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广东高层部分叛匪——我写的一封公开信

作者:牛腾宇母亲

自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一手操办“恶俗维基冤案”以来,广东当局不思抚平案情,不思降低此案的恶劣影响,为达成他们的政治目的,不断激化案情,利用案情的不良舆论不断攻击最高领导人及其家属,这是广东当局对最高领导人及其家属进行舆论恐袭!(谷歌搜索“牛腾宇”了解相关案情)

对此我向广东省各级公职人员发表一封公开信:

作为“恶俗维基案”冤案受害者家属,在此我向广东诸公职人员问一个问题:既然“恶俗维基案”牵扯到最高领导及其家属,那以下哪种方式是“恶俗维基案”的最佳处理方法?

A:在舆情爆发后,立刻成立案件处理小组,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冤案受害者、补偿安抚所有冤案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向上级如实陈述案件处理状况。

B:在舆情爆发后,立刻派出骚扰恐吓小组,对冤案受害者家属进行骚扰迫害、拒不释放被关押的冤案受害者、串联勾结散布于全国各地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爪牙。不断地、充分地、不择手段地激化、扩大该案造成的舆论影响,使之成为攻击最高领导的有力武器。

以上两种选择,我相信稍微有点正常人意识的,或者想要安稳干到退休的任何广东公职人员,都不会选择B,一定是会选择A。

但广东部分高层领导,他们就选择了B。

广东部分高层领导勾结串联广泛存在于全国各地的前孙力军集团残党,为了实现其具有庞大野心的政治目的,以“恶俗维基案”为支点,不断制造舆论攻击最高领导及其家属,以此撬动当前政治局势。

广东部分高层领导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谋反!

我在此向广东各级公职人员提出以下建议:

如果你是广东公职人员,并非高层,且没有参与激化“恶俗维基案”的谋反行动。

那么广东当局的谋反计划就跟你没有关系,你只需要注意不要卷入由广东部分高层领导的谋反运动,要做到不被忽悠、不被利诱,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如果你是广东公职人员,并非高层,没有参与激化“恶俗维基案”的谋反行动,但掌握了广东部分高层领导谋反的证据。

那么你应该通过可靠渠道尽力举报,不能放任广东当局的谋反行为。因为知情不报、放纵谋反,在日后清算追责时,极易被当作谋反同党!为了你们自己将来的安全,你必须要有所行动。

如果你是广东公职人员,并非高层,但参与了激化“恶俗维基案”的谋反行动。

那么广东当局的谋反计划就跟你有直接的关系,你应当清楚的知道谋反的后果会是什么!广东高层的那部分领导,志大才疏,残忍狡诈,多次将他的手下和团伙成员出卖抵罪,茂名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就被其出卖抵罪(他的遭遇,你查询和打听)。一旦谋反之事被北京方面知晓,你作为最直接的参与者和谋反计划执行者,被推出抵罪是必然的。

所以你必须立刻跟广东当局那部分在搞叛乱的高层领导划清界线,坚决不参与任何他们下达给你的任务,交给你做的事,无论他们用任何花言巧语迷惑你,无论他们用任何手段逼迫你,无论他们用任何利益诱惑你,你需要记住,跟他们一起合作,是绝对的死路一条。

如果你是广东公职人员,是高层领导,但并没有参与激化“恶俗维基案”。

你应当重视此案,并筛查自己所管辖的下级单位有没有人员在参与针对此案的谋反行为,并积极举报。

因为你所管辖的下级单位出了叛匪,你作为领导很难不担责,黑锅没那么容易扔出去。且如果不举报,极易被视作其同党。试想,你向北京派下来的调查组汇报该谋反事件,你作为广东高层领导,对这么大一个谋反事件竟然毫不知情?你真的有足够的理由把责任撇清?想要不承担任何责任只能举报广东部分高层领导的谋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逃避都只会让你被误认为是谋反集团成员之一!

如果你是广东公职人员,是高层领导,参与激化“恶俗维基案”,是该谋反计划的主谋之一。

你应该立刻停止所有激化“恶俗维基案”的行动,立刻释放包括牛腾宇在内被关押的冤案受害者,立刻补偿安抚所有冤案受害者及其家属。你所制定的这个谋反计划,连我一个普通百姓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还在幻想着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一旦北京方面获悉了你们谋反的消息,你觉得你会面临什么样的清算?

回头是岸,你们现在有最后一次机会,那便是放人赔钱平息此案,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便与我无关,我不想也没能力干涉你们庞大的谋反计划。

以上,是我对广东各级公职人员提出的建议,以公开信的形式发布,并请广东各级公职人员在看到此信后,传给自己上下级或同僚阅读,以提前解决未来可能席卷整个广东官场的政治风暴。

另:那些仍活跃在我住处的、听命于广东当局的叛匪们听好了,我早就知道你们的身份了,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刻永远的断绝与广东当局部分叛匪的联系!立刻撤走所有针对我的设备和人员!

如果我和我的亲属再受到任何形式的骚扰,我被逼得无路可走的话,会不择手段,后果你们自负!!!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