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紙到白髮

作者:蘇曉康

【按:「白紙」是青年、學生,「白髮」是老年、退休族,中間缺了一個「中年」,那不是中國的中堅嗎?那是中產階級,他們哪裡去了?當中國人無論老少終於走上街頭之際,他們已經沒了領軍的那個階級——如今已經不能指望「知識分子」領軍,這個階層早已全軍覆沒,卻有另一個階層,這三十年是積累了財富、能量、聲望的,唯獨缺少「政治意願」,而是「政治疏離」,結果你疏離也不行,中共首先拿你開刀,任志強、孫大午最早落難,收拾了這個中堅,中共就不怕二白(白紙白髮)上街了,回眸這個十年,從政治疏離,到最政治的「换人」、「换制」,原來中國人還是像「八九」當年一樣政治幼稚,這才是中共垮不了的秘密。兩年前我發過一篇《中國還能指望中產階級嗎?》,找出來再貼。】

一、政治疏离

自從任志強、孙大午落難,勾出一种思考:该想想中国中产阶级、或者富裕阶层的政治出路了,还来得及吗?

河北大午集团被毁,跟「蚂蚁被踩」,不是一回事。孙大午有「中产阶级」发声欲望,才是肇祸之因。但是弔诡在于,中国整个中产阶级(民营企业家),三十年来惧怕躲避政治,不敢发声,才种下今日祸端。我跟朋友们多次议论,经济起飞三十年,毁了山河、坠了道德,唯一积极的是,创造了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却不敢申权,拼命外逃;现在还有能力改变中国的,只有两种精英:体制内变革力量和企业家,前一种看不清,只剩下后一种。那次借大午事件,再引黎安友教授的分析,『中国中产阶级谜题』https://www.hrichina.org/…/li-you-zhong-guo-zhong-chan…

二、中产阶级可以改變中国前途

2021年我跟李恒青曾策划一个研究项目:《中产阶级对中国前途的意义》,我捋了一点思路:

1、中产阶级在中国的暧昧性: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直接后果,是产生了一个至少在财富意义上的中产阶级,有一种估计,认为如今中国人里,拥有资产百万至上亿者,近乎一亿;有资产上万至百万者,约三亿,合计这四亿人,对中国的制度、前景意味着什么?

——按照西方传统概念,中国并没有出现一个经由阶级分化、劳资博弈而产生的中产阶级,反而是在权力资本横行的三十年里,产生了一个与体制媾和、分享的新兴有产阶级;

——这个中国的有产阶级,正在成为国际间不可忽视的最大消费阶层和购买力,对全球经济发展意义非同寻常,因此它对国际贸易、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均有巨大潜在含义;

2、中国中产阶级的特殊性和困境

——如何界定、描述中国中产阶级的形成、特性、局限?

——中产阶级与权力、体制、市场的合谋与互动;

——中国阶级的先天缺陷及其策略;

3、出路与前景

——消费与购买力的市场和政治意义;

——中国中产阶级的人格、知识、政治诉求;

——中产阶级与市民社会、政党的关系……

没想到中共很快就开始整肃这个阶层,事实上目前没人能够描述这个阶层的状况和愿望,难道他们就这么被历史淘汰了吗?

網上還有吴强《中国中产阶级的忧郁性》https://xzmz.org/…/%E5%90%B4%E5%BC%BA%EF%BC%9A%E4%B8…/

三、当下中国焦虑:换人还是换制

2020年7月5日,《光传媒》邀袁弓夷先生谈「香港国安法」,邱家军主持,张伟国和我与谈,其中论及一个焦点:换人还是换制?我们还是有点争辩,袁先生直言「换人」无用,换掉习,这个党还会出来「李近平」、「蔡近平」,必须换制,也就是「灭共」。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又回到海外多年争论的「改革」还是「革命」的焦点。

如今很多人坚决主张「换制」,如李恒青认为:中国如果还是改朝换代,走回头路是必然的,没有走出死循环。中国需要的是宪政民主,那就不是换人救党或换人救国所能够达到的目标了。国内朋友如蔡霞很勇敢,比很多大陆的知识分子强很多,表明自己不畏强权的决心,以此区别于尸位素餐的同仁,这确实已经很难得,值得敬佩。但我们为之努力的是推动中国走上宪政民主之路,这是一条不归路,不能再退回「改宪法执政」的邪路。

这是蔡霞录音提出「换人是当务之急」的说法,在海外引发的一种评判,成了当下的一个政治焦虑。其实我觉得,「换人」说,也有国内精英的现实考量:

第一,因为今天我们基本上看不到「换制」的路径在哪里,「换人」就会排上第一优先,最有吸引力,可以说全党全国都想「换」习近平,他是近二三十年未出现的一个暴君,邪恶、愚蠢、霸道,可说到了「天下共讨之」的地步;

第二,「换人」当然是权宜之计,任何政权走进死胡同,都会不自主地产生最易达至的解道,这在今日中南海里,就是换掉习,否则悬崖就在前面,这个体制倘若还剩下一点理性,那就是换习;

第三,尤其近几个月来瘟疫祸害全球,全世界侧目中国,习近平下台的政治效应,就不仅会让中国政局有转机,也令国际社会乐见,意义非同寻常;

第四,让习继续作恶下去,把共产党领到沟里翻了船最好,这是反对「换人」的一个理由,我也曾赞成此理,然而细想之下,此招未免意气用事,而国事如天大,没有儿戏的空间;事实上,换掉习以后,无论谁接替,中国的变化只会更易不会更难,令中共缓解危机而苟活的几率当然存在,但是它一点也不会比习更容易混,出馊招只能死得更快;

第五,共产党翻船也令中国翻船,代价太大,民众无辜,为天下谋一条少流血的出路,其实是我们仅仅比共产党更人道一点之处,为何不谋?

這次上海企業家的「復工不復產」,跟全國「躺平」拉齊,也是一種怠工甚至罷工的反抗策略,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意味著中產階級的一次覺醒?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中產階級不覺醒,中國變革無望。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