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奴才帮凶走狗们下场面面观。

作者:诺亚方舟

黑暗时代,主子固然可恶,但没有奴才帮凶走狗们为虎作伥,哪能得势?然而他们的下场没有几个好的,总结起来无非几种情况。

第一种,活着的时候就遭到清算,比如说赵高,指鹿为马,自以为得计,后来又陷害李斯,杀了秦二世,最后还不是被子婴所杀。

第二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则天为了镇压反抗人士,先是任用了酷吏周兴,然后用来俊臣,后者用周兴发明的请君入之计,将其除掉,来俊臣后来也为武则天所杀,武则天的目的达到了,可周兴来俊臣算什么东西?逼高岗自杀的,是刘少奇和周恩来。在庐山会议主持迫害彭德怀的,是刘少奇,刘少奇,后来可谓死无葬身之地,刘源当河南省长后,信誓旦旦要到开封整顿公安局。搞掉刘少奇集团的靠的是林彪集团,林彪有没有骨灰?消灭林彪集团是靠四人帮,太祖爷尸骨未寒,都进秦城监狱。

第三种,欠下血债,惶恐不可终日,不得好死。文革三种人,虽然被追责,但基本都没有太认真,尽管如此,这些人大部分脾气性格都发生了改变,见了人,见了面,说话都不自然,很少有真正的微笑,迫害我父亲的一个学生,参军入了党,提拔成排长,被清算的时候,跳井自杀。据说三种人,许多都不得善终。

第四种,卸磨杀驴,杀人灭口,成为替罪羊。文革之后,有600多名体制内人士,被秘密押往云南执行枪决。因为有很多血债,是上封指使,他们仅为执行者,把他们杀掉,也就断了线索,当然他们的结果也算可以,按烈士对待。

第五种,有生之年就遭到清算。当年的汉奸,也知道伤天害理,但是都抱有侥幸心理,日本人至少还能统治20年,我吃香喝辣的,吃喝玩乐,享受足够了,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最后感言,真没想到日本人倒台这么快!

第六种,侥幸逃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纳粹迫害犹太人战犯,逃到了南美阿根廷,被以色列特工摩萨德专机劫持回国,全世界公开审判。

第七种,最终也没遭到清算。比如说秦桧,但遗臭万年,人的财富再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图的就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可以说我不在乎,只要我活着酒地花天,哪怕死后洪水滔天,佩服!因为你们是唯物主义者,但你们不为你们的崽子们想一想吗?不要说不在乎,陈云临终前,都做了安排,把500个家族都提拔成省部级高官,军队高官。然而,从来姓秦的都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秦桧的后代。你可以说那都是古人,好,那就说说现代版,前两年,大鸟寿终正寝,其女叽叽喳喳,原来声称要为全国人民建立道德档案,这次又向皇上进言,不要将杀人的功绩归为父亲,皇上基本上都混蛋,唯独这次清醒,第一恶人小矬子已经死了,功劳应该全归为你,看来早晚在劫难逃!

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在二月里来歌曲中写道,种瓜的得瓜,种豆的得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身在其位,有的时候不得已而为之,可以理解,只要枪口抬高一公分就行。聪明人都这么做。第二次握手的作者张扬,判处死刑已成定论,被公安部一个高官所救,文革后被平反,其小说改编成电影。南京知识青年之歌作者,被许世友所救。一抗日志士审讯之后在狱中,忽然收到一个纸条,并没有掌握证据,坚持口供,最后无罪释放。

父亲在文革中,多人暗中相救,有一个学生温必竟,开大会的时候是批判先锋,会后暗中通风报信。还有一个炊事员,父亲打饭的时候,恶狠狠的说道,你这种东西吃饭倒挺积极,一边呆着去,到没有人的时候,又说,过来给你点狗屎,然后,小声暗授机宜。父亲得以幸免于难,和这些好人分不开。父亲在南京军事学院的一个系政治部主任,有一天被保卫局用吉普车带走,指控他在日伪时期担任警察局长,杀害革命烈士,后来调查清楚了,他无能为力,如果出手相救,就会把整个组织全暴露,他当时已经把这些报告给了组织,并妥善安置了烈士遗孤。

我被治安拘留19天,头天晚上在邯郸市丛台区联西派出所执行,李所长,临下班前,对我说,以后不要随便乱说话了,这次是市局的意思,我们做不了主。后来一个协警,两次重复了这个意思。能做到这个地步就行,至少将来不是罪人。现在从上到下,基本上都能做到,枪口抬高一公分,从公安部,到省厅,再到市局,三级下来,枪口就抬高了一寸。所以我们这些人有惊无险。我2012年发表致中共中央高层公开信,海内外网络引起轰动,美国之音,新唐人电视台,自由亚洲电台,纷纷采访报道,此事惊动了中央,最后刘延东给定了调,虽然是严加控制防范,但基本上是善待。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做,傻逼,肯定都死定了!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古今中外,奴才帮凶走狗们下场面面观。”》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