個中國留學生因為騷擾跟蹤和威脅反共的中國留學生而遭遇審判。

這幾天還發生了反共律師陳闖創在加州的事務所遭遇砸玻璃攻擊。同時還有人在網上發布陳闖創是無證假律師的謠言攻擊。我想這應該與上一次習近平訪舊金山,共匪攻擊毆打抗議者有關,當時陳闖創律師就是眼睛被噴辣椒水受害者。事後他也一直在收集證據控告共匪。這也讓我想起與陳闖創律師一樣同在紐約的反共律師李進進被殺案。雖然共匪在海外邪惡我們也已經司空見慣,但令人憤怒不已!

有趣的是,前一天我發布了一條貼文,提到17年前的事情。結果有一個自稱是在中國大陸的人說:這就是說,你是中國商人與中共只是商業上的矛盾(不知道他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應該只是為了惡意誤導)。然後我告訴他,這只是我出獄後謀生的一份打工而已。他立即問,你為什麼坐牢?我說我知道你是中國大陸人,因為你的問題沒有界線感。他解釋說:他很少看到有與中共翻臉的人,所以好奇。(注意翻臉這個詞。)

我翻看他的臉書資料,發現他是很早加我的臉書。很顯然他說很少看到反共者是在說謊。注意,他用的詞是「翻臉」而不是「反共」。翻臉這個詞用的很險惡,好像只是朋友之間發生矛盾,其中一方改變了關係。它刻意抹殺了中共是個極端邪惡的迫害者的事實!

顯然,這是一個潛伏在臉書的中共國安特務已經是毫無疑問的了。它嗅到了獵物的味道,所以出動了。可惜我早就沒有任何顧忌了,這顯然是一個不了解我的共匪。

我拉黑了這個潛伏共匪。我在想,在我的六千多的追蹤者裡面,到底有多少這樣像獵狗一樣潛伏在朋友圈的共匪?它們的邪惡其實是無處不在的。

一直以來都有人認為,中國的問題是中共設置了互聯網牆,導致中國人無法瞭解世界。一旦他們了解了世界,就會出來推翻中共。我一直覺得這種思維非常可笑。他們想像中國擁有大批有思想、有信仰、有智慧的人群,只是被禁錮了信息而已。所以一旦信息解封就會奮起反抗。這是不是有點可笑?當年餓死幾千萬也沒有出現反抗者,這幾年出現大批寧願跳樓自殺也不敢反抗的。這是信息問題嗎?

事實上我們在海外社交媒體上,已經可以看到非常龐大數量的中國網民。很多生活在中國的網絡名人都出現在臉書和推特上。很多中國的自媒體影片都出現在YouTuber上。包括泛濫成災得那些中國東北人製作的金錢至上的爛影片。

我在推特上看到過,剛剛被中共釋放出獄的屠夫吳在中國大罵川普。我也看到一些中國訪民,在推特上發布他們遭遇的苦難。我們在推特上也能看到709家屬們發布的遭遇迫害的實時推文。我還在推特上遇到過在廣東的以反共名義,要求募捐十萬美元的騙子。而來自中國的色情、五毛在海外所有的社交媒體和自媒體上更是泛濫成災。他們還捧出了一些顯然的中共輿論戰網軍。

很顯然,那個所謂的互聯網牆其實早已名存實亡。中共早就發現,暗中在牆上開洞的另一個好處,不僅不會改變中國人的什麼思想和意識,卻可以嗚央嗚央湧出去一大堆義和團紅衛兵來騷擾自由世界的網路和言論自由。

不僅牆已經是虛設的,在這幾十年裡,還有大批中國人,直接接觸到了自由世界。

每年中國人海外旅遊的人次有數千萬,而中國人留學和移民海外的也是以千萬計。如果把他們背後的家庭計算進來,那麼就是幾億人直接接觸到了西方社會。換句話說,大半個中國的中國人早已非常瞭解自由世界。

問題是:這幾億人中,有多少人因為瞭解了西方社會而認清了中共罪惡?

