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三十一)

作者:辛修禄

又一个星期日来到了,这一天出奇的热,在舞蹈排练厅的一角,摆放着一架为舞蹈伴奏用的立式钢琴。项明坐在钢琴前,看着乐谱,为何玉洁的一个舞蹈新作品弹着伴奏。流畅的钢琴旋律,从项明的指尖流出;何玉洁以她那优美的肢体语言,诠释着一段名为:“飞翔”的独舞。这个舞蹈,是中都歌舞团的一位在“五·七干校”劳动时摔成高位截瘫的老舞蹈演员孟楠媛编的。她虽然整天与轮椅为伴,但她那在少女时代就梦想能够像嫦娥一样,飞翔在太空的银河之上,宇宙之间。因了这个梦,她才投考了舞蹈学校。不曾想,刚毕业就赶上了史无前例的“文革”运动,飞翔梦还未实现,就被“五·七指示”发配到了农村。在几年艰苦的农村劳动中,他真诚地要与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真正做到了“哪里艰苦哪里去,越是艰险越向前。”在一个雨夜里,为漏雨的土坯房房顶铺塑料布时,一脚踩空,从房顶上掉下来,摔伤致残。幻梦破灭,几次自杀,都被救活了。在一位智者的点拨下,他坚定了活下去的信念,遂将“飞翔”这一浪漫主义的情怀,寄托于这个女子独舞的作品之中。她不但看中了何玉洁是中国当代舞蹈界出类拔萃的天才,技巧上也是中国舞蹈界少有的。最重要的是何玉洁的气质、素养和文化内涵,与自己太相近了,坚信何玉洁是中国唯一能够深刻地理解和诠释自己作品的舞蹈人,她精心地为何玉洁创作了多部独舞及双人舞的舞蹈作品。现在她就在现场指导何玉洁排练,在排练中加工、修改,力争使她的每一部作品完美无瑕。

每跳完一段舞蹈,何玉洁都走到编舞者的轮椅旁,俯下身子去问:“孟老师,这一段我跳得有什么问题?”编舞者每一次都能露出满意的笑脸。间或在轮椅上用上身为何玉洁做个示范——仅从她的上身动作就可以看出,孟楠媛当年是一位多么优秀的舞蹈家啊。尤其在她要舞动起来的瞬间,两眼中放射出来的光芒,似能照亮周围的一切。直到练得大家疲惫不堪,孟楠媛看了看手表,说:“我家里今天有点事儿,不陪你们了,你们也休息吧,再见了。”说着话,用手扳动着轮椅往外走,何玉洁坚持着一定将老师送出团门口,孟楠媛的丈夫在收发室看着报纸在等着她。回到排练厅的何玉洁继续在项明的伴奏下,挥汗如雨地展转腾挪,如飞如翔。

何玉洁与项明稍事休息,便一同坐在钢琴凳子上,看着乐谱,商量着音乐的起承转合,抑扬顿挫处理。好在何玉洁是会弹钢琴的人,而项明受何玉洁的熏陶,对舞蹈也略知一二。正当二人陶醉在艺术创作之中,佟乐跑了进来,看到项明与何玉洁亲亲热热的样子,不无嫉妒之心,脸上立刻现出不悦的神色。

何玉洁一抬头,立刻读出了佟乐脸上的内容,便马上起身朝佟乐迎了过去,诚挚地笑了笑说:“来啦?”顺手把搭在把杆上的毛巾拿下来擦着汗。

佟乐又很快地高兴了起来,走到项明跟前说:“项明,下午你能帮我个忙吗?”

项明爽快地答:“行,没问题。”接着项明又问了一下:“什么事儿?”

佟乐:“我爸下午从新加坡考察回国了,买回来挺多的东西,我一个人……真够搬的。”

项明:“几点走?”

佟乐:“中午一点,我爸的司机把车开过来接咱们直接去机场。”佟乐又转过头来对默不作声,站在旁边低着头用手指来回来去摩挲着钢琴盖的何玉洁说:“你也去吗?”

何玉洁见佟乐这么问,便明白了“你就不要去了”的话外之音,便心里酸酸地回答:“我能帮着搬什么呀?”

佟乐知道何玉洁一定会这么回答,她需要何玉洁这样回答,只有这么回答,项明才不会尴尬。佟乐更知道何玉洁的心里很明白:我爸有好几个勤务兵呢,哪儿用得着项明搬什么呀,只不过找这么个机会,让项明到我家看看——这个家,对于项明来说,应该是个巨大的磁场。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艺海悲魂》-(十一)

《艺海悲魂》-(十二)

《艺海悲魂》-(十三)

《艺海悲魂》-(十四)

《艺海悲魂》-(十五)

《艺海悲魂》-(十六)

《艺海悲魂》-(十七)

《艺海悲魂》-(十八)

《艺海悲魂》-(十九)

《艺海悲魂》-(二十)

《艺海悲魂》-(二十一)

《艺海悲魂》-(二十二)

《艺海悲魂》-(二十三)

《艺海悲魂》-(二十四)、(二十五)

《艺海悲魂》-(二十六)

《艺海悲魂》-(二十七)

《艺海悲魂》-(二十八)

《艺海悲魂》-(二十九)

《艺海悲魂》-(三十)

《艺海悲魂》-(三十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