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飞保释出狱后的公开信

作者:李南飞

我是李南飞,因在APCE会议期间于曼谷街头举牌子要求习近平滚下台,于2022年11月18日至2023年1月20日我被泰国警察抓捕关押在曼谷特别监狱和移民监狱(IDC),共2个月多点儿,其中曲折与痛苦只有我以后安全了一一道来,这里面我遇到了很多人,也听了很多故事,亲见了许多惨绝人性的苦难,当然也有我自己的故事与苦难。

1月20日,我的泰国朋友将我从IDC保释出来时,我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歩,整整一个月的烟草过敏症几乎催毁了我的呼吁系统,我的右耳也失聪了。这七天,我天天都在睡觉,直到现在我的呼吸才慢慢正常过来,而且是充满自由味道的呼吸。

保释出狱后,我知道了外面有很多朋友在关注和帮助我,还有人向我捐款,在这里我要向每一个好心的朋友表达感激之情!但同时也要声明:我在泰国坐牢的这两个月,除了郭胜爱人在特别监狱存给我的3000铢外,并未收到过任何外来款项,望周知,以免造成误会。

另外,我现在只是保释出狱,并非释放,保释我的是我的泰国朋友,而非任何组织,所有保释金和一系列费用也是出自我自己,故各位友人,勿听信谣言。保释出狱后我收到了很多朋友的资助,特别感谢邢健、郭胜、杨光、旅途Pual、胡俊雄、杨崇、潘露、张维这几位先生,山穷水尽之时送来救命钱,我一个粗野糙汉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幸而这几位都是不求报答的好汉,又是多年老友,只道是个谢了!还要感谢我被捕期间为我发声的郭宝胜牧师、李建峰先生、自由亚洲记者柳力、高峰等诸多朋友,太多人发文转贴关注我了,实在无法一一枚举致谢了。

最后一桩,就是我多年的心病,滞留泰国已七年,妻离子散,残败半生。而与我一样滞留泰国的中国难民还有很多,泰国发生的一切毫无疑问是二次人祸,真难民安置第三国几乎无望。说滞泰的中国难民圈是一潭混水,我无话可说,但再怎么样,这些人也是人,也是专制之下的受害者,哪一个不是苦哈哈的受难者?耶稣尚且是来人间拯救罪人的,诸位大佬们又何苦要来泰国硬挑义人去迦南呢?试问谁不是罪人呢?

我还不知道自己哪天又要被抓进去,也不知道能苟延残喘几天,工作也被移民警察严令禁止,眼见着兜里剩不了几个子了,所以,能撑一天是一天,至少明天早上起来,还能呼吸到一口自由新鲜的空气。十几年来追求自由和民主,得来的也就只有这一口气了!实在对不起各位朋友了,更对不起我的家人和孩子们!

李南飞(我可以说不吗?)
于曼谷2023年1月28日临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李南飞保释出狱后的公开信”》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