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习会”让我想到的

作者:秦晋

拜-习会看似美中关系的重中之重,举世关注。如果能够认清了美中关系的来龙去脉,以及双方关系的根本,就应对拜-习会轻轻放下,一点都不值得深究期待了。

美中关系自1972年解冻自今半个世纪,再加上二战以后中华民国战败国共内战播迁台湾,美中关系可以简单地表现出其根本实质,就是中国共产党与美国民主党的深厚关系和历史渊源。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强化浸洗几代大陆中国人头脑,渗入到骨髓的思想意识的认知,但是真正的实质,说穿的话则应该是“没有杜鲁门、马歇尔一众美国白左就没有中国共产党仅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由弱变强摧枯拉朽般将蒋介石中华民国赶到台湾岛,从而在中国大陆建立起血腥的共产专制极权”。

1999年当代中国海外民运奠基人王炳章博士走访澳洲时候,不无哀伤地向笔者表达了他的一个看法:美国不希望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王炳章认为,中国一旦实现了宪政民主,那么亿万中国民众所焕发出的伟力将很快超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而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前列。这是美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二十多年来,也有多次亲身体会的事例,也明知美国和西方在对待中国民主化具体实现过程中所表现的政治虚伪,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但囿于“政治正确”,未能大声的说出这个实情。日前,美国时政评论家吴建民先生到访澳洲悉尼,在他的演讲会上,回答听众提问时段,吴建民勇敢地说出这一实情。这是中国人面对的一个严酷实情。所以中共总是得以逃脱覆灭的命运,就是有美国民主党无时不刻地维护着中共的根本利益。如同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是总有项伯起身维护沛公。

早在1999年澳洲外交部高级官员,代表澳洲政府向笔者明确无误地表示,澳洲希望中国走民主化道路,但是澳洲不会支持中共的反对派,暨中国民主运动和组织反对与澳洲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北京政权。2016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位官员也向笔者回复美国对于中共的政治立场,与澳洲外交部的相同。最具有权威性的则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Stephen Orlins欧伦斯对笔者的清晰表达,2016年10月2-4日美国纽约「中国政治变局和民主前景」研讨会期间,我们与美国智库“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进行了会谈,主席欧伦斯对美中关系中美国决策者的意向比较清楚,他告诉我们美国有能力改变中国,只要将美中贸易逆差归零,中国经济将会崩溃,引发社会动荡,进一步引发政治动荡和政权更迭。但是美国不愿意这么做,此举也会令美国极大受损。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出现社会动荡,也不希望看到中共倒台,因此对中国仍将采取扶持政策。而且他还提到了当时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共做的很好,只是铜锣湾事件表现得过头。同时力批与拜登、佩罗西闭门会谈的李柱铭和陈方安生。也因为这个对话,修改了笔者此前认为的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对于中国的政策改变的可能性,转而接受现实,美国自1972年尼克松访问北京重建与北京关系以来对中国政策会延续而不改变。那是2016年10月,美国总统大选前一个月。不过欧伦斯不经意地还给了我们另外一个信息,只要川普战胜希拉里入主白宫,尽管可能性极其微弱,几乎不可能,美中贸易战必将开打。那天的日期是2016年10月4日,11月总统大选前一个月。

美国民主党与中国共产党不是孪生兄弟,也是同胞兄弟。两者都源于社会主义,从久远的乌托邦和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傅里叶、圣西门、罗伯特欧文,孵化出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之一的科学社会主义,成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美国民主党向往着苏联共产主义、延安窑洞共产主义,才有罗斯福新政之初,承认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力支持斯大林;战后杜鲁门阻止孙立人一口气歼灭林彪部,对蒋介石实行武器禁运,做出政策倾斜,支持中共席卷全中国。

美国表面上是世界的民主灯塔,实际上很是虚伪。今天中国人民在中共铁蹄下忍辱偷生,打开魔盒放出恶魔作乱中国的却是美国民主党。人们必须清楚认识到中共的穷凶极恶,与中共抗争是人与兽之战,更是凡人与撒旦魔鬼之战。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够战胜中共的,也只有美国。然而令中国人无奈和悲哀的是,七十多年来,每当中共境遇困顿,总得到美国的扶助,所以期盼拜-习会产生对中国政治变化的愿景,无疑是缘木求鱼,与虎谋皮。

如今中共之凶残,皆为西方支持。中共高科技得到长足发展,用来镇压民众,都得到西方技术支持,而这种技术支持又是美国和西方政府对中共的政策支持。美国和西方(无论是政界、学界、媒界和商界)由于政治见识短浅和对利益的贪婪,或者就是邪恶,在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帮助下,中共更为有效地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对中国民众实行谎言欺骗治国,无远弗界控制和镇压。无国界记者孙林之死,更加凸显了中共国家机器的强化,得之于美国和西方对中共的默许。

一位著名自媒体人士对美国七十多年对中共认识不清,得出了这么一个论断:美国七十年看不清中共,如果不是美国执政者的脑子有问题,就是美国执政者的心有问题;如果不是美国执政者的智力有问题,就是美国执政者的道德有问题。

一语中的,笔者深以为然。

万润南先生分享了“中国为何两千年走不出专制的怪圈”一文。不知作者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漏掉了民国初年十数年走出专制怪圈的那段时光。

笔者认为无需计算如何把鸡蛋树立起来,只需把鸡蛋底部轻轻磕碎就行了。内因是习近平一脚踩空,习共大厦顷刻倒塌;外因则国际纵横捭阖间将习共逼死。吾侪高坐看台,没有时运,永远的看客;如有时运,则可看到一个后共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生民主宪政。

归根到底,更进一步看当今世界,以自己的一孔之见,发出天问,但不会得到天答。上帝神创造了世界,但是撒旦魔鬼掌控着世界。上帝曾经惩罚人类,降下大洪水,留下诺亚方舟。上帝有警示,以启示录警告人类。中国古圣先贤也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本文由《中国之春》首发。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