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被打死国赔案秘密开庭后的第8天

作者:李宁

今天是2023年6月9日,是我妈妈被活活打死国赔案秘密开庭后的第8天。

今天再次来到中国大使馆,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救济途径去为妈妈讨一个说法,我穷尽了一切能用的办法,我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

案发四年我们家连一纸文书都没有,没有任何关于我妈妈案件的资料,直到2013年5月21日我们才拿到3名保安的卷宗,才知道这个案子是谁打了我妈妈。关于其他的涉案人员,什么都不知道。妈妈被打死一案直到2017年才进去到司法程序,看到卷宗,里面清晰的记录着谁牵头组织会议,谁定下来殴打我妈妈的方案,要往死里整,谁是主犯,谁安排打我妈妈!会议上他们如何定下来要把我妈妈这个钉子拔掉。

我最后一次见妈妈是在09年8月23日,那天是妈妈的生日,我买了很多的海鲜和妈妈一起过生日,她还责怪我说不要乱花钱,不要买那么多东西,却想不到那是最后一个陪妈妈过的生日。

2009年9月2日晚上,北京德茂庄派出所以办理暂住证为名,把我妈妈带到派出所,随后通知龙口市驻京办和东莱街道的戚洪涛、曲庆国交给龙口,据说妈妈被踩在脚底下扔进面包车强行抓回龙口,关在龙泉宾馆、东莱宾馆、南山集团地下室,非法拘禁殴打折磨32天。直到10月3号的早上,还骗我们说我妈妈病危,让我和爸爸从北京赶紧回家,我和在北京的爸爸直接定机票返回。没成想刚到青岛机场,就被严阵以待的龙口公安从青岛绑回了龙口,到了龙口被关进东莱宾馆,公安局周学军局长带领一群人进了我被关的屋子,告诉我:你妈妈昨晚上吊自杀了。也不允许我们见我妈妈最后一面,在我们祈求下才同意分批去见遗体,妈妈躺在殡仪馆冰棺里,已经换好了寿衣,画好妆,马上要直接火化。

爸爸拉开妈妈的寿衣,妈妈的身上被打遍体伤痕,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一刻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我在妈妈跟前发誓,只要我活着走出龙口,我就一定为妈妈讨一个说法。那天是中秋节,我们一家人在殡仪馆团聚了,旁边还有武警真枪实弹的包围着我们一家人,没有想到我们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团聚。

为了不让龙口老百姓,烟台老百姓像我妈妈一样被打死,成为死亡名单上一名,我没有妥协,没有被他们拿钱摆平,我拼上命去为妈妈讨公道,要说法!要真相!我们起码的生命权都得不到保障,想打死就打死,打死给你点钱就摆平了。这是他们一贯的做法!但是那是我的妈妈,我的亲生母亲,这样被打死了,我必须通过司法程序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合法的权益,我走了14年现在才知道这条正义之路真的很难!

打死我妈妈的凶手笔录中供述,谢守权供述:2009年初我任东菜街道办事处政工书记,分管党建,信访等稳定工作。当时政法委制定了一项规定,法院上诉期过了之后,上访案件就改成属地管理。因为我辖区有个叫李淑莲的上访户,原本属法院的主体责任,现在判决后上访,按照此规定应当属于我们东莱街道管,我就去了龙口市法院找到信访庭的王丽华阅卷,我阅卷发现李淑莲和对方签了一个和解协议,履行期是2009年9月底,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尚未完全履行定毕,还应当是法院管,回来之后我告诉了街道党工委书记尚德松,后来尚德松书记告诉我,市里有关领导跟他说,根据属地管理,李淑莲上访的主体责任改成了我们东菜街道了,法院辅助我们管理,信访局负责领导协调。2009年6月左右信访局局长陈改素、政法委副书记由绪斌召集开会,该会议由信访局牵头,开会的人员有法院副院长王海涛、公安局副局长姓栾、市场发展局副局长姓李、信访局王增钦,龙口市北海医院工会主席姓白(我记不太清了),我代表东莱街道参加了会议,会上研究决定由公安局带队,法院去两个女法警去北京找李淑莲,找到李淑莲后由我们东莱街道负责对其办班教育。会后我将此次会议内容跟我们街道党工委书记尚德松汇报。说市里要求去北京找李淑莲,并由我们东莱街道负责对其办班教育。2009年9月3日龙口市公安局通过北京的一个派出所找到了李淑莲,当时应该是信访局副局长刘丽艳电话通知我说李淑莲在北京找到了,让我们准备对李淑莲办班教育。接到电话后我就跟尚德松说李淑莲找到了,信访局要求我们对其办班教育,尚德松说让我负责按照市里开会的要求找宾馆并安排好人员值班。我就按照他说的找到了龙泉宾馆办班,并向尚德松做了汇报。2009年9月3日当天尚德松在单位四楼召集单位干部开会,会上尚德松讲李淑莲是老信访户,现在在北京找到了,回来后我们街道负责对其办班教育,我们要认真对待,要对其训戒,让其学信访条例,机关干部陪吃陪住。其他参会人员也都没意见。我给尚德松汇报后确定办班的地点在龙泉宾馆,由我负责安排李淑莲在龙泉宾馆办班教育事宜。我随即就在会上分了组,每组有男有女,女的负责陪吃陪住,男的在门口守卫。一个组是都宏明和姜萍(女),程守凤(女),另一组是张成,陈红云(女)、张秀芝(女)。中间王亚萍(女)去替换的姜萍,高玉萍(女)替换的陈红云。李巧环和谢基娟不参与值班,只是过去训戒教育过。在龙泉宾馆办班期间,法院知道这次办班的事。信访局这个期间主要负督办案件办结情况和街道信访办的报表情況……

我会每天来公开案情,公开笔录,龙口东莱街道,龙口法院,公安,信访怎么把我妈妈活活打死的,怎么造假,怎么伪造真相,怎么尸检鉴定造假,如何骗取我们受害者的钱?怎么包庇犯罪凶手!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