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勤先抗命

作者:蘇曉康

【按:瓦格納兵變,激起中國人巨大的亢奮,除了顯示人們對政變的強烈期待之外,並無更多涵義,因為一則,僱傭兵反叛在中共制度下毫無可比性;二則,中俄兩國兩黨的新集權形態,雖然在制度上極相似(普習同構),但是其黨軍結構卻迥異,中共軍方出不來一個普里戈津,難怪網上無奈以中國歷史上的董卓、安祿山比擬他,然而這卻是一個頗有趣的話題,而最可比擬的,恰是三十年前六四屠殺中發生的故事,一個軍長的抗命和失敗,詮釋了「黨指揮槍」的奧秘,這個結構是毛澤東發明的,習近平要當「毛澤東第二」,第一條就是整明白了這個結構,然後駕馭它,指望在這個結構裡出現普里戈津,大概沒戲,當然,拿徐勤先跟「普金大廚」比擬,有點不倫不類,然而我的意思是,當年解放軍有軍長抗命屠殺,日後這個軍隊會不會有人出來政變推翻習近平惡政?這恐怕才是瓦格納兵變引起的中國想像吧。】

中共“六四”大屠杀死亡人数至今是谜。去年6月,香港《壹周刊》在翻查当年美国白宫的机密档案中,发现华府曾透过中方戒严部队线人,获悉了中南海内部文件,评估“六四”死伤民众多达40000人,当中10454人被杀害。

华府的机密档案点名称,中共第27集团军要为流血负责,“六四”凌晨这支军队持最具杀伤力武器,在天安门广场见人就杀。

2013年4月,前苏联关于中共“六四”档案解密文件显示,“六四”大屠杀死伤3000人。

调兵过程中出现令人震惊的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抗命事件。杨继绳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透露:

『当时,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治。5月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军区的开会通知。这一天,他刚好结石被排出,情绪很好。参加会议的有几位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命令,让军长们当即表态。其它军长没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说:

「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

「今天没有书面命令,以后再补。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做的。」李来柱说。

「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口头命令我不能执行!」

「那你就给你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

徐勤先给政委打了电话,然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说完就回到了医院。他回来后同朋友谈起这件事时说,他作了杀头的准备。他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关于徐勤先抗命,还有另一个版本,出自他当年的司机。据称徐勤先并未向前来传达命令的人提及「口头命令」,而是只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次非要携带重型武器?」——他指的是坦克。对方敷衍了他一句:「那我回去请示一下。」接着第二次再来人,就直接褫夺了徐勤先的指挥权并逮捕他,同时另派人来指挥三十八军。

后来徐勤先受到军法处置,在法庭上他也拒绝认罪,却撂扔下一句话:「不是历史的功臣,就是历史的罪人!」此话直指邓小平、杨尚昆,在军中引起极大震动。

「六四」之后,杨尚昆否认他知晓军队开枪,说他当时正在人大会堂,听到枪响后也感到突然。反对镇压的上将张震质问过杨白冰,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杨白冰说他只是执行命令;北京高干子弟中盛传徐聂两位老帅和陈云,去世前都曾要求邓小平讲清楚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

上峰不愿承担责任,军队便背上沉重包袱,尤其执行镇压任务的部队,压力尤大。伤及大批无辜群众,和国内外的巨烈反弹,令解放军视开枪为耻辱,地方组织群众慰问在北京担任戒严任务的部队,后者都一再声明他们没有向群众开枪。

二十七军的境遇颇为典型。该部队回到驻地石家庄后受到极大压力,军队干部的家属,在地方都受到单位同事指责,他们的子女上学时受到其他学生的围攻,菜店拒绝卖菜,粮店拒绝卖粮。二十七军将士强烈要求军首长能出面澄清事实,还他们一个清白。军党委不得不致信河北省委、省政府,请求他们秉告乡亲父老:「二十七军这次没有向首都人民开一枪」。

坊间据称二十七军是替三十八军背黑锅。三十八军一怒之下状告中央军委,谁知军委态度模糊,称「开枪不一定不对,不开枪也不一定对,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当时以代军长名义率进京镇压的后任军长张美远,情绪低落,意欲退休回老家。一九九〇年初,总政治部拟在「六四」一周年广泛宣传「平暴」伟大意义,回击国际上的「反华浪潮」,当时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李瑞环予以否定,总政主任杨白冰质问为何,李说是邓的意见。「平暴」中曾被授予「共和国卫士」的军人及家属复员转业前,纷纷要求从档案中拿掉「平暴的业绩」,担心到了地方工作受歧视,更不愿子孙后代背历史的黑锅。

至今,据说查遍军委文件,始终找不到确凿无误的开枪命令。传说邓小平口头上对杨尚昆有交代,杨尚昆偷偷录了音。「杨家将」凭镇压掳获大权,洋洋得意,遭忌各方权势,终于被谗言到退居二线邓小平那里,据称是江泽民使的坏,更有八卦称,「九二南巡」后邓小平搜查了杨白冰办公室,搜出录音带,打倒了「杨家将」。

曾任北京新华社总社国内新闻部主任、新华出版社社长、总编辑的张万舒: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副会长谭云鹤说,「整个六四事件共计死了727人,军队14人,地方(包括学生和群众)713人。」每一具尸体都经他检验过。

徐勤先,1935年8月出生于山东省掖县,8岁被闯关东的父亲接到奉天(今沈阳)。那时他父亲在一个小店里站柜台,但很快失业。徐勤先读了两年小学就辍学卖菜。沈阳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后,他1948年重新上学。1950年抗美援朝招兵,徐勤先要求参军,但因年龄不够没成,他又到抚顺通讯兵学校,咬破手指写血书要求参军,才被接受为学员。学习8个月后赴朝在38军坦克师当报务员。从朝鲜回来后继续留在坦克一师。徐勤先好读书,涉猎甚广。历史、哲学、政治、经济、文学,方方面面的书,甚至先锋派的诗,他都十分喜爱。由于他思路开扩,为人正直,工作能力很强,在坦克师由报务员、通讯营长、团参谋长、作战训练科长、一步一步升到师长,后又升任38军副军长、军长。38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人数最多、素质最好、机械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军。作为中国最大的军的军长,又敢抗拒中央军委的命令,人们认为他有特殊背景,误传他是徐海东大将的儿子。

一位作家写诗一首,歌颂徐勤先舍生取义的行为。诗曰:

三军易得凭驱遣
一将桀骜天下惊
优患百年凝浩气
摘缨甘愿且徒刑

徐勤先刑满后,江泽民给徐勤先以副军级待遇安排在石家庄养老(开始安排在保定,后因保定38军旧部太多,江怕他与旧部联系,改为石家庄)。出狱以后,李锐赠诗一首:

怀仁博学真儒将,
一代豪雄硬脊梁;
甘赴刑廷违上命,
但求民主大兴邦。

——《鬼推磨》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