事實上我們看到的現實是:大量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都是中共的維護者!那些在西方生活的福建人以及其他公開親共者,是一個龐大的人群!在日本騷擾料理店的是生活在日本的中國人,在英國騷擾鋼琴家的小粉紅是中國人,而且還是在英國留學直接接受民主社會教育的,甚至還有手持中共血旗而實際已經加入英國籍中共維護者。在波士頓因為跟蹤攻擊反共者而被審判的留學生,也是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

所有反共人士在海外遭遇的攻擊,幾乎都來自生活在海外自由世界的中國人!

去年十月份舊金山共匪攻擊抗議者事件發生幾天後,法拉盛圖書館門口的反共者就遭遇了兩個人的攻擊,我一看影片上的那兩個「上海人」就感覺很熟悉,那就是在上海擔任公安和檢察院的中共匪徒,他們在中國做盡惡事,然後帶著黑錢移民到海外來繼續擔任攻擊反共人士和破壞自由世界的任務。

這些人都不是生活在互聯網牆內,而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根本不存在信息閉塞問題!

頭腦一條筋的美國人,常常會問我,那麼多中國人都在維護中共,是不是說明中共是一個被擁護的好政權?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是永遠不會理解這些遵循叢林法則的怪異人群的。這些文化和認知的天差地別,基本是無法用語言可以簡單解說明白的。

所以有一次我就給一個美國人,放了一個來自推特的TikTok的影片。那是一些小學低年級學生,老師要孩子們「用一句話證明你是中國人」,結果每一個孩子都大聲說出一句中共的宣傳口號。

我對那個美國人說:如果你從小就接受這種洗腦,你也會愛上你的奴隸主的。而今日美國最可怕的也是正在發生這種事情。

這些美國人似懂非懂。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根本無法體會這些東西。

一個美國人看到中國城管和疫情時的「大白」那麼殘暴對待中國人,問我,他們是不是為了錢?我告訴這個美國白人,這些人其實自己也是社會底層的,他們的收入很低。他們這樣殘暴只是在得到微小的權力以後,用盡力傷害別的更低社會地位者,來獲得存在感和滿足感。就像野獸群裡最殘暴那些,它們撕咬其他動物並不是因為飢餓,而是顯示權威。

我說的這些發生在野生叢林裡的事情,那些在文明社會裡的美國人是根本無法理解和想像不出來的。

其實這些事也只有我們這些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所以有人說,救美國也許就要靠逃離極權的那些人,也不無道理。

我們還是說中國人。現在維護中共的中國人其實有三種。

一種是極壞之人:在中共邪惡體制裡,它們的人性邪惡,可以肆無忌憚釋放,並因而得利。最糟糕的是,這個群體有一個龐大的基數。這是一條維持這個龐大的極權國家運轉的利益鏈,幾乎涉及到每一領域和每一個角落。

在中國無論是官員和底層平民,只要有機會都會去作惡,就是這條利益鏈條運行模式決定的。也是因為這一條特別符合中國「人上人」文化的本性。

在海外即使打著各種旗號,還是忍不住作惡的,也是這個人群的一部分。

這就是本質上的共匪。他們作惡是出於利益,就像在從事一份工作。金燦榮、張維為、胡錫進,都是這種。紐約陳山莊、鹿建旺、洛杉磯的陳軍就是這類人。甚至包括最近溺水死去的美國趙家女。

當然那些潛伏在臉書的共匪以及公開出手攻擊我們的也是這類。

第二種是出於極端愚昧和奴性。而這種愚昧和奴性,一部份出於被中共強力洗腦,另一部分是出於文化上的遺傳性認知能力不足。

中共佔領中國後,在鄉村和城市消滅了地主和資本家這個中國精英群體,又用反右毀掉了中國的知識份子階層。

中共最早用來統治中國的官員都是剛剛從野蠻殺戮中出來的軍人,其中很多就是流氓無產者出身,他們中很多人就是土匪轉行。而中共在「土改」過程中利用和後來用來維持政權的大都是當地的地痞流氓。因為只有它們最幹出來「革命」。所以直到今天,匪徒文化還是中國的主流文化!

