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川普,美國人絕望中的希望?

作者:戈壁東

我熱愛美國,特別是這幾年我越來越清晰地看到美國的偉大。美國不僅收留了我,還讓我不會因為老去以後的缺乏而擔憂。即使在我肆無忌憚的言論中,我也至今沒有因此獲罪。

這幾年有了對比,我可以清晰地看到自由世界與邪惡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之間,天堂和地獄的差異。所以我熱愛美國,把美國當作自己的國家。我選擇終老在此。

正因為如此,這幾年我對美國發生的事的關注遠超過對中國的關注。從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我對美國政治的評論超過了對中國的。我的評論有時是激烈的肆無忌憚的!

隨著觀察的深入,我對美國的未來,以及這個世界的未來,有了越來越多的擔憂。正在發生的一切,顛覆了我對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最初認知。我發現有一個比中共更強大的邪惡力量在試圖掌控這個世界,而且顯然它們做得很成功。

我開始有了擔憂和恐懼,我一次又一次想要自己閉嘴,不再去評論這一些。那是因為我知道再議論下去會遭遇什麼。我老了,本來只想在美國過一個簡單平和的晚年。只是我現在發現這是一個幾乎無法達到的奢望。共產主義加既得利益,正在把這個世界推向深淵。這意味著美國是我們最後的陣地,我們無路可逃退。如果一切繼續惡化,我們簡單平和的晚年生活會隨時失去。

2020年大選期間我參加了NTD的一個專題節目,那個節目的名字是《至暗時刻》。根本沒有料到的是後面發生的事會越來越黑暗。所有的一切都在強烈地顛覆我們的價值認知。

先是國會的J6,後來是拜登登基時出現的幾萬軍警和鐵絲網,再後來出現強迫疫苗直接剝奪工作。這一切我們這些從極權政權下逃亡的人群,是再熟悉不過的場景了。

再後來是阿富汗撤軍醜聞,社交媒體公開的言論打壓,再後來是物價暴漲。西部的零元購,東部的黑命貴,這都已經不算事了。

美國在全世界最醜陋的特有風景線就是:一有風吹草動,美國的商場就會用木板保護玻璃櫥窗和大門。在白宮附近的街上都看到這樣的場景。一個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保護不了自己國內的一塊玻璃櫥窗!這是一件什麼樣的歷史性笑話?可拜登們認為這是民主和進步。荒唐的就是這個。

最恐怖的是在平權的幌子下,他們把變性和種族仇恨送進了所有公立學校。

美國的法律規定必須滿22歲可以購買煙酒,但是拜登們正在竭力立法推廣兒童可以不經家長同意變性!它們說這是社會「進步」!

異性婚姻是上帝賜予人類得以延續後代的一種天性。同行亂只是一種背離人類天性的病態而已,在人類社會只佔非常小的部分。他們應該只是作為病人被同情和幫助的弱勢群體(我從來不反對他們,也一直在他們被社會視為異類時同情他們)。但是拜登之類卻在平權反歧視名義下,把它當作國家推廣項目。不僅每年有一個烏煙瘴氣的驕傲月。美國人的政治標誌白宮的國旗中還加了一面同性戀旗幟,甚至美國駐外使館也與國旗在一根旗桿上掛出了這種彩虹旗。連政府官員的配置,不是考慮能力品德,而是刻意安排這些變形或者同性戀擔任美國國家和軍隊的高級官員!這差不多就是在禍國殃民!而事實發生的也確實如此!

拜登最近演講還特別提到要運用政府權力來強化這種顛覆人類本性的事情!

在所謂的驕傲月裡,那些人脫光了衣服在大街上巡遊。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傷風敗俗的風景?

以前當眾裸露性器官是變態犯罪,會遭到警察抓捕,現在被拜登們用權力推行以後,一群赤身裸體烏煙瘴氣搖晃在大街上晃動性器官的人變成了白宮的「驕傲」。任何一個正常人類會看不到這後面的魔鬼之手嗎?

利用政府權力,強迫佔總人口絕大多數到美國人去接受這少部分的變異主張,這到底是平權還是在侵權?最恐怖的是黑手伸向了公立學校!伸向了美國的下一代!除了魔鬼,誰會這麼做?

他們以平權的名義,甚至否定了人類男女性別。人類的性別不是以生理不同確定,不是以醫生鑑定,不是以上帝製造的本質區別,而是他們來決定。他們說你是什麼性別你就是什麼性別,甚至剝奪了性別,又製造出十幾種性別!它們把這個叫做進步主義!你要進步嗎?你先要變成不男不女,或者雌雄同體,或者變成不知道什麼性別。

我們一直在說最邪惡的政權是中共政權,它們使用暴力、謊言和控制資源的極權體制來奴役人民。它們讓人類世界變得恐怖,製造了無數逃亡者。

但是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不也在往這個方向發展嗎?最糟糕的事情,它出現在民主體制下!這些在顛覆美國的邪惡群體手中的權力不是來源於民主選舉嗎?

