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害怕失去粪坑:论谁是阻碍中国民主法治进程的最大主角

作者:林昭书店

不管是中国的神话还是西方的神话,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人是神用泥土造的,当然某些自诩是唯物主义者的人认为人是猴子变的,但是这种猴子变人的进化论不能解释考古发现的距今十亿年前的核反应堆之类的难解之谜,因为此类考古发现足以证明人类文明不止一次的在地球上存在过,如果是猴子变人怎么可能一再发生呢?而如果是神造人的话,则当然可能再一再二再三以致无穷。

既然大家都是人类,不是猴类,大家在天地万物彼此之间当然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至少中国共产党人就坚持认为共产党人跟中国人民是一家人,共产党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要说老百姓不相信,老百姓即使不是华春莹自夸的90%以上的中国人都是支持共产党的,最起码80%以上是有的,最不济70%以上是有的!根据就是70%以上的支持率的政党国家是恐怖高压政治这种政治通识和我们确实处于恐怖高压政治的客观事实!所以共产党的支持率最起码在70%以上!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得出一个70%以上的人都愿意维持现状而不是热切盼望改革现状的结论呢?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是个中国人都是知道中国腐败成风,是个当官的有丁点毛权力的逮住机会没有不贪污的,因为我们的制度设计里面权力制衡几乎不存在,所以很多中国人都把我们的政治制度比喻成粪坑制度,因为粪坑没有下水道,人类每天的排泄物只能交给人工手工劳动清理,而人治粪坑不可避免的要产生大量的蛆虫和苍蝇,你说是清洁工还是苍蝇和蛆更留恋不舍粪坑?还是作为一国之君的大家长更留恋不舍粪坑?还是饱受苍蝇和蛆叮咬折磨的作为普通家庭成员的中国人民留恋不舍粪坑?大家长固然要用粪坑收税,但是时髦清洁的现代厕所更能吸取更多的税收啊!而清洁工即使是时髦靓丽的现代厕所也是必备人员啊!只有最卑贱低微恶心无能的苍蝇和蛆之流才会留恋不舍古老的粪坑!这跟普通人在实际生活中的实际体验也是相吻和的:使我们每天痛苦不堪的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国家主席的讲话,也不是什么省里的政府要员,而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近在咫尺的时刻面对的最底层政治官员,具体点说,就是维护粪坑制度靠粪坑续命的维稳人员,他们其中有些人可能都算不上官员,但是,就是他们,弄死我们,几乎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因为你根本就跳不出他们的掌控,大家长们根本就没有办法体会你的切肤之痛、痛不欲生、更有甚者失去生命!因为大家长们别有用心的设计了一个大小事都不出县的规矩,猛一看,你以为他们这个大小事不出县是让你自治,事实是他们把你包给了粪坑里的苍蝇和蛆!

大家长们为什么要干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蠢事呢?因为无知!因为对失去大家长地位的恐惧!那么他们的这种荒唐可笑的恐惧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从基因里来的!科学研究表明:人类的基因可以记下人类的一切的生存经验和教训,而不幸的是我国几千年的独裁专制制度一再的强化了我国统治者的统治基因里的专制独裁经验,以至于专制独裁成为了统治者的本能!不太博学的当权者们只能听任基因里的经验记忆作怪,而视利己利人的现代厕所,其实是现代管理政治制度为夺命夺权的不共戴天的仇人!这就太可笑可悲了!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世界?看看同文同宗的国民党放弃了独裁是否就亡党亡国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即使是前苏联解体,作为前苏联共产党人的普京不是也没有失去政治乃至肉体生命吗?还是用粪坑来比喻,人类是离不开厕所的!所以你们要么用粪坑收税,要么用清洁厕所收税,既然都是收税,你们是脑子有病才死活要围着臭哄哄的苍蝇满天飞蛆虫遍地爬的粪坑收税呀!

有人坚持说要大家长放弃粪坑,除非革命,武装暴动,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越南和台湾以至于前苏联都是和平转型或者正在和平转型的,凭什么我们大陆人就非得你死我活血腥暴力呢?!

问题不是什么一定要革命,问题是一定要突破苍蝇和蛆的封锁,把新知识新信息传递给大家长们!虽然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但是墙内要想传播一点有助于进步的信息却常常要付出自由以至于生命的代价,因为苍蝇和蛆们实在是不能没有粪坑,每一个想消灭粪坑制度的人都是它们不共戴天的仇敌!

据说顶多通过6个人,你就可以把你的信息传递到你想传递给他的那个人,如果有人帮忙,我想把我的这个信息传递给习主席的母亲和女儿,还有他的妻子,也许女人更容易被说服,而孝的基因也许让习主席能听得进母亲的劝勉!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