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华东政法大学你们好

作者:任迺俊

你们的笃行致知,明德崇法的校训受到了我一贯的敬仰,但你们下面的司法鉴定中心却背道而驰。

我怀着愤怒与惊奇向你们投诉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不仅在司法鉴定上违背事实践踏法律,彻底毁灭了中国司法鉴定的公信力,三位鉴定师更是匪夷所思的表现了他们集体精神错乱的荒诞行为。

我们请看司法鉴定的千古奇文与错乱表现:

华政【2023】法医精鉴字第38号,鉴定书奇文:经查犯罪嫌疑人任迺俊长期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攻击党和政府不实言论的文章,严重扰乱了网络公共秩序。

请问这是司法精神鉴定书还是法院的刑事判决书?

今天在我没有被公安刑事拘留与检察院批准逮捕的情况下,任何人无权称呼我是犯罪疑人,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凭什么认定我是犯罪嫌疑人?

即使2017年我被刑拘,当时公安对我的询问笔录只是说我写政论文章被捉,今天的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有什么权利和证据说我:写不实言论的文章攻击党和政府?

难道司法鉴定中心向全世界宣布,在中国只要攻击了党和政府就必须是精神病?

鉴定书甚至多次说我过去被拘役四个月,我从来没有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法院更没对我做过判决,拘役必须是法院的判决,请问我被拘役四个月从何而来?这是公然造谣,还是三个鉴定师集体精神错乱?

今年1月10日晚我新冠阳后体虚,在毫无自卫能力的情况下徒手被个年轻人持物打伤,鉴定书一会儿说发生在地铁二号线张江高科站,一会又说是在东方体育中心6号线。

这份鉴定书把华东政法大学的光辉形象扫得一干二净,我真奇怪司法鉴定中心怎么会聘用这些老年精神病患者对正常人进行鉴定?

难道中国社会庙堂之上不仅是朽木为官,更是精神病患者呼风唤雨的舞台?

鉴定书为了证明我有精神病胡说八道我经常在家打孩子,我询问了一下前妻,她说我从来没有打过孩子,他们这个谣言造的有意思吗?

我的同龄人都只有一个孩子,而我这个被精神病患者却养育了两个孩子,在被精神病后凭自己的额外劳动挣钱给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做手术,而且是出高价请院长亲自给儿子开刀。

我医学上的一技之长不仅支付了儿子的巨额医药费,当年《新民晚报》还报道了我资助别人家先天性心脏病孩子的手术费,报纸我没有保留,但保留了1996年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给我的捐款证书。

我凭自己医学上的一技之长不仅造福了社会,也改善了自己的生活,我的女儿卫校毕业后被我送到了澳大利亚读大学。

两个孩子现在都有不错的工作与收入,请问世界上有这样的精神病患者吗?

我们再继续看华东政法鉴定书奇文:3. 摘录上海市浦东新区书院镇舒馨居民委员会于2023年1月13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任迺俊,男,户籍地:浦东新区书院镇船山街159弄1号205室。根据社区民警,物业等相关方面了解到,其平时在周末偶尔回小区居住和小区居民很少接触,平时会发表一些不当言论,属于高危精神病人员,居住一号公寓小区至今,未发生危害社会的情况。

如果脑子健全肯定会认为这个居委会的情况说明太荒诞了,为什么出现这个荒诞的情况,只能说明这里面有人做鬼。

既然说我只是周末偶尔回小区居住,和小区居民很少接触,至今未发生危害社会的情况。怎么又平时会发表一些不当言论,属于高危精神病人员?

这鉴定书里面没有鬼,这个世界上还有鬼吗?

要多么无耻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说明?

事实上原舒馨居委会书记主任,调到党群办公室工作以后在今年春节还通过微信向我拜年,称呼我阿哥,难道这个书记主任也精神病了?(新的居委会我从没打过交道)

碰巧的是我们物业主任,今年春节还给我发了1000元红包,因为她和她女儿的颈椎病都是我治好的,以上两个事情的证据我都在。

这份司法鉴定书,一会说我言语滔滔不绝,一会儿又说我性格内向。

尊敬的华东政法大学

性格内向的人会言语滔滔不绝吗?连这样常识都没有的人怎么成了你们的鉴定师?

政法大学的权威性被他们扫成零。

鉴定书第五页倒数第五行说:那个公安局处级干部发火了,说送我去检察院。

此话从何而来?鉴定师精神病发作出现了幻觉还是妄想?

