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海外民运(六)

作者:林小真

这一篇继续深入讨论一些过去或现在流行的海外民运谬论。

“民主=普选”论认为实现中国民主化就是在中国进行全民普选,这样的观点把中国民主转型简单化,以为中国人若有了选票就能决定执政者的上台和去留,就能用选票把不满意的政权颠覆掉,就能杜绝独裁政权的存在。首先,民选独裁者在历史上出现过,过去的希特勒,现在的普京。普选不意味著平民能控制公权力,平民只能参与监督公权力。公权力在宪法的制约之下,但执政者可以修宪,所以民主制度建立之后并不是万事大吉了,依然有可能出现宪政危机、独裁复辟。其次,民选不一定是简单的一人一票,特别当大部分中国人还没有公民意识,还不懂得如何参与政治,一人一票的普选具有高风险性,也许很多人不去投票,也许会出现大范围的贿选,也许会选出善于煽动的独裁者。另外,主张建立民选制度的人如果具有独裁特性,当这些人掌握了公权力之后也许就不会放弃权力,不会进行普选,共产党70年仍未兑现普选承诺就是一个例子。这样看来,海外民运给中国人的“普选”支票,能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呢?还有,建立民主制度与终结专制制度是一体两面,密不可分,因此不谈如何终结专制制度,只讲建立怎样的民主制度,就难以取信于民。若凭著一个空中楼阁、一张空头支票欺世盗名、中饱私囊,则终将被中国人民抛弃。

“暴力革命论”是长年与“和理非”理念对立的一个似是而非的民运谬论。我们首先要知道,以暴力革命推翻现有政权是共产主义理论,在世界各国的“红色革命”中曾造成了大规模伤亡。在中国的现实状况下,不要说是弱小的大陆反对派力量,即便是几百万的香港人或是两千多万的台湾人,也无法与中共暴政硬拼硬打。台湾有正规军队,尚且认为武力反攻大陆不可能,无武器无军队如何进行暴力革命呢?以弱暴硬打强暴,只会使暴力升级加剧,造成惨痛的伤亡。若不是有苏联的支持,中共的暴力革命不会成功,而现在搞暴力革命不能得到国际支持,没有一个国家会支持。有人说,中共暴政邪恶残暴没有底线,“和理非”抗争不能改变中共。“和理非”抗争所期待的并不是暴政暂时向抗争者妥协,而是期待人心发生改变。通俗地说,人是魔鬼与天使的混合体,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民众的心有可能发生改变,执政者的心有可能发生改变,军队官兵的心也有可能发生改变。在与暴政的对抗、博弈和协商过程中,尽可能地影响人心、保存实力,改变才有可能发生。其实最有条件与中共进行对抗、博弈和协商的是台湾和香港,与其搞目前尚无可行性的台独和港独,不如与中共进行博弈和谈判,这样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也有更多机会发挥作用。中国民主化了,台湾和香港才会有安全和自由的保障。所以台湾和香港应该积极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向大陆人进行民主宣传,在与中共的对话和谈判中提出可行的民主化远景蓝图和具体步骤。如果台湾、香港、大陆、海外、国际各方民主力量都与中共进行对抗、博弈、谈判,民心、军心、执政党高层发生改变的可能性也许会日渐增加。空喊“打倒共产党”等无实际效用的口号,对中国政治制度转型并无益处。八九民运得到了广大民众的支持,而海外民运几乎没有群众基础,为什么呢?因为海外民运脱离了人民的现实生活,如何能打倒中共、推翻中共之后的未来会是怎样,民众不得而知。

“天灭中共论”是海外民运与法轮功群体“结盟”的衍生谬论。法轮功群体把中共妖魔化,否定了中共高层会出现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可能性。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邪恶的幽灵,但不能因此就说所有的中共党员都是没有任何良善的魔鬼。中共高层领导人也不全是没有任何良善的魔鬼。中共是由人组成的,共产专制体制是邪恶的,但不能说体制内的所有人都全然邪恶。如果中共体制内的所有人都是全然邪恶的魔鬼,那只有天才能消灭中共,人怎能与魔鬼斗呢?人能斗赢魔鬼吗?而历史上没有一个专制暴政是被天灭的,制度改变需要广大民众的参与和努力。

“外国灭共论”属于迷幻剂。世界存在专制和民主两大阵营,除非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民主阵营在世界大战中获胜,民主阵营消灭专制阵营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美国政府也申明了不会再以武力推翻别国独裁政权的立场。民主阵营可以联合防御/对抗/制裁中国和其他专制国家的对外威胁,但不会联合剿灭中共,更不会联合驻军中国。让中国人把改变本国政治制度和国家命运的希望寄托在外国人身上,是给中国人喂迷幻剂,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曾经历过外国支持/帮助者的失信和背叛。有极少数人企图出卖中国和中国人民利益以进行政治交易,但历史上卖国贼似乎都没有好的结局。

“反共同盟论”是要团结所有反共力量以反对/消灭中共,包括团结法轮功和全能神等宗教群体,以及新疆人和西藏人等少数民族群体。团结起来力量大,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民运的目标不是反共也不是灭共,而是实现民主宪政转型,所以只有民主力量才能成为民运的同盟。法轮功和全能神是崇拜个人或假神的宗教群体,新疆人和西藏人有自治或独立的诉求但并没有参与中国民主转型的意愿,民运可以支持这些遭受中共迫害的群体反迫害,但不能把这些群体作为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同盟,否则就无法向宪政民主转型推进。这些反共群体的人数和资源都比海外民运多得多,为什么各个海外反共群体都能发展壮大,而海外民运一直保持弱小甚至走向衰落?这是海外民运应该反思和面对的问题。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