所以中國這幾十年來,實際上一直處在最野蠻落後的匪徒文化統治之中。

去過中國鄉村的人,應該知道有些地方還處在人類社會最原始的口腹期的最野蠻時代。所以就會出現鐵鍊女!

後來從哪裡走出來的一些人,即使穿上西裝,喝了咖啡,甚至到了歐美,他們的內心世界,其實還在那個早期生活的野蠻叢林裡。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海外中國人各種醜陋的源頭!

所以這是一個最可悲的群體,他們常常是一些本來是被壓迫和奴役的人群,他們卻常常是最堅定維護奴隸主的奴隸。中國的毛粉是其中最典型代表。還有一大群跟著中共今天反美、明天反日的愚民。互聯網時代,一大群親共的鍵盤俠也是這類。

他們就像一群維護中共統治的野狗,是人群中最活躍,互相比較誰的叫聲更響的那一群叢林生物。但是它們卻有一個與野狗不同的共同特性,他們知道絕不能咬那些最兇狠的人。所以它們永遠不會咬中共。

愚昧加奴性和天生殘暴,這是在維護中共統治的中國人中最大一個群體。

最可怕的是,這個人群常常不是出於利益而是出於一種使命感。比如著名的北京朝陽區大媽們。而在波士頓威脅白紙革命同學的那個留學生,其實也是帶著使命感作惡的一個。我還看到過一個香港女孩說在波士頓參加抗議活動時被一個男人盯上騷擾。那個人其實也是帶著使命感的共匪。否則怎麼會去冒著被捕危險去騷擾反共者?

第三種親共者是最莫名其妙的一群人。他們是一些完全與中共無關甚至根本沒有實質接觸的人群,比如在馬來西亞和南洋地區的一些華裔後代。他們一部分是受中共紅媒欺騙洗腦,另一部分是內心深處有一個愚昧到極點的根文化。明明國籍和生活都在自己的國家,卻因為祖上是中國人,於是就聽信中共宣傳,把自己當作中國人。這有多愚蠢?在中國文化中,落地生根、歸化更高文化這種意識是不存在的。所以這也是那些明明已經加入美國籍的中國人還在維護中共的原因。當然其中很多是出於利益,但也看到很多根本是莫名其妙的根文化結果,他們居然也會有使命感。這是最令人無語的。

最令人無語的是台灣的馬立連夢陸這一類。這又屬於哪一類中國人呢?就是第一類渴慕邪惡極權利益和第三類擁有愚昧根文化的雜交品種。而張安樂、以及香港的李家超之類則完全是第一類,是真正的骨子裡的共匪。那些雖然打著反共旗號,但又在期望共匪裡面出清官而改良的其實也是這一類。他們其實都是共匪,只是不幸在內鬥中失敗而已。他們在維護中共體制中也有使命感的。

真正的反共者是盛雪、陳維明這樣的義無返顧者。這是這個族裔的另類。

中共這樣邪惡的政權,為什麼可以在中國經久不衰?就是因為那裡就是滋養這樣邪惡的政權的最好土壤!

但是這片悲哀的土地也不是千篇一律的罪犯和奴隸組成,也出現了大批清醒者和反抗者。

每個時代,哪怕是最黑暗的時代,上帝都為人類留一些良知的種子。即使在朝鮮也有脫北者,在柏林牆下也有以命相搏的逃亡者。他們與那些邪惡愚蠢和愚昧的還帶著莫名其妙使命感維護中共的中國人不一樣的是,他們肩負的是上帝的使命。這是人類文明得以延續的希望。

改變中國任重道遠!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