鉴定师没有严重的精神病怎么会无中生有出一个公安局的处长?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

我送上去的书面材料是:我为什么给自己制造一张特别身份证。

记载了1988年我家的血腥遭遇和我为什么被精神病的原因,由于我们当时乐观的以为中国的法治春天来了,不小心得罪了公安派出所,1988年10月5日我妻在自己家门口受到不法侵害被人扼脖子头往水泥地上撞打成重伤,我为了救妻危急之下用菜刀劈了对方一刀。

然后带着两个幼儿拖着我妻去向检察院控告,妻子在路上又昏倒呕吐,被好心人送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尽管我们没有验伤单,紧急情况下第一人民医院还是把妻留在急诊观察室住院治疗,我打电话给黄浦公安分局叫他们送验伤单,结果他们验伤单没送来,把我和两个幼儿骗到黄浦公安分局关押起来,留下昏迷的妻子一个人在病床上,而后一早我在黄浦公安分局看守所被警察腾空吊起来,电警棍把我的小便都电出来了,等到晚上放下来,两个胳膊粗了一倍。

1989年2月3日我被释放,当时的黄埔检察院即维护了公安的权威,对我也不丧尽天良,说我构成犯罪但有悔改表现免于起诉。

释放后我向检察院申诉我是正当防卫,并且控告公安局渎职罪,我妻的伤比对方更重被医院抢救,公安都不开验伤单,剥夺了我妻的治疗权和诊断权。

后来一位张检察官说要把我重新送到法院处理,我说法律不是规定申诉不可以加重处罚吗?检察官说你们的不一样,你们双方都不满意,我们有权把你重新送到法院解决。

这时我立即想起了看守所的电警棍与手铐,想起了我年近80的父母,我刚出来再进去他们受得了吗?今后我还能见到他们吗?

想起了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等着我赚钱给他做手术,想起了女儿只有两岁…

怎么逃避这牢狱之灾,只有利用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给自己带上一顶精神病帽子的贵冠。

于是我马上表现精神失常,检察官有点于心不忍给我倒了杯水。

匆忙回家后立即在单位的报告纸上给自己开张介绍信:兹介绍本单位职工任迺俊到贵院检查与治疗,此致。

第二天一早叫妻到我单位找倪龙生盖上公章,急忙忙赶到源深路精神病院给自己带上一顶精神病帽子。

这么一件明明白白的事情怎么到了司法鉴定中心摇身一变,变成了公安局的处长要把我送检察院?

这些鉴定师没有精神病,世界上还有精神病患者吗?

我请求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一下,1989年给精神病医院的单位介绍信是否是我本人写的?他们这方面为什么不鉴定不回答?

尊敬的华东政法大学

本来因为你们是政法大学我很仰慕你们,这次我被打,轨道交通公安局说给我到你们这里做司法鉴定,我高兴的马上答应下来。

可是你们的司法鉴定中心,先有闵银龙主任犯罪被抓在先,再有司法中心鉴定师明明白白的精神错乱在后,我为你们也为我们的国家感到羞耻与悲哀。

这鉴定书到处充满了胡言乱语,说中央一些领导人也支持我?我们国家的情况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鉴定书上还赏了我一个上海百度政论家的称呼,世界上有这样的称呼吗?

这份鉴定书不是无中生有,就是把时间和地点人物都搞错,还冒出6月份我和邻居吵架,简直是集精神病大全,创造了违背事实无中生有的世界奇迹。

尊敬的华东政法大学

你们明德崇法的校训得到社会的尊重,可是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完全否定了校训的存在,不仅违背客观事实各方面都充满了错乱,这份鉴定书应该是非法的无效的。

我向你们请求给我重新做司法鉴定,我不要求做异地鉴定,如果你们维护法律与自己的尊严,做出客观公正的司法鉴定那最好。

如果你们不以事实为依据,根据政治需要做鉴定,我也不担心再度被打成精神病,如果我被打成精神病,被伤害的不是我,而是中国党和政府。

如果你们愿意请到百度或者谷歌上搜索一下我任迺俊,我的那些文章是精神病患者能写的出来的吗?

而且50年来我治疗疑难杂症无数,向我求医者,不仅有上海有全国还有海外患者,我治疗的对象有公务员有大医院的主治医师甚至还有院长。

如果看我不顺眼应该栽赃我吸毒贩毒,或许还能有不明真相的人相信。我被精神病大概全世界没人相信,只有让他人怀疑我国的人权与法治,任何人制造我被精神病这是在猛抽中共党和政府的耳光。

我非常奢望原来一直是我尊敬的华东政法大学,有勇气有良知给法律一个尊严给社会一个真相,如果你们有这个勇气,我相信从此以后不但一扫司法鉴定中心带给你们的耻辱,更会得到社会的尊重与敬仰。

也让全世界相信,新任国家领导人就职典礼上手按着宪法宣誓,不只是欺骗人民的形式…

此致
敬礼

上海任迺俊2023.4.8日 手机18916568360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