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时地利人和汇聚一起了吗?

作者:秦晋

“中国于变化中的全球秩序:前景与挑战”会议发言

一、引言

非常荣幸受“西藏政策研究中心”邀请,再度来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参加主题为“中国于变化中的全球秩序:前景与挑战”这个会议。

达兰萨拉是我光顾次数最多的一个地方,从2008年首次率以民主中国阵线为主的代表团来参访,到如今15年过去,前后一共来过十次以上,估计民运圈里不太可能有比我到访更为频密的,前度刘郎今又来。我一直认为民阵和当代民运与尊者达赖喇嘛和自由西藏的关系有两层,其一是对尊者的崇敬,其二,两者之间关系应该是政治盟友,有一个共同的政治对手或者政治敌人,那就是窃据中国神器和权柄的中共专制独裁。从我投入旨在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三十多年来,我个人和民阵一直秉持这个原则和精神,从未改变动摇过。

达瓦才仁先生和他所主持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在此时此地举办这个会议,邀请来自不同运动的知识分子、领导人和活动家,可谓很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受邀出席如此盛会,有机会听取饱学之士、各路方家以及同道中人对当今国际格局和中国时局的见解,实属幸事,由衷地感激达瓦才仁先生。

天不变,道亦不变。而天变已经清晰可见,天变前夜,汇聚一处,晤于一室,是为未雨绸缪。感激尊者、西藏流亡政府、西藏政策研究中心、达瓦才仁先生不失时机地广邀各方,行地主地利之便举办这次会议,把脉世界走向和中国走向,积聚人和迎接不久的、可见的后中共时代的到来。这是深谋远虑的举措,极具政治智慧的展示。而且也只有达兰萨拉有这个意愿,有这个能力,巧用杠杆四两拨千斤启动这个壮举。不由得我向达兰萨拉深鞠三躬,以示赞叹、钦佩和感激。

二、政治机会和天时的变化

近代世界政治大变局都是政治机会的突然出现。一战的后果是催生共产主义苏联,二战的后果是极大扩大了共产主义阵营。首当其冲遭受祸害最大的则是中国,中共在苏联和美国的帮助下窃据中国大陆,四万万沦入共产专制的恶魔手掌,西藏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这个世界政治格局的总体变化和区域变化都是为政治机会的出现,或者用我们中国人听得懂的习惯的,就是天时变化的结果,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自二战以后,主导者是美国和它所代表的西方,也就是美国和西方对世界塑造。世界经过近八十年和平时期,虽有一些地区性小规模战争和动荡,逐步地缓慢地走到了今天的整体下滑堕落的时代,都是主导者之过。不得不承认,美国的决策对世界和中国的影响十分深远,源头可以从美苏建交开始,美国在苏维埃十月革命16年后才与苏联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然后是二战,雅尔塔会议,让中华民国蒙受战后不享有战胜国的地位,反而丢失外蒙古。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得不产生一个怀疑,罗斯福因史迪威事件衔恨蒋介石,而将蒋介石排除在雅尔塔会议之外,有意将中国交送共产主义邪魔吞噬,将四万万中国人民推入无穷灾难的深渊。

比较认真地观察分析这个世界的乱源,就发现很多时候是正不压邪。邪恶苏联是谁扶持的?邪恶中共又是谁扶持的?何人打开近代潘多拉魔盒放出恶魔?中共恶魔是如何发展壮大的?都是伟大的美国,罗斯福打开了魔盒放出了斯大林,杜鲁门打开魔盒放出了毛泽东。据历史记录,二战结束之际,英国首相邱吉尔曾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建议趁着盟军在战争中的胜利,削弱苏联的力量,以遏制苏联在欧洲的影响力。邱吉尔认为,苏联是一个极权主义国家,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意图是要扩大苏联的领土和影响力。他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遏制苏联,那么苏联会在战后威胁到英国和美国的安全。然而,罗斯福没有同意邱吉尔的建议,而是采取了与苏联合作的策略,只是希望实现战后的和平和稳定。韩战虽然是共产主义阵营急先锋金日成挑起,若没有杜鲁门抛弃中华民国暗中帮助中共做大,绝无韩战爆发的可能。韩战中虽然美军对阵中共军队,杜鲁门下死命令不得越过鸭绿江进击中共军队,拒绝蒋介石入朝参战,撤回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都是为了不伤及新生的北京中共政权。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今天的世界格局是美国当年一个错误造成。One stitch in time saves nine,早时一针可以省却以后的九针,关键的这一针杜鲁门当局信任了一批倾向苏联身居美国中枢的左倾人士的政治蛊惑和诱骗缝错了位置。惊回首,大陆中国已经易手,整个中国大陆被推入世界共产主义阵营,对整个世界和人类的遗害也一直到今天。这批伤害中国、伤害世界犯下严重错误之人如下:杜鲁门、马歇尔、史迪威、拉铁摩尔、费正清、戴维斯、谢伟思等。

