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国复国的必要性与急迫性

作者:梅凤杰
整理:Angela Jin

注:本文为满洲国总理梅凤杰先生在美国某政府机构主持的质询会议上对质询者的部分回答。本文根据录音翻译整理,并经过回答者的审阅校对。小标题为整理翻译者所加。整理并翻译者:Angela Jin

以下为梅凤杰总理回答质询者译文:

回答一:关于满洲独立与复国

几个小时前,我阐述了满洲国复国法理和法律依据。有关这方面的质疑,我不再解释,主要是因为这方面涉及更多的法律问题,今天的会议不是法理讨论,更深层的法理解释和说明需要专业的法务专家来解答。我想回答刚才几位女士和先生的提问和质询。

首先,各位质疑的是为什么要满洲(国)复国,而不是(中国)东北独立。这个问题很简单,满洲国是历史上实际存在的国家,有二十三个实质上的建交国家。是中国吞并和殖民的国家。满洲国从未宣布灭亡,只是在中国殖民吞并满洲国之后,满洲国政府成为了不活跃政府。满洲国政府一直存在,而且长期存在于满洲(国)本土。中国政府逮捕了很多满洲国流亡政府官员,这是事实,而且在中国政府是有记录的,只是被公开的记录很少而已。

其次,根据联合国宪章,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倡导民族和住民自决。(中国)东北独立需要驻民自决,这必须要在当地政治环境允许的情况下进行。目前中国处于一党专政、独裁统治的情况下,这种虚幻的住民自决理想是无法实现的。实现东北独立的首要条件是中国(境内)实现民主和自由,实现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而满洲复国是符合国际法理,最适合的方式和途径。

回答二:关于满洲国复国必要性与国际社会的关系

关于满洲国复国的必要性和急迫性,我需要多一点时间来回答J先生(联邦议员)的质询。

众所周知,中国在美国前几届政府的纵容下,已经成为经济大国,美国试图用经济发展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尝试已经失败了。这个尝试从尼克松总统开始,已经接近五十年了,事实上已经被证实是失败的政策,克林顿政府主导的WTO全球化,试图用经济发展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经过二十多年的进展,这也被证明是失败的幻想。在美国主导的西方国际社会的纵容下,中国已经从一个对西方国家没有巨大威胁,经济落后的区域性国家,发展成为了对世界和平与安定产生巨大威胁的全球性国家,已经成为了取代华约国家和前苏联、俄国的世界第一危险国家。中共领导的中国政府没有融入世界价值体系,而是试图使用强大的经济能力和人力资源扩充军备,采取武力方式征服世界,这与上世纪二战前的德国及希特勒没有区别,他们的口号和实际政策是相当的一致。

我很清楚美国(政府)的担忧,甚至是大部分西方国家的一个重要担忧,这就是中国一旦发生政治动乱,十四亿中国人将成为“黄祸”。这些外逃避难的中国人将给世界各国带来灾难性的困扰。这是人权与道义上的艰难选择。我曾与日本及韩国的政府官员和学者讨论过这些问题。日本和韩国的官员都非常担忧中国政府一旦崩溃,数以亿计的中国难民将逃往日本和韩国。特别是韩国担忧陆路将无法阻挡中国难民。这也是他们愿意和中国政府交往,试图以稳定中国政府,减轻灾难性“黄祸”发生的可能性的原因和理由。

大约十多年前,我和CIA及美国政府的其他多位官员也曾讨论过这种可能性。当时我不认为“黄祸”会发生,我甚至认为中国可能会转型成为民主自由国家。所以,我当时与美国政府建议采取必要的手段和措施,支持中共党内形成必要的两派,以促成中共这个独裁政党分裂,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两党竞争。但非常可惜的是,是美国政府的内部决策者不认同我的建议。更为恶劣的是,美国政府为了所谓的稳定和防止“黄祸”发生,故意将秘密与中国海外反对派联系并试图获取西方国家支持的薄熙来集团出卖。造成了今日习近平集团的高度极权独裁统治。

