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海外民运(二)

作者:林小真

有好心的朋友警告我,说我继续把《剖析海外民运》写下去,会被海外民运群起攻击的。其实我起了评述海外民运之意,正是因为遭受了许多来自这个群体的人身攻击、诽谤谩骂,我因此对这个群体所挂招牌上的“民主”二字深感困惑。

我在有海外民运的公众群里发表个人政治观点以及对某些民运人士提出批评,遭受了言语暴力,甚至有人长期使用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进行谩骂。据说很多异议者和批评者为了避免遭受言语暴力,就闭口不说了,这是海外民运的封口术之一。海外民运的封口绝招是”抓特务”,从上到下,这个人数不多的群体中,很多人是抓特务专业户,她/他们把异己打为五毛特务或大外宣的手段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海外民运自认为拥有裁定谁是五毛谁是特务谁是大外宣的裁定权,并且认为自己的裁定具有最高权威性,被她/他们不审而定罪的人没有上诉、申诉的权利。海外民运真的具有判别中共特务的超凡能力吗?NO!三十多年来被她/他们定为特务的人,没有一个被证实真的是特务,而被美国政府发现是真特务的马大维,却多年与各民运大佬大姐们称兄道友,被誉为民运组织创始人。马大维参与了多个民运组织的创建,他是民阵南加州支部的名誉顾问,是民阵创始人之一,原总部副主席。一个真特务混迹海外民运圈多年,抓特务专家们浑然不知,她/他们有什么能力判定别人是特务?其实她/他们也不是真的要抓特务,抓特务是海外民运打击异己的杀手锏。杀手锏一挥,无需讲理、不容分辩。三十多年来,海外民运冤枉了多少无辜?伤害了多少好人?她/他们还有一个荒谬的逻辑:反“反共人士”=“拥共”,即批评、反对“反共人士”就是中共帮凶。反共人士是圣人吗?高人一等吗?反共只是立场,并不能代表人品、人格、素质、动机。过去在海外高喊反共口号的只有海外民运,她/他们可以随意攻击、定罪批评者,很简单,批评、反对“反共人士”就有罪,就可以定为中共特务。但现在自称“反共”的政治骗子层出不穷,旧“反共人士”被新“反共人士”打成了特务、欺民贼,过去的简单逻辑行不通了,现在情况复杂了,于是有了“真反共”与“假反共”之说。搞反共抗议的不一定是“真反共”,坐过中共牢的不一定是“真反共”,天天高喊灭共的不一定是“真反共”。既然如此,“反共人士”首先要证明自己是“真反共”才能使用反“反共人士”=“拥共”的逻辑。或者说,这个逻辑已经破产了。即便是“真反共”,不意味著可以高高在上、唯我独尊,不意味著有特殊豁免权利,就不可批评不可反对。所有政治公众人物都要接受批评、监督、反对,包括“真反共人士”。如果在民运圈子里也盛行消灭反对声音的专制文化,那说在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努力完全是自欺欺人。

我准备总共写十篇“剖析海外民运”。从各个方面、层面深入明了地评述海外民运。这是第二篇,主要讲论了海外民运打击异己的杀手锏——抓特务。党同伐异,不但毫无民主精神,而且与中共打击异己的手段同出一辙。“反共”不等于“民主”,中国历世历代的改朝换代很多是为着反暴政,但结果都是以新暴政取代旧暴政,不民主或反民主的改朝换代对中国没有益处。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是民主的基石。如果连异议和批评都不敢听,也不敢让别人听,那言论自由就是一句空话。

海外民运现在已经成了反共华人中的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小群体,背负著沉重的历史包袱。“反共”并不是最高价值,只是对中共体制的不认同。反专制要民主是世界主流、历史潮流,认识到专制制度与民主制度差别的中国民众越来越多,因为专制制度在中国已经造成了各种严重问题。一群专制者、不文明者、反民主者“反共”,其实是很悲哀的,因为反共者与反的对象在本质上是同类,他们也许会给中国带来更大的灾难。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