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和国民党情何以堪

作者:费尔南多

以前孙中山和汪精卫为了联合南方各个革命组织的力量,成立了联合政党即国民党,方便集中力量对抗袁世凯的北洋军政府复辟。

国民党的大部分高层人士,都有留日背景,或者说是留日的精英们成立了国民党,这里面有深厚的历史原因。

满清统治中国200年后,这片土地已经遍布鞑靼奴仆,虽然他们仍是华夏血统,但在精神和认知上,绝大部分鞑靼化了。而在大陆的边缘,如越南和朝鲜,这些深受中华文明侵染的番邦还残留着一丝对大明的怀念,视大明为正宗。反而大陆人,早已习惯称呼满清为祖国,为父母官,包括郑成功之后被征服的台湾。

满清入关中国初期时,无论是大陆人,还是越南人,还是朝鲜人,都难以接受这么一个野蛮愚蠢的政权,他们无时无刻地明说暗讽这个新生的邪恶政权给中华带来的灾难。随着长时间的大规模的种族灭绝,清政府将这些异议压制下来。

随着满清统治的稳固,整个东亚都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辉煌的中华明朝竟然被其家奴满清翻身做主了,所有人都像朝贡明朝皇帝那样,开始朝贡满清皇帝。

但是在更遥远的东方,远隔大海的日本,仿佛是一个例外。这个国家也确有不承认满清代表中国的资格,蒙古和满清扬起的血尘污染了辽阔的中原,却从来没飘过大海抵达到日本本土上。

日本明治维新后逐渐融入世界列强,开始全方面研究自己身边的国家,当然包括鞑靼化的中国,他们同越南人和朝鲜人一样,被鞑靼的野蛮和愚昧而震惊,对被征服的中国人效忠满清而反抗太平天国感到惊奇。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满清后期的留学生们、鞑靼奴仆们的子孙来到日本时才能看清楚自己国家的历史。这段历史很简单,中国被野蛮的鞑靼征服、同化了200多年。留学生们不但看到了流传海外的扬州十日记,也看到了自己祖先的衣冠,日本人的和服就是唐装演化而成,唐宋风格的建筑也在日本,汉人的衣冠也在日本,汉人的未被篡改的记忆和经典也在日本,甚至不承认满清为中国的共识也仅在日本。干净有序的街道、彬彬有礼的百姓跟大陆满地的衣衫褴褛、面目可憎的辫子头们形成鲜明的对比。留学生们看到这一切时,都难以承受,曾经源出财富、文明、武力的中原故国已经穷苦潦倒,而昔日蛮荒的边地被却发展得日益富足。这些现象让他们思考让他们觉醒,兴中会、华兴会、同盟会等等组织成立了起来,他们决心武力推翻满清政府,重头再来。

1912年,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后,果实被袁世凯窃取,孙中山联合多个党派组织,成立国民党,多次运动全国反对袁世凯的复辟。后来蒋介石继承党的使命,统一中国,驱逐外来马列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将要成功之际,被苏联武装扶植的鞑靼共产党击败,退守台湾。

蒋经国继承大位后,遵循了孙中山的民族、民权、民生路线,顺利地将军政训政宪政过渡下来,开启民主台湾的典范。

但是蒋经国之后,国民党像是失去了魂魄,尤其是李登辉的错误导致了国民党至今一蹶不振,他拱手放弃大陆的主权,这使鞑靼党占据了主动。

国民党和台湾现在就像一个眼睛被李登辉刺坏的瞎子,战战兢兢,一边喃喃自语要独立,一边谨慎地打听着鞑靼党和美国的脸色如何,怕鞑靼党攻击又怕美国不来解救自己危急的命运。跟100年前的为了拯救中华民族而意气风发、敢于对抗满清和袁世凯的老国民党比较,就像是凤凰和落水的鸡之间差距。以前的国民党元老:陈其美、蒋介石、孙中山、汪精卫都是敢于执刀刺杀满清奴才的年轻勇士,现在的国民党党首像一只咯咯乱叫的老母鸡,为了守住那点可怜的政治资产为了几张选票而叽叽喳喳不知所云。

现在两岸有个十分梦幻的场景:每次民进党要台湾独立成国,反而是鞑靼党在对面威胁恐吓不要搞独立。倘若国民党先烈们看到此情此景,会不会颜面全无,奋斗一生后没想到让台湾人吃到民主福利,吃饱了的台湾人反而主动放弃中华民国的大陆主权,反而是被鞑靼征服的大陆还在坚持一个中国,而且是鞑靼化的中国。很难形容这种现象和两岸关系,一个强盗杀死了老地主和老地主的大儿子,把老地主的正妻和女儿占为己有,生下了强盗的后代,老地主的小儿子逃到一个小岛上成了新地主。强盗的后代长大后来索取小岛,说小岛也是老地主和正妻的财产,应该由强盗的后代继承。小儿子却说大陆是老地主的,应该由强盗儿子继承,但是小岛和老地主没关系,所以可以独立。强盗的后代说,你不承认小岛是老地主的,我就打你。小儿子说,你为什么要打我?强盗的儿子说,我是为了继承自家的小岛。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