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海外民运(三)

作者:林小真

因为批评海外民运,我遭受了人身攻击,有一次遭受了来自“全民共振”团队的围攻,遭到邹承峰等人极为狂妄野蛮的言语暴力。起因是我的朋友将我的文章“剖析海外民运(二)”的链接发到“全民共振群”。邹承峰把链接删除了,并在群里向大家“说明”我精神有问题,而且是偏执狂,并指责我到处疯狂攻击民运。我理性批评一小群自称为“海外民运”的人,但我一直支持中国民主运动,我何时攻击民运?参与民运的一小部分人怎能代表民运?一小群人怎能把民运霸占?因为对这一小群自称“海外民运”的人反感,许多原本同情中国民主运动的泛民主人士和学者不得不远离民运。因为对这一小群人失望,许多盼望中国能向民主宪政转型的中国民众对中国民主化绝望,他们从这一小群人的言行中看不到希望。我在开始写“剖析海外民运”之前说过,这一小群人也许不会悔悟、不会改变,也许会变本加厉。邹承峰等人看了我的文章后得出的结论是,我领了任务。

极端化双标是海外民运的特色之一,简单地说,海外民运的优点可以无限扩大,缺点可以忽略不提,而海外民运批评者的优点可以忽略不提,缺点可以无限放大。批评者的任何缺点都可以被她/他们上纲上线,实施群殴。全民共振团队标榜自己是最反共的团队,于是有了这样的标准:反对全民共振的,就是带任务的五毛共特。不认同全民共振理念的,则是傻子。邹承峰狂妄地说“你什么也不是”。我不知他自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但他将批评者“被精神病”,与中共把异议人士关进精神病院有何不同?在没有任何实权的情况下,全民共振团队就可以盛气凌人、唯我独尊、随意施暴、肆意诬陷,如果他们握有国家权力,会不会比中共更为残暴?

这一小群自称“海外民运”的人有任意妄为的自由,有对批评指责置若罔闻的自由,但她/他们代表不了民运,她/他们不是民众心目中的民运领袖,她/他们没有资格为民运代言,许许多多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不愿意与她/他们为伍!对于这些人的种种恶行,有一种流行的解释是,她/他们是喝狼奶长大的,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所以她/他们有伤人、害人的狼性。到了海外三十多年,沉浸在西方文明之中三十多年,为什么这些人仍是狼性不改呢?很遗憾的,这说明了跑到海外的这帮人中,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有“民主理想”,她/他们给海外反对派塑造了负面的形象,她/他们是中国民主化的负资产和绊脚石。为什么这帮人的人格这么不正常,言行如此具有攻击性,逻辑那样双标分裂呢?很悲哀的,带有纯真动机参与政治的中国人太少了,许多的所谓“反抗者”自身有着种种缺陷。给自己戴上“伟光正”的光环,不会让这帮人变为“伟光正”,反而让她/他们长期生活在人格分裂之中。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