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998年组党后放出来是8月30日,张德江9月16日任浙江省委书记。

作者:王有才

我在1998年6月25日正式去浙江省民政厅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之前我去北京大学参加百年校庆,就被在北京抓起来了,在北京西山老干部疗养院由公安部和北京的二个公安局副局长对我进行过审问。实际上他们没有明说,但意思是我想做什么他们好像是知道的。还跟我谈了89年这些骨干的大致情况。但他们把我确实是送去宁波了。没有送回杭州。我一直没有说这些情况。我现在还是不能说这些情况。

我1998年7月10日本来想搞个喝茶会,后来警方就抓了很多人。我当然肯定被抓进去了。其他人慢慢放出来了。我至少当时被逮捕了(8月7日)。

通常情况下我肯定要被判刑的,有意思的是我8月30日被放出来了。虽然用的是监视居住。我杭州的新家。

我还准备回国,很多事情还不好说。不过大概情况还是可以说说的。有些关键问题确实还不能说。

关键是谁决定放我出来的。浙江方面肯定是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没有其他人敢做这个决定,也不会有其他人去做这个决定。当然这个究竟是怎么个进程我不知道,实际情况还要复杂。

至于李泽民有没有征询中央意见我不知道。但看起来江泽民好像不知情。李鹏肯定不知道。所以江泽民发现我这样的人居然能够放出来,他感到浙江可能有什么问题,所以把他的嫡系张德江从长春调过来替代李泽民。

当然李泽民现在年纪应该很大了,说说也没有关系。很多其他事现在确实也还不能说的。任何社会的变化和进步都是有代价的。我知道自己要坐牢的,所以慎之又慎。

至于朱镕基说的“他们合法的来,我们也合法的来”跟李鹏的零容忍是非常不同的。江泽民后来公开零容忍,开始正式在国内镇压中国民主党。但不是跟以前一样。不过朱镕基还是用他们,我们做出很大区隔的。这些都是其他人告诉我的。我其实并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不过我的生辰八字告诉我,要小心谨慎。

后来看到徐水良抓我特务,再后来就是刘刚抓我特务了。他们只是凭想象的乱说的。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是前面的岸,不是后面的岸。如果大海太大,可能也不知道是哪边的岸。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