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很多人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你们寻求独立或复国,或者是民族自决,美国政府是支持和鼓励的,但你们不能让美国(政府)出面,你们自己的问题需要你们自己完成,我们可以给与道义支持。事实上,美国(政府)在你们失败或遭遇困难的时候,美国(政府)都会以人道理由救援你们。你们不能怨恨美国(政府),不能因为我们(美国政府)不能给与经济和物质支持就指控我们(美国政府)。

这个说法我在过去二十年前就已经听诸位和诸位的前辈们讲过了。刚才J先生和H先生(美国某机构高级官员)在质询时也提出了类似的说法。在此,我想介绍一下我个人的看法,请诸位思考。

在我的思维中,我认为中国经济威胁,甚至目前的中共独裁统治都不是重要的。中共独裁统治会威胁到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的安危。但这都是可控和可谈判解决,甚至是武力解决的。斩首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只是眼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未来国际社会面临着更巨大的危机。

大家都知道,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排名第二的军事大国。中国拥有410枚以上的核弹。中国海军总吨位240万吨以上,军舰数量已经超越美国。虽然在总吨位屈居第二,但数量上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中国空军同样也是世界排名第二。这些都是我们看到的目前对美国和西方国家最大的威胁。

美国曾经制作了很多部关于核弹危机的电影,这些电影表达了一个主题,就是俄国或美国的核弹遭到野心家的偷盗劫持,成为威胁世界安全的隐患。但是,诸位是否认识到,中国410棵核弹是分布在中国各地。当中国政府崩溃的时候,这些核弹就会失控,成为某些野心家手中的“重要力量”。当你们不愿意支持民主自由的满洲国时,认为支援满洲国是浪费美国人民的财富的时候,你们是否知道,你们未来面临的是什么?是几十个手握核武的北韩,是随时都可能向全球抛出核弹的野心家。你们觉得支持满洲国复国和建立有效的中国过渡政府重要,还是面对数十个,甚至数百个手握核弹的野心家重要?难道你们还会拒绝支持满洲国这样一个充满和平,寻求建立民主自由国家的复国愿望吗?你们现在给与满洲国的经济与物质支援相对于未来面对中国核危机所花费的金钱和物质,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几乎是没有任何成本的。

在午餐的时候,几位官员和议员都问我一个问题,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是否会崩溃?我的回答很简单。习近平执政,中国政府不会崩溃,但习近平死亡或出现意外,中国将面临着崩溃,中国会出现军阀混战,各地区独立和战争。美国和西方社会现在关注的是如何缓解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习近平之后的问题。你们现在是既不想得罪中国,又想抑制习近平的疯狂。但这是无法做到的。如果美国和西方国家还保持这个短视观点,对于中国和世界而言,我个人认为,祈祷习近平万寿无疆是最好的选择,我对所有人都说过,习近平独裁统治,在短期上看,是对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有好处的,习近平万寿无疆,中国十四亿百姓是经济受苦,台湾三千万百姓局部受难。国际社会承受道义压力。但习近平死亡,中国十四亿百姓将承受的是长期战争和死亡的痛苦,台湾三千万人民将享受自由民主和独立的幸福。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和韩国这些中国周边发达国家,你们将面临着(中国)二到三亿难民的“黄祸”入侵。同时西方国家将面临410棵以上核弹的失控和随时会发生的核袭击。中国现在的先进军事装备将散落在各地军阀手中,大量的中国武器甚至核弹都将流失在全世界各地。诸位议员和官员们,你们应该想一想,你们未来将遇到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你们未来的开支将是多么的巨大,这将会是你们支援满洲国的百倍,千倍,甚至万倍。

我非常郑重的向诸位提出,围堵中国促成中共崩溃,这只是战术上的问题,战略上的问题是,中国崩溃不是中国内部问题,而是全球问题,是核扩散和失控的问题。是影响到全球每一个人民根本利益和生存安全的问题。

回答三:关于军事支援问题

对于E女士(美国联邦议员)P先生(美国联邦政府某部门高级官员)的问题,我的回答很简单。这就是,满洲国复国遵循国际法理复国,以色列、科索沃就是案例,我们不会采取恐怖活动和危害百姓生命的活动。我们寻求的是国际社会支持和支援。我们要正常履行满洲国政府的职责,我们正在建立满洲国议会,这需要在(满洲国)国民登记全面展开之后进行,同时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司法机构。但是我们重申,我们不放弃武力,我所指的武力是,满洲国从现在开始要建立和恢复自己的武装力量,包括必要的军队,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军事武装,保卫将来(满洲国)复国的满洲国。

