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对派变为拥护派,这难道不是“变”吗?——简答王希哲先生的“究竟谁变了”

作者:李国涛

看了王希哲先生振振有词的“究竟谁变了?——老王简答李国涛等先生”一文,不由十分惊诧。

老王该文涉及他本人方面的核心内容大致可浓缩为:由于他王希哲,当年是、现在是、从来就一直是孙中山革命三民主义或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者,因此,他人生中持续长达30年左右的众所周知的著名反对派(反共派)——坚定不移反对中共顽固派或毛原教旨主义——之身份,与他此后至今也已经持续长达十多年的著名拥护派(拥共派)——坚定不移拥护、维护、歌功颂德中共顽固派或毛原教旨主义——之身份,是同一个立场、同一个主义、同一个身份,他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始终没变过!

我们假定王希哲是诚实的,他说的是大实话,他的信仰或三观真的始终没变。可是,这难道能够改变他已经发生了的持续、大量言行事实本身的性质吗?当然不能。事实胜于雄辩。从法理、事理来说,只有一个人的言行、尤其是长期言行,才是判定一个人的立场身份的核心依据,而不是什么该人自认为的内心信仰。

这就好比一个自称的伊斯兰教徒,却几十年如一日只去基督教教堂,然后又十多年如一日只去清真寺,随后却写文章一口咬定说:我从来没有变过啊,我一直以来都是穆斯林。这种如同鸵鸟般把头埋进沙漠里,不看事实,难道就会让已经发生的事实凭空消失?这种以自己的主观想法代替客观事实的文章,这种罔顾事实、自欺欺人的文章“逻辑”,发生在众所周知的“文章大师”老王身上,显然不是不懂,而或是出于“掩饰心路历程”之需要、而不得已的“强词夺理”,是不自信与不诚实的表现。

当然,老王不愿意披露他的心路历程,是他的自由。但大可不必以这种方式搪塞。既然他不愿意披露,自然有他的难处,譬如,或有见不得光的、或是会引起党与党国不满的“心路历程”之类。因此,我自然应该对此“体谅”,而不可“强人所难”,再有要求分享之类的“非分之想”。

顺便说明,我没有参加过79民主墙运动,我最早参加民运是在1989年春天。待有空时,我想写一篇文章《我人生的3次转变》——第一次转变是年轻时误入歧途、从一个普通知青成为了中共邪党党员;第二次转变是在1989年就学期间,参加了89学运、民运,就此走上了民运道路至今;第三次转变是在今年不久前,我从民运人士转变成为了中国民族自治独立运动人士(我参加了满洲复国运动)。我打算在该文章中开诚布公详细谈谈我生命中的这3次转变之原因与心路历程。

最后,就老王简答中提及的相关概念,提出以下3个问题,抛砖引玉,供大家思考或批评指正:

1. 孙中山先生的所谓“伟大”,不符合历史事实。他的“瑕疵”或重大错误实在太多,尤其是其“联俄联共”“引狼入室”祸害滔天!请大家可自行上网搜索考证。

2. 今日中共国的国体与政体两大问题,前者重要于后者,二者都必须彻底改变,才能建成长治久安、造福万代的真正自由民主宪政之邦。

3. 改变国体与政体的最可行、最有效、最经济的方法,就是先各省各地民族自治独立,后联省自治合治、再联邦合众(满洲复国运动只是其中的一个特例)。各省各地各民族自治独立,是用真民族主义战胜中共欺骗与压迫人民的伪民族主义、瓦解中共与中共国、实现国际法或联合国人权法案开宗明义保障的民族(住民)自决权与人民主权的必然之路、必由之路、必须之路!

因为中共党国不等于中国,唯有解体冥顽不化的中共、解体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共党国,才能重建主权在民的民主宪政之邦。所以老王文中的所谓”……变成了反共甚至要求分裂国家,毁灭国家的黑色反华分子”,所谓“‘海外民运’背叛孙中山,背叛中国,投靠日本皇民民进党……”之类鹦鹉学舌中共大外宣之颠倒事实、颠倒是非、颠倒黑白、恶意毁谤污蔑伎俩,只能是自爆其丑!自爆其邪!自爆其恶!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