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第六天感言:谁是黑社会!?广东公检法给大家最好的诠释

作者:牛腾宇母亲

(谷歌搜索牛腾宇了解详情)

今天是北京时间2023年12月16日,我受伤第六天,手指仍发黑,特别是胳膊疼痛难忍。

我于11月24日发现儿子牛腾宇精神异常的当晚,因不堪忍受拨床以肤之打击而晕倒摔至左胳膊肘骨裂。

稍憩几日,我忍住疼痛拖着病体到达三千多里的广东急于想看看儿子,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广东公检法高层早已下令监狱不让我会见。从狱政科工作人员无奈的眼神、表情及语言中看得出来,监狱方受到了广东高层部分领导的挟制。现盘踞于广东公检法高层的部分领导、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春生的同党们为了掩盖真相而激化舆论,还布置了大量警力甚至特警手持枪械以恐吓我(见下图)。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去过监狱管理局、高院、司法厅等部门,最后只好去省委省政府政法委反映问题。

12月11日上午,租车行至越秀区沿江东路(大沙头游船码头),遭到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拦截,领头的是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横肉,带着枭视狼顾的眼神向我走来,他向我大吼,称要抓捕我,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人,并拒绝出示证件。这个穷凶极恶的自称是公安的歹徒猛拽我的左臂拉扯,试图抢走我随身携带的包,抢包过程中我手指受伤、胳膊雪上加霜。自我儿子牛腾宇被抓后,我也数次前往广东省维权,但无论我去哪个部门,都没有任何人尝试对我动手,此人是头一个。我与他素不相识,而他所带领的其他几个人就站在原地并没有参与对我动手,为何他作为领头的领导,却要亲自动手拉扯我?想必是参与了“恶俗维基案”的冤案炮制者,或者是广东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春生、广东省政法委原副书记江楷鑫、现任广东省高层部分领导(正在阻挠我维权)的旧部同党。

经过一番拉扯我心脏病发作,这伙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人把我押往我所住的酒店,其带头的人居然不让我吃药,在押往酒店过程中我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仍拒绝给我急救药。我隐约记得,那伙人当中,有一个女的说:“她(我)心脏要是不行了,大不了把她送到广州医院。”我立刻拒绝,因医院在这伙自称是公安的人的权力控制之下,我进去了不一定能活着出来!

我被剥夺一切人权押回居住地,此行让我意识到自己朝不继夕,随时都可能被消失,同时也坚定了我再去广东的决心!与其坐在家里忍受病痛、噪音迫害,不如生死一博!

待我养好伤,做好一切准备要让全球看看它们是如何对待一位手无寸铁的受害者母亲!

让大家看看,本人以平和的态度去逐级反映问题他们却用黑社会手段对待我!

牛腾宇等24名互不相识的小孩儿被广东定性为黑恶势力!牛腾宇被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黑社会老大!

本人再次强调:这被冤判的24个孩子与那件事(泄中国第一家庭)毫无关系,也没转发!其实中国广东心知肚明!他们这种行为若不严惩,国将不国!你就会成为下一个我!

广东公检法的行为诠释了到底谁是黑社会!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