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是中共的初心還是意外?

作者:蘇曉康

【按:互聯網上完全是新一代人,跟我的「代溝」相隔不止一代,思想話語完全不通;但是中文話語中的新一代,對中共這個體制,還是比較陌生,兩廂過招全無交集,假如我說原因是因為中共以民族主義洗腦成功,恐惹眾怒;但是你梳理一下近年來中國人(包括知識界和中產階級)對習近平和「習體制」的認知,就會發現巨大落差,其中一個最顯著特徵,便是「蔑視習近平,乃是一個全中國的集體無意識」,而且至今無人說破它。有一個政治學常識,即習近平是中共這個體制的最好人選,沒有第二;再則,中共至今找不到可以替換習的人選,也即習再蠢再壞,也只有讓他做下去。看到余杰也打算分析習近平究竟是不是「笨蛋」,我就找出這篇文字來,它原本是為一個討論會設計的綱要,會卻沒有開成,或不符与会者意愿而被弃之,留给我来贴脸书。】

中共外長防長雙失踪、最精銳的火箭軍垮塌、北戴河高層衝突撲簌迷離、還有更多的政治謠言;再加上經濟下行、銀行爆雷、房市崩塌、失業暴增,北京政權以一副「危機總動員」的新模式展露於世,這個世界卻再也讀不懂它了。因為信息不透明,國際社會對一個集權政府瀕臨崩解也失去判斷,這是冷戰時代都沒出現的,今天人們看到「習政權」中風、癡呆、失能,卻無人敢斷言它垮台,所以,說中國出現一種無人辨識的統治模式已不重要,更需要去探究這個體制怎會出現「習政權」?

如果放大視野,習近平快速龍袍加身、搞定黨內和天下,登基稱帝,直逼毛澤東的梟雄神話,乃是中共歷史上也沒有的先例,也惹得西方媒體、政界、漢學家一頭霧水,連一個政治學的定位都找不到;拜登政權慌不擇地派大員去北京朝拜溝通,生怕惹翻這位新皇帝;歐盟法國甚至猶豫要不要插手太平洋和台灣危機……。

這裡需要質疑的要點有幾個:

一、加速師、小學生

習近平六年中整肅134萬名官員、撤職170多名部長或副部長級,一個如此靠黨內整肅集權的獨裁者,為什麼一開始卻被民間譏為「加速師」?為什麼中國人從一開始就鄙夷習近平,說他是一個「初中水平」、「找死」、「加速滅亡」的二蛋;也說他就像毛泽东,「祸害中国,死后被鞭尸、老婆也自杀,下场清晰可见」。總之,人们看不起习近平,从人格到政策;這在中國是第二次了,八九當年天安門廣場上,人們也罵翻李鵬,最後被他血洗鎮壓;

二、梟雄是誰?

2012年前後,胡溫執政後期,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中国出来两句话:

全世界已经到了29和33

中国已经到了89

當時中国乱哄哄的,據說思潮就有十种之多:

——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处都腐败,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让老百姓把他赶下去;

——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

——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另一方面,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擇其要點: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2、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3、「红二代」要奪權「官二代」。

此際基礎的經濟事實是: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

所以中國最富有的時候,正是太子黨與江胡兩屆(工程師執政)爭奪天下之際,而知識分子預測「不可能出希特勒」的時候,恰好是黨內奪權最激烈也最容易出梟雄的時候。

三、政經失衡、預言落空

1978年至2013年,這四十年里,中國經濟以10%的年平均速度增長,人均收入提高了10倍,約8億人擺脫了貧困,嬰兒死亡率降低了85%,人口平均壽命提高了11年。這些成就,是在中共壓制社會、禁錮言論、破壞環境的條件下達至的,歷史上無先例、理論上說不通,這個「社會進步」為什麼會出現習政權這麼野蠻的政治制度?

另一面是,西方曾預言的「經濟出民主」落空,又出現一個新的解釋叫「適應性專制」,即人們常說的「常委集體負責制」,經歷了江胡兩屆近三十年的運作,為什麼一夕之間就瓦解,而被一個近似毛澤東的集權所代替?這個嚴重的政治倒退如何解釋?

四、「反腐敗」成為集權手段,有合法性嗎?

中共權力不受制約和監督,一個驚人的經濟增長,變成一場更驚人的腐敗,中共壟斷一切社會資源、權力,而勢必成為腐敗的制度性根源,習近平的權力問鼎之路,恰好是一場場反腐的結果。習近平的發跡,底蘊就在這裡——如果說「發財」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後六四),那麼「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後開放),第二個顛覆了第一個,然而橫豎都是它「合法」,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五、有一個「紅二代政權」嗎?

鄧小平改革遇阻後拋棄胡趙,調野戰軍殺進北京鎮壓學運,六四屠殺後陳雲說「還是我們自己的子弟接班放心」,開啟了所謂「紅二代」整體接班的合法性,說「合法性」,是因為列寧式政黨是沒有世襲制的,你看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哪有子弟接班這回事?但是陳雲的這個戰略部署,被習近平上台後徹底打斷,他回到「任人唯亲」路線,啟用自己的「之江新軍」到中央任要職,其中也包括他的清華同學幫、秘書幫等,所以今天中國政壇上並沒有出現一個「紅二代」整個世代接班的現實,但是整個中國的財富據說都在「紅二代」手中,那麼習政權與紅二代之間的博弈,將是中國下一場黨內鬥爭嗎?

六、習近平為什麼「認慫」卻不下台?

習政權可謂天怒人怨,有以下幾點:

——個人崇拜在高層引發普遍反感;

——中美交惡、太平洋圍堵,引發黨內對習外交失敗的追責;

——習的粗暴施政令各層級失去安全感;

——經濟形勢日趨嚴峻……

然而,每次高層博弈,或北戴河會議,都是情勢迷離,或許雙方都在尋找一個妥協的平衡點,但是事後習近平又高調復出,彷彿只要代替習的人選缺如,中共只有讓習蠻幹下去;

習近平并未对此前抛弃“韬光养晦”、转而“大国崛起”的左倾盲动承担责任,亦未见他找谁来做替罪羊。从耍横到装怂,不需付“学费”,这算“習政權”的一个特征?

但这不符合中共一贯性格和作风,即错误路线执行者必须负责下台,乃是此党“伟光正”的诀窍,也是毛泽东“战无不胜”的猫儿腻,否则该党会遭受巨大损失,早就挂掉了;否则从刘少奇到林彪,毛澤東搞路線鬥爭,不止把他們倆弄死,也把全国人民也折腾个溜够。

從中共歷史看,这便意味着,该党自觉他们的“合法性”并未损失殆尽,仍可继续为“习政權”支付代价嗎?

習上台之初,中國一直有「換習」、「換人換制」等聲音,雖然習不僅倒行逆施,也已焦頭爛額,而中共內外交困,仍不換人,乃是無人可換,讓習繼續頂缸,是最省事的做法,因為瘟疫傳播全球、防疫禁錮全國也拖垮經濟、一帶一路熄火、台海僵持、全球敵對等等,換了習就要有人出來應對處理,中共這個邊緣人集團,今天還有這樣一個人嗎?而且「換習」意味著清算其路線,如今的常委們哪個脫得了干係?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