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生活在监视和死亡的阴影之中

作者:张新元

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我开始学着上网发作品,尽管各种谩骂污蔑禁言删帖,也没有办法只能忍着。网站多了这家不行就那家,虽然待遇差不多也聊以自慰。可令我奇怪的是不论哪家网站,总有一个人跟着,虽然穿着不同的马甲,但语气不变,慢慢的我就猜测到这个人是我同村的同姓兄弟。生活忙忙碌碌的,为什么要长期跟着我,莫非他就是文联雇佣的文特?果然有次他来西安看我,言语之间对我网上的遭遇,以及我写作情况都了若指掌。虽然是同村同姓的兄弟,而他在兰州,我在西安,相隔千里,且十几年不见面不联系,相互之间电话都不知道,他也没有搞文学,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看来我的猜测不错。网上虽然遭到针对跟踪,但我的作品还是有许多人认可,品论点赞的人不少。凭实力我想会被人们认识的。可是(自上台习)不几年,我的作品在网上没人看,更没人品论点赞了,只有污蔑谩骂和嘲笑,到最后就是直接禁言,哪家网站都一样。

我在华为西安公司干保洁,刚去的时候还可以,几个月后就被领导以及和领导亲近的骨干们处处针对。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老实本分言语不多的人,处在社会底层,周围文盲,我从不给别人说我有文化,说了别人也不相信的。在别人眼里我就是文盲,他们为啥要针对我?时间长了慢慢的就有人不经意的漏出点信息来,大概是公安部门到华为物业打过招呼了。在中国有一亿党员,各行各业都有党委,即便是小小的物业公司保洁公司也不例外。一亿党员就形成了一个笼罩全国的特务网,监视着每一个他们认为的可疑人物。

今年到一家物业公司干保安,我一副人畜无害老实本分的模样,自然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可不到十天领导就冷言冷语,同事们也是阴阳怪气的。他们一起有说有笑的,我一去就散伙了,没人理我。我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有次一个同事看记录本时说:“你都是大作家,字写的这么难看”。我字的确写的不好,但他们怎么知道我是作家的?受长期打压,我一字都没有发表过。没人知道我是作家,就我的家人都认为我是瞎胡闹,根本没有文化。而真正知道我是作家的只有官府的人。

去年不明不白的被调查了两个月,录指纹录像录音,电话微信联系人,银行卡等等信息都进行了几乎透明的调查。不经意间听到警察相互谈论,说我的电话微信已经被跟踪多年了。现在大数据跟踪误差不过几米,可以说我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监视之中。就是外出到别的国家,公安微信一路跟踪,各种网特也是随时监视(公安微信跟踪和网特监视截图都发在脸书)。

有人说你不怕死?我热爱生命,但更爱自由。我希望中国能实现民主自由,让老百姓过上人一样的生活。共匪对文化造成了灭绝性的伤害。70多年以来中国没有出现教育家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诗人,现在文联的那些作家诗人评论家教授学者,就是共匪圈养的走狗而已,连文人都算不上。文化是民主的灵魂,没有了文化民族就没有了信仰,没有了精神,没有了道德,这样的民族没有未来的。我是继老子庄子之后,将道家无为思想应用到作品之中发扬光大的。我的《天歌》是中华民族第一部史诗,有着重要价值,有意的仁人志士可到我的博客下载保存。

过几天我就回去了,至于生死,我无所谓。杀人对他们来说就是儿戏,看看海子不明不白的就被自杀了,哪天我稀里糊涂的死了也不意外。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推广作品了,且不说生死难料,能不能再次出国也难说。死不怕,只是作品不能面世我死不瞑目。

别了,自由世界

过几天就回国了,回了中国就是进了猪圈,整天看着二手的骗人新闻,听着洗脑的各种言论,忍受着周围党员干部的监督、公安文联跟踪监听。还要笑脸面对周围文盲同事的冷嘲热讽。一个文人在中国活着太难了。

外出宣传作品并不顺利,世界上绝大部分汉语网站都被中共把持或渗透(包括港台新在内),对不熟悉网络和电脑的我来说,处处都是坑。好不容易摸索到了脸书和推特,依旧有中共的网特跟踪和恐吓(截了两个图发在网上)。即便是在国外,我发的每一个帖子都会及时传到中共公安和文联部门。恐吓没用的,我已经近六十岁了,生死无所谓了。我死不瞑目的是我的作品不能面世。我倾尽毕生精力铸就了中华民族第一部史诗《天歌》,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又一个高峰,也是后世的精神园地和文化沃土。希望仁人志士下载保留,为中华民族留下珍贵的文化资产。

临近回国之际,我不由得心生哀叹,中国人啥时候能摆脱猪狗不如的圈养,过上像人一样的自由民主生活。

我的作品全部发在谷歌博客,有兴趣的仁人志士自行下载:baitian000.blogspot.com

另外:我的部分作品是青少年时期所作,由于受共党荼毒,对儒家有错误认识,写了许多批驳儒学的作品,成年后虽然认识了少年时期的荒唐,但由于生活匆匆,再也没有看过以前的作品,也就忘了修改。直到这次到越南,有些许闲暇,才彻底作了许多删改。(所有作品都以谷歌博客为准)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