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19号令”旨在对宗教的致命打击?

作者:秦晋

Vijay Kranti以及在印度藏人认为中共的“19号令”是对宗教的致命打击,显然是对藏传佛教、维吾尔伊斯兰教和中国基督教会的全面、最后的打击,其目的是使对西藏、新疆维吾尔和内蒙古的占领永久化。

中共最近宣布新措施,将加强对宗教场所的监管和管理,这似乎是对宗教自由的进一步限制,并立即生效。

这一点都不奇怪,这在中国早就实施之中,只是这一纸官宣让不太理解中共执政模式的人感到了惊讶,大可不必。

我不这么认为中共颁布“19号令”在升级对西藏的持续宗教镇压。中共对西藏的持续的宗教镇压一直存在,并非是“19号令”提升了这个镇压。如果根据这个“19号令”而产生这个感觉,恕我直言,那是对中共的误读,把中共看得简单化了。

任何得到中共官方承认的宗教,都必须服从中共的领导,不服从中共的宗教在中国都被中共指定为非法的。不要说在中国境内的宗教必须服从中共,否则就无法生存;就是中国境外的许多宗教都服从中共。

让我们来看看一些搞笑的场景吧。(视频:做毛泽东的和尚——印广法师)

印广法师号召四众佛子都要紧密团结在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圆习主席中国梦,兴我中华领袖世界,挽救佛法,中兴佛法。

印广法师率众高声朗诵:

做毛泽东的和尚,艰苦修道,为国为民为公
做邓小平的居士,建设道场,护佛护法护僧
做胡锦涛的讲师,和谐理论,圆融圆满圆通
做雷锋式的佛子,舍己为人,时时事事处处
做阿弥陀的行人,悟后进修,大慈大悲大愿
圆习主席中国梦,继往开来,向前向前向前

对于印广法师和中国的那些佛弟子来说,此情此景是否很滑稽可笑?

但我们必须原谅他们在巨大而难以承受的政治压力下丧失理智,就像耶稣基督赦免了他在被钉在十字架上时那些嘲笑他的人一样。

而且,我们不必过于重视中共一些政策变化,其实很多时候,远在中共政策发布之前,恶政早就开始实施。

我们应该通过这个事情的表面现象看清实质。毫无疑问,我们都不会否认中共的恶政这一事实,但是中共在中国包括在西藏和维吾尔地区实施的恶政根本源头是什么,我相信不少人是模糊不清楚的。

看清中共的恶政,并且弄清楚中共恶政的根本源头,这是我们应该补上的一段历史课程。这个源头就是二战以后苏、美联合实施战争结束前夕美英苏三家在雅尔塔订立的出卖中华民国的密约。这个密约和美国对这个密约地坚定执行导致中共赢得中国内战而建立政权。

中共得天下肆虐中国,明的是得苏联的鼎立支持,暗的是得杜鲁门行政当局由于对中国问题的无知以及对后果的无识而在无意中协助。而且美国对中共的帮助更具实质意义和作用,其源头是美国白左代表人物马歇尔、四约翰(约翰·戴维斯、约翰·文森特、约翰·塞维斯、约翰·费正清)、欧文翰·拉铁摩尔等人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极大影响,帮助了中共席卷大陆。不过我现在对这个认知有了改变,当时并非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错误,而是美国有意为之。当时的美国行政当局是倾向社会主义的民主党。

整个世界最大的问题是不懂中国,不懂中共的本质,不懂中共面具背后的真实面目和意图,而这个时候的美国和西方(无论是政界、学界)由于政治见识短浅,都错误地认为经济的发展可以使得中国扩大自由度而最终走向民主。

因西方由于不懂中国,不懂中共,不懂中共真实意图而在无知中帮助中共强化它的国家机器,使得中共纵向比较比以往任何时候、横向比较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最为有效地镇压本国民众的政治反抗。在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帮助下,中共更为有效地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对中国民众实行谎言欺骗治国,无远弗界控制和镇压。

我认为,中国政治大变第一推动力不在本土而在外部国际社会。以美国为首世界领袖长期绥靖,处昏睡状态,任由中共上下其手,游刃有余。中国的政治变化,有赖于世界的觉醒,有赖于美国的觉醒,更直接地有赖于美中关系的变化,有赖于一位对中共问题的实质有清醒的认识的美国政治领导人的出现。

我们必须清楚中共的穷凶极恶,我们与中共抗争是人与兽之战,更是凡人与撒旦恶魔之战。在这场博弈中,我们没有丝毫胜算的机会。能够战胜中共的,整个世界只有美国。美国帮助了中共取得天下,而且中共已经被喂养成了庞然大物。美国不知道及时遏制中共邪恶的壮大,结果就是美国自身被中共吞噬。

对于中共,呼吁人权改善毫无作用。中共内乱正在加剧,会不会出现类似1976年的内乱,一举改变中共统治中国的政治局面。我们应该关注这一点。最近中国出了一首新歌,一下子风靡全球,这首歌里有一句歌词叫做“罗刹国里常颠倒”,现在中共统治的中国不就是一个罗刹国吗,不也是一切都是颠倒的吗?而这个世界也可以说是颠倒的。

几个月前去了韩国首尔和印度达兰萨拉参加了两个会议。尤其首尔的会议是满洲国复国运动会议,这个会议在韩国国会图书馆内的大会堂举行,显然得到韩国朝野共识下推动的会议。

中国有一句俗话,无利不起早。韩国人看到了后中共时代的到来,开始规划未来,他们的愿景是中共崩溃以后重建公元668年被灭国的高句丽王国。我理解这是满洲国与韩国双方有共同需要的切合点,但是我认为满洲国的成功复国是中共崩溃以后的事情,而不是现在事情。

达兰萨拉会议上我也表达了后共时代大中国展望,满、蒙、维吾尔、西藏各地各自为政并且谋求和平共处,中国的出路大概率会循郑孝胥1924年的“三共论”政治预言发展,即“共和、共产、共管”。两场会议我对未来中国的这一前景表达的同一看法。

魔鬼是如何出瓶祸害世界的?主要原因都是罗斯福、杜鲁门从罗斯福新政起到韩战爆发这段时间,消灭了希特勒,但也打开潘多拉魔盒,先后放出斯大林和毛泽东两个恶魔。

以后历届美国行政当局都没有对这个历史性的罪恶有所检讨和修正。这个问题的解决才是世界正本清源的根本。

中共崩溃有两个条件:首先,西方,尤其是美国撤销对中共的扶持。现在还远没有到。二、中共自身经济的崩塌,现在有这个趋势和迹象。另外因素是上天和大自然对中共的雷霆万钧打击。

结论:只有中共在各种力量打击下,在各种因素催生下发生崩溃,中共对西藏以及其他地区的宗教自由限制和镇压才会停止和消失。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