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历史:袁世凯孙中山革命

作者:李靖

晚清百日维新,康有为狗畜生怂恿光绪造反杀慈禧,招致慈禧镇压,变革流产,袁世凯如实供述得以保命,却被诬为告密。之后慈禧主导的宪改是实实在在的,还没成功,慈禧却死了,若她晚死十年,当能成功。之后乱党暴民欺负幼帝寡母,终于搞垮晚清,还诬晚清假改革,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炮党及其粉蛆都这副德性。

袁世凯晚年称帝错不在他,错在孙贼革命党以及漫山遍野不知帝制宪政之愚民暴民不断作乱,致其总统名存实亡无法施政,袁才决定回归帝制。

袁世凯最大错误在于,辛亥革命(实为兵变)期间与革命党媾和,逼迫清廷下台。晚清启动宪改后政治体制已发生根本改变(开始由皇权专制转向虚君共和),皇帝的存在不是为了奴役人民,而是为了人民得自由,但是袁世凯不但不保晚清,还逼迫清帝退位,就像身处汪洋大海而不保安身立命之舟,实在是错了。(此后袁世凯称帝失败身败名裂也就是注定的了,乱党暴民有了伟大领袖就不需要皇帝了,即使你当初逼退清帝有“功”,他们连总统都不让你当安稳,更不会让你当皇帝。)与其表面共和实则动乱,莫若君主立宪虚君共和,如果当初袁世凯不是顺应乱党暴民营造的“革命形势”逼迫清廷下台,而是坚决维护清廷铲除乱党,那么孙蒋毛等野心家必不能崛起,不会有二次革命、护法战争、联俄联共北伐、军阀混战、日本侵华、国共内战等等,不会有中共祸国殃民至今,不会有“抗美援朝”制造朝鲜人间地狱,不会输出革命祸害东南亚导致红色高棉大屠杀、印尼排华等惨剧,袁世凯自己也不会身败名裂死不瞑目、家财散尽子孙流离,不但满清皇族、袁世凯家族可得圆满,中国无数家族、无数个体乃至被中国革命祸害的外国人都可得圆满,都可避免此后所有专制之祸,中国万里河山、无数文物也都不会被破坏毁灭…… 那才叫功盖日月!可惜,袁世凯没有曹操那种大智慧。

孙中山媚清不成变反清,反清成功又反共和国,失败后逃亡日本。八年后广东陈炯明犯贱,请孙回来当非常大总统,好像不找个主子就活不下去。陈要联省自治,孙要独霸天下。孙对权力的疯狂欲望使得理性的西方和日本不再支持他,于是他上演了史上最丑恶的一幕:联俄联共北伐,颠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之北洋政府!

黄埔军校是苏联为孙文建立的恐怖基地,派来许多克格勃,训练出来的都是亡命之徒,北伐厮杀不过瘾,还去惹怒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导致日本侵华。这个国家被它们搞得一片狼藉,民众流离失所大批死亡,财产损失无法估量,人民最终彻底沦为共产奴隶,一寸私有土地都没有,至今灾难还在继续……

所有的暴力革命都以解放之名,可是最后解放的只有野心家、独裁者!无数人中了革命病毒而不能自拔,高尚如宋教仁汪精卫都去搞革命、追随人渣孙大炮,无数人在过程中或成功后被革了命,几代人、无数人的幸福被摧毁,国家和人民遭受无穷无尽之灾难,至今不能回归人类文明!

孙中山以革命为生,辛亥前收日本钱财乱华,一战期间收德国钱在广州另立中央分裂民国;被日本欧美抛弃后,走投无路的孙文投入苏联怀抱,引入共赤党国主义。国民党受苏俄唆使,打出反帝旗号,大肆挑战英日租地势力范围,直至与日本爆发全面战争,闯下大祸后,绑架四万万同胞以血肉之躯对抗机械化日本,幸美国出手迫使日本投降,战后,国民党编造“日本亡我之心不死”之绝世谎言,把外交失误及祸国政策推得一干二净。

斯大林孙中山一丘之貉,蒋介石毛泽东蛇鼠同窝,是孙中山与斯大林生下的两个怪胎,北伐战争是孙蒋作的恶,中日战争是蒋介石惹的祸,解放战争是蒋介石应得的果。三场战争都是苏俄共产国际在中国的代理人战争,都是认贼作父的国共两党挟俄自重争权夺利狗咬狗,中日两国人民承受了无妄之灾!

中国丧失三分之一领土是千年国贼两党共父孙中山勾结苏俄的杰作,国共两党是中国百年深重灾难之罪魁祸首,是中国人道德沦丧人性泯灭之始作俑者。当年宋教仁改造的议会国民党早随宋教仁遇刺魂飞魄散,中华民国已随蒋介石攻陷北京灰飞烟灭。今天华人基本不知真相,还打着三民主义、光复民国的招牌,实在是愚昧可悲。

中国近代史一共三次革命。第一次革命是袁世凯为首的贵族革命,辛亥革命袁世凯说服清王朝退位,和平建立了中华民国。中华民国是个民主体制,多党制,新闻自由,进行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选。大选中,国民党获胜,党主席宋教仁准备前往北平出任总理、会见袁世凯的途中被暗杀。到底谁是元凶至今没有定论,孙中山一口咬定是袁世凯,但别人认为是孙中山。

第二次革命是孙中山领导的推翻中华民国的所谓二次革命,孙一开始大败逃亡日本。西方和日本都拒绝援助孙中山的二次革命,权欲极强的孙中山一头扎入苏联怀抱,在苏共帮助下推翻北洋政府完成了二次革命。二次革命后孙中山用军政、训政、宪政三部曲剥夺了中国人已经获得的宪政,中国变成了一党专政的国民党国。

第三次革命是所谓的共产党革命。共产党借助孙中山联俄联共发展壮大,最终在苏联帮助下推翻了孙蒋党国,建立了共产党国。

因此,中国近代史是一次贵族革命、两次贱民革命。贵族革命几乎把中国拉入世界洪流,但是以孙毛为首的两次贱民革命使得中国跌入了地狱深渊。

汪精卫晚年反思:我当年被捕,庆亲王审的。要杀我,但庆亲王没杀我。庆亲王跟我讲:“你们这革命呀,是有原因的,看我们清朝太坏了;假如你们成功哇,我看你们也不能强过我们清朝。”他说的这句话应验了,我们今天成功了,还真不如人家清朝,弄得这么糟糕!

一党独裁孙中山是始作俑者,毛泽东是集大成者,孙中山是打开中国潘多拉魔盒的魔鬼。正是孙中山联俄联共引入马列邪灵(其罪孽远不止此),诱发人性中恶的因素膨胀,导致中华大地战祸内乱灾难不断,“遗中国百年不绝之巨患”!孙作恶似乎没有毛多,所以许多人无视其罪,甚至捧孙批毛,但若没有孙祸害在前,哪来蒋毛继续革命祸国殃民?所以,孙罪更甚于毛。

国共两党都抬高孙中山,目的就是为其党化极权统治寻找依据。1928年民国成为党国之后,教科书就以党义为指针,以立场掩盖史实,以党派领袖之是非为是非,歪曲抹黑民初执政者。这种不公正至今在海峡两岸延续,甚至影响海外学者。这种情况下,人们被那些先入为主的说法所蒙蔽,很难重新考察历史;好在当年的某些材料还在,只要拨开迷雾,后来的遮蔽和篡改便会失效。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