本来是丰满的理想以为我们从事民主事业是应该是受到敬重和支持的,却发现是被可以主导引领世界的上帝赐福的灯塔之国弃之如敝屣的,看清了这个很骨感的事实,就必须重新看待和审视我们实现理想目标的对策,我们与中共之争是人兽之战,人魔之战,应该说没有胜算。比较实际的应该屈身守份以待天时。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尊者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除了对尊者博大心胸和睿智的服膺和尊崇,我还有自己的理解,就是“以时间换空间”,与当年蒋介石的以“空间换时间”由于时空不同正好是对调。我们当代中国民运与中共政治对抗之时,不也是以时间换空间吗。

再举一例距今不远的一个实例,2016年10月2-4日美国纽约「中国政治变局和民主前景」研讨会期间,我们与深受基辛格影响的美国智库“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进行了会谈,主席欧伦斯对美中关系中美国决策者的意向比较清楚,他告诉我美国有能力改变中国,只要将美中贸易逆差归零,中国经济将会崩溃,引发社会动荡,进一步引发政治动荡和政权更迭。但是美国不愿意这么做,此举也令美国极大受损。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出现社会动荡,也不希望看到中共倒台,因此对中国仍将采取扶持政策。而且他还提到了当时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共做的很好,只是铜锣湾事件表现得过头,同时力批与拜登、佩罗西闭门会谈的李柱铭和陈方安生。也因为这个对话,修改了笔者此前认为的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对于中国的政策改变的可能性,转而接受现实,美国自1972年尼克松访问北京重建与北京关系以来对中国政策会延续而不改变。那是2016年10月,美国总统大选前一个月。不过欧伦斯不经意地还给了我们另外一个信息,只要川普战胜希拉里入主白宫,尽管可能性极其微弱,几乎不可能,美中贸易战必将开打。那天的日期是2016年10月4日,11月总统大选前一个月。

不过出人意料的却是政治素人商人川普入主白宫,他误打误撞进入白宫,美中关系变化悄然拉开了序幕,笔者从那一刻看到了中国政治变化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以下之处,不禁欣喜万分。因为他不按通常美国牌理出牌,果然他在就职前先去踩踏中国外交红线与蔡英文通话。

中共幸运,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由美国罩着,成功在中国大陆江山易手。虽入朝作战,直接对抗美军,杜鲁门还是为了维护中共新打下的江山,阻止麦克阿瑟越过鸭绿江,甚至不惜将其撤换。苏联欲对北京实行打击,还是尼克松巧妙通风报信,同时警告苏联不得轻举妄动。1989年邓小平犯下屠城滔天大罪,布什还是放北京一马。克林顿引狼入室引领中共加入世贸,破坏规则,小布什、奥巴马也都有意视而不见听之任之,任其发展壮大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回头反噬美国和西方。你纵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这可以是美中关系一贯立场和态度的真实写照,一直到川普为止。

2018年10月4日星期四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是美国对中共政策自1972年尼克松总统奠定以来一次根本性的逆转。

三、展望未来

当代中国民运人士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曾经崇尚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我曾经思考过中国实现民主化以后依然保持现有的广袤领土和疆域,实现美式的联邦制,还为此专门向尊者提出此意,希望西藏能够在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中国政治走向民主过程中,产生无序状态情况下依然留在大中国以内,保持大中国的向心力,以此稳定其他具有离心倾向的地区。

很快就发现这个想法太一厢情愿。首先是中共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一定会严防死守到最后崩溃的一刻。其次中共不会主动放弃政治权力,来舒缓日益尖锐的民族矛盾,中共的顽固不化一定加剧社会矛盾和冲突。一旦中共山陵崩,被压迫的和仇恨中共的少数民族和边远地区必然会乘此良机脱离大中国,中国的分崩离析在所难免。而中华民国先总统李登辉的“七块论”就是对后共时代大中国局面的一个期待,笔者却是引用秦末谶语“始皇死而地分”来预测中共亡而国裂。

国际形势的新变化对中共越来越不利,这个变化却又是中共自己招惹的。总的来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识,尤其是对中共的认知是非常肤浅的。由于习近平当政后政治上急速倒退,智小谋大,不知天高地厚要为地球指引方向,自2020年起,中国官媒开始频繁报道习近平为全世界、全人类“指明方向”。尤其是中国经济强大之后,北京的国际野心从“与国际接轨”转变为“为世界指明方向”,弄醒了沉睡的美国和西方,中共的美好往昔就此打住了。

