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药方救不了中共

作者:张建兴

时下格局,药方开再多也救不了中共的宿命!

时下格局分三方面,一是西方对中共的认知主流;二是国内改良主义高调抬头;三是民间民主力量的新动作。

国际方面,以美为代表的西方政界智库界的主流认知如拜登总统说的:“中共遇到坏事,会坏人做坏事”、“习是独裁者”等。智库界主流媒体的共识是:中共经济四十年的繁荣结束。中共经济不是崩不崩盘的问题,是何时崩?怎样崩的问题。以《经济学人》为代表,每周一换封面和内容都集中反映中共经济及社会现状,甚至提出:中共的失败模式的概念,同时智库界认为中共经济,社会越出大问题习攻打台湾的风险在增加,为了应对中共美日韩形成事实上的小北约。

台湾方面,政府提出“台海问题是国际问题的战略思想”,并增了国防预算,同时正增加抗共能力。欣喜看到小英总统和赖副的成功接待西方政要来访和走出去的外访。用行动证明台湾不再忌讳中共的文攻武嚇,正大步稳健走向国际社会。民主是台湾的基石也是抗共的最好利器。

国内,面对经济将崩盘,内斗加剧,民意日渐觉醒敢于反抗的现状,改良主义也高调抬头给习集团开出救命药方。以北京理工大教授胡星斗的《建议》和原全国政协委员红顶商人刘梦熊先生的《问题是经济,根子是政治》为代表,搅动了與论界。

胡、刘的主张直白说,为了保党,保住党的统治地位,保住体制内权贵们的既得利益,药方是重拾邓小平路线,即韬光养晦的再骗一次(改革开放)。

他们也提出要政治改革,但怎么个改法?他们回避了,也不敢提,提了也白提,反而会被抓或被病故。

改良主义者们从不敢提六四,怎么绕也要绕开那场大屠杀,绕开邓小平路线最根本的东西。即邓搞改开是在坚持党领导;坚持专政;坚持社制度;坚持马主义毛思想四顶原则基础上的改开,也就是邓说两手都要抓,都要硬。

绝对权力决定绝对贪腐。改良主义者们怎么绕都要绕开。邓的改开首先发大财富可敌国的绝对是红色权贵家族,富的是充当权贵白手套而暴发的各类大寡头们。中国占2%的权贵和寡头家族拥有中国80%的财富。无官不贪贪得无厌;所谓改制许多国有资产在改制幌子下一夜之间被有权人有关系的人瓜分在自己手里,变成了民企。任正非、王建林、许家印之流是民企吗?这些都是邓改开路线的第二“成果”。第一成果是六四屠杀,干掉赵紫阳。堵死政改的路。

改良主义者们是政治幼稚病还是装睁眼瞎,邓改开得益于当年基辛格主义的绥靖占主导,眼下基辛格主义已昨日黄花退出主异地位。相反是习近平的东升西降,王沪宁的《美国打败美国》惊醒了美国,美国朝野两党形成共识,转而全面围堵中共,且不可逆转。就是改良主义者们一厢情愿的良好愿望也没有了当年的外部条件。逻辑上讲,欺骗可得逞一时,但不可能永远。美及西方和台港商们用了三年时间撤资,减投,外移产业链几近完成,眼下就算你宣布重新改开,别人就那么听话,又来投资又转回产业链,别人有那么傻吗?

改良主义者们开出的药方是给习近平的。问题是你们面对的是中共党文化浸润滋生出的,个人本性中特质是有超常独尊欲皇权帝王欲难填,而恶性膨胀的习近平,或张近平王近平,面对的是党文化,是政体。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要改变。

人类社会从马列主义诞生起,自由民主与它就是互为天敌。就一直是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与煽动阶级仇恨夺取政权和一切资源为本党私有的共产极权专制主义之间的斗争。我们看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习近平说的不同。习集团笃信东升西降,我们看到的现实是,人类社会最后一个反人性的人类公敌的中共将被这变局中送葬。

怎样救中国?民间的民主力量在行动。与改良主义者不同,民主力量认识到这种千载难逢的良机,正在由几十年来只是口诛笔伐上升为有战略规划有方案有中心化的行动。

最近,非营利组织一一中国行动等团体走的第一步就是,陈奎德先生为召集人在全球华人中公开征集《全民非暴力不合作方案》和《讨专制檄文》。

可以预见,中国行动等团体的这种实际行动必将会点燃中国各界对习集团倒行逆施心中的怒火这干柴。不会太久的一至两年内必将燃烧成颜色革命的风暴。到时风借火势火助风威,完成去中共化后,一个崭新的民主宪政的中国将诞生,世界民主阵营将增添新中国这一员。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