其實在2020年利用病毒的郵寄選票以及拜登曲線出現,再加上詭異的中選。我對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是否是存在真實的民主選舉已經產生了足夠的懷疑。

如果邪惡勢力掌握了足夠的財富、控制了輿論、再控制立法和司法,那麼民主兩個字就剩下空殼了!

J6事件真相撲朔迷離,大批抓捕不審不判是拜登們對美國民眾的一個警告。拜登登基當天,DC的五萬軍警,是第二個警告,拜登上台第一天就撤了川普派遣的《美國之音》官員,這是另一個警告!然後不斷強調「國內恐怖主義」是更清晰的警告。它告訴美國人,不聽話這就是後果!

而且現在最扯淡的事情是,前總統川普在不斷遭遇司法困境,扯的都是歷史上的性騷擾、文件管理這類雞巴毛的事情,而真正直接使用權力從極權國牟取賄賂,極端腐敗的拜登之子的罪行,有人公開掩蓋,有人設法避重就輕。司法的腐敗也在中共化!這才是驚心動魄的大事!

我相信,這事如果發生在200多年前討論立國和憲法時期,就不會有美國聯邦了。立國先賢絕對不會想到,到了21世紀,美國的政治居然會掌握到一群魔鬼代理手上!他們的另一個名字就是共產主義變種病毒!

東西方共產主義魔鬼的唯一差異是,一個使用暴力奪取政權,一個利用財富控制民主。它們共同特點是:一個利用解放窮人的名義,一個謊稱自由進步和平權。它們都是在用邪教式謊言欺騙籠絡了一大批糊塗的奴民。它們做的都是利用權力控制和推廣魔鬼顛覆人類的惡行!

權力是它們最重要的核心,為了維持權力,它們可以突破一切底線,這一點東西方共產主義者完全一致。

看上去我們正在討論的這些人的權力來源於民主選舉。他們的權力真的來源於美國選民的真實意志表達嗎?

而事實上生活在美國的人應該都看到了,那些號稱進步主義的地區,物價高企,治安混亂,社會公義普遍缺乏,與保守州形成鮮明對比。最恐怖的事情是保守州也在一個個被攻陷。美國人真的喜歡這些嗎?但為什麼他們還會得到那麼多票?這是個世紀之謎。但我相信很快會被揭開!上帝看著呢。美國人也看著呢。

美國人看到這些了嗎?很多人看到了!但是我看到的是,在和失去底線的權力和媒體面前,即使最活躍的保守人士群體都顯得很弱小。

而那些邪惡的人群因為權力、財富以及財富控制的媒體而顯得有持無恐。拜登最近還帶著他腐敗到極點的罪犯兒子到處逛。他其實是在向美國人宣告,你們根本奈何不了我。決定我當不當總統的不是你們。

我在想明年就是再次大選,爛到極點的拜登為什麼還顯得有持無恐?因為他們對掌控選舉有把握。司法、輿論和足以影響選舉的財富都掌握在他們手裡。還有一大群因他們獲利的愚民在,他們有什麼可擔憂的?這一切與今日中國何其相似?

現在美國的左派,已經與中共非常接近了。只是美國的傳統憲政體制還沒有完全被破壞。但是如果下一屆選舉再被操控,再下一屆⋯⋯美國明天的天空一定與今日中國一樣黑!

在美國應該有很多人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美國人突然發現,他們手上唯一的武器就是這張選票,而2020年以來這張選票也已經支離破碎了。很多人因此感覺絕望。很多人因此產生了希望有一個救世主出來改變這一切的強烈慾望。他們選擇了喊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川普。

問題是川普真能改變美國的現狀嗎?看看他在任的四年就知道了。他甚至不能阻止編造的通俄門攻擊。在病毒肆虐美國時,他無法左右那個邪惡的福奇。在被鼓動起來的打砸搶燒時,他唯一能做的是拿一本聖經到白宮對面被燒的小教堂門口拍個照。面對大選是否作弊,以及J6陰謀,他幾乎無能為力。他就是一個失敗者。至今他還只是一個被追著打的可憐政客。美國今日面對的邪惡力量實在太強了,十個川普都無用。

我對川普根本不看好。他確實是一個有信仰的保守人士。也有一點正義心。做個好商人足夠,做個要面對強大對立勢力的政客,他的能力和價值觀遠遠不夠。

但是,很多美國人選擇他並沒有錯。至少他比拜登這類要正直得多。至少不會倒行逆施。

兩年前我說如果川普是唯一希望,美國就沒有希望。選擇川普只是一種絕望中的希望。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