我们(满洲国)寻求美国、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的军事援助不是建立在武装复国或进行恐怖行动基础之上,我们是建立在武装保卫即将复国的满洲国基础上。满洲国从未进行过任何恐怖行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范围,即使满洲国国民长期遭受中国殖民和奴役。

问题四:关于满洲国建国时的目标和理想

刚刚N女士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很多人都认为满洲国是日本人建立的傀儡国家。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从历史上研究。我不是在这里为日本和满洲国掩饰,也不是故意伪造历史。我所说的都是有据可查的真实历史。

满洲国建立与日本有密切关系。可以说,离开日本的帮助,满洲国无法建国。历史上的真相是,最初,日本政府是反对满洲国建国的。真正帮助满洲国建国的是一批被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唾弃,远离政治中心的日本左翼人士,一批充满理想的,向往美国政治制度和美国理想国度的日本青年。

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花谷正、今田新太郎是满洲国的建国功臣。他们在协助溥仪先生建立满洲国的时候,首先提出了他们的理论,这就是独立的满洲国,主张建立满洲国后在东北亚保持独立地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主张与中国及盟国和谈同盟、不支持全面战争,以及战后和平的倡议等。石原莞尔看到了中国的社会现实,也看到了日本社会的现实,他要仿效美国在东亚建立一个新美国。他们倡导部分日本人放弃自己的国籍成为满洲人,外加以民族共和制度,建立一个民主自由国家。日语“民族协和”就是当今的中文的民族共和。以此为前提让中国成为“东洋的美国”。

石原莞尔等人反对战争,日本对美国开战时,满洲国作为独立国家,他提出:关东军全体放弃日本国籍,集体加入满洲国国籍,改编为满洲合众国国军。他在后来出版的文集《我们的世界观笔记》和《新日本的出路》,写出了让日本“放弃战争”的理念,并提出建设“不要战争的文明”等主张。

请允许我用日语讲述一段关于石原莞尔思想:“日本人も国籍を離脱して満洲人になるべきだと語ったように、石原が構想していたのは日本及び中国を父母とした独立国(「東洋のアメリカ」)であった。”这句话就是日本人要脱离日本籍,建立一个以中国和日本为父母的独立的国家,一个东方的美国。正是因为这批日本年轻军官,满洲国建国英雄的现代民主思想,让他们遭到了(当时)日本政府和社会的抛弃,在战争初期就被边缘化,解除了军职。在二战后的东京军事法庭上,石原莞尔作为盟军证人出面,虽然他是日本帝国高级军官,但未被盟军列为战犯。他在做证时严厉的指控了日本政府,包括东条英机等人。

所以,我们在研究历史时,需要追究历史的真相,我们不能因为日本战败就将满洲国历史抹黑。事实上,满洲国是一批东亚自由民主人士为了追求理想而建立的亚洲第二个具有现代民主雏形的共和国,是仿效美国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的亚洲新美国。

我需要强调的是,我们需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满洲国不是日本的傀儡国家,是一个独立的、民主的、自由国家。如果满洲国不被中国殖民和吞并,国际局势将会有很大的改变,满洲国地缘上的优势将给国际社会带来更多的利益。

支援和援助满洲国复国不是施舍,不是恩赐。满洲国复国关系到未来世界和平,是防止中国“黄祸”,防止未来世界核武失控的重要国家。是关系到全球百姓安危的核心利益。

在日本和韩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还是学术界,大家都有一个共识,独立后的韩国就是满洲国的翻版,满洲被中国殖民后,三千名前满洲国官员逃亡到了韩国,建立了韩国军队,建立了韩国政府。实行的是“满洲国推土机”经济政策。韩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是由具有满洲国国籍的总统领导的。包括日本在二战后的复兴,都可以看到满洲国的血脉。

支持满洲(国)复国,支援满洲(国)复国,不是道义,而是责任和义务。是全球民主国家对未来的担当,是对人民和历史负责。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