梧桐更兼细雨,国际大变天已在可见天际线,俄乌战争转折点即将来临,俄国已经败像明显。

俄罗斯战败后会怎样?随着俄罗斯输掉战争,估测一下后续,普京将受到审判和惩罚,俄罗斯不会在地图上消失,二会像苏联解体一样再度分裂成更多的国家。一旦俄普京垮台,就是让中国也相应变弱,中共已是四面楚歌,中共将更加形单影孤,下一个垮台的就是中共国。西藏最终以六十多年的漫长坚守等来复国的时机。台湾将借此机会飞鸟出笼建立台湾国,或者另一选项,中华民国还都南京。内(南)蒙古将与外(北)蒙古合为一处。满洲国复国,俄罗斯侵占原大清的土地将重归满洲国。新疆(东突厥斯坦)将独立或进入后共时代的中原民主共和联邦。中共倒台,这将使老挝、古巴和其他一些共产主义政权灰飞烟灭。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更为可能发生灾难,普京冷静地兑现他的诺言:如果俄罗斯不存在了,我们还要世界干什么?遂引爆核弹自我炸毁,同时毁灭整个世界。

世界局势已然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一定给我们带来我们长久等待三十多年之久的政治机会。今天我们聚集达兰萨拉,就是一起评估这个世界局势的变化,我们期待的天时的到来,一起规划后共时代大陆中国的政治状态,可能出现的政治景象,从而做出预先准备。

1923年英国政府曾经提议“国际共管中国”,1924年郑孝胥曾经有惊世骇俗的“三共论”政治预言,即“共和、共产主义、共同管制”,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前兩句已经应验,第三句是否会应验?“三共论”背后是否隐含某种带规律性的逻辑?而我则可以深深地感知中国目前状态和趋势正是朝着这个方向。

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可以预见,后共时代出现一个宪政民主中国的几率极低,而出现的是分崩离析的大中国会更加现实。

中共继续维持统治,但是专制体制日趋没落而不会长久,尽管中共会坚持。中共统治集团发生冲突,统治日益艰难,被迫接受内外各种压力做出结构性改变,从而进一步威胁中共政权。马失前蹄的中共如同前苏联一夕之间崩溃,少数民族区域以及台湾乘势脱离大中国,李登辉的“七块论”在中国实现。

三十多年前,一位追求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同道人曾经这么说过,它希望中国走上民主道路实现宪政民主,但是如果代价是大中国因此分崩离析的话,这个宪政民主不要也罢。而笔者经过三十年多对中国民主的不懈追求,经历这个过程的艰辛与苦难,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的民主和大一统犹如熊掌和鱼翅不可兼而得之。

基于这个分析和预测,笔者个人就不会再抱残守缺,顺天应人,接受后共时代大中国的裂土谋求和平共处的未来现实。

西藏与中原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水有源,树有根。我们都知道武昌起义推翻了满清,却很多人不知道是西藏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与大清关系每况愈下,以致发生军事冲突。清朝派遣赵尔丰率清军1910年2月入藏,使得四川发生保路运动时候军力不足,湖北新军奉命入川。这又导致武昌兵力空虚,遂使得革命党人趁势举行武昌首义,大清王朝摧枯拉朽般倒塌。是否可以说西藏是触发中国发生千年专制王朝彻底覆灭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那么今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高寿存世,(前驻澳洲代表阿底峡早在2008年就告诉了我,免除了我的担忧)是否又会是使得中共倒台的巨大威慑和推力?冥冥之中似在遥相呼应。

四、结束语

我们不应该妄自尊大,但更不应该妄自菲薄。民运没有政治条件和环境,我们中间不乏旷世人才,只不过是时运不济,时运未到,英雄无用武之地,一旦时机成熟,必定大放异彩。

中共已是四面楚歌,但不要认为是西方的觉醒,西方远没有觉醒,只是昏睡中睁开了睡眼惺忪。只有我们当代中国民运人才是觉醒的,枕戈待旦始终觉醒的近四十年的人。我们都是坚定不移地走在一条漫长黑暗的历史隧道中的人,我们不能凭自己的力量改变专制中国,但是我们可以以毕生的精力投入在这个艰难的事业中,等待着天时到来的时刻,乘势跃上历史的风口浪尖,乘风破浪最终完成中国人百年的民主夙愿,完成我们的民主共和梦想。我们不仅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亲历者,也是大字书写历史的人。

2023年6月8日-10日

印度达兰萨拉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