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政变和假政变

作者:魏京生

两个多月来,一个话题在国际媒体上吵来吵去,此起彼伏地吸引着大家的注意力。这就是俄罗斯的瓦格纳集团传说中的政变。正当反俄的媒体欢呼政变的时候,瓦格纳的头头在朋友的劝说下,投降了,撤退了。把大家闹了个不知所措。

作为普京的亲信,又在俄乌战争中所向披靡,有点儿发飘也很正常。作为体制外的雇佣军,和正规军有矛盾也很正常。但是争宠争到用哗变来威胁上级,就不正常了。这时候有个朋友出面点醒他,他马上就明白撒娇撒得过分了,于是在一天之内就改变了主意。这说明他并没有想真的政变,是一场闹着玩的假政变。

但是普京可不能容忍这种过分,否则权威丧失,比打了一场败仗还严重。普里戈任可以闹着玩,别人如果有样学样可不一定就是闹着玩了。独裁者靠的是奴才们无条件地服从来维持权威,连亲信都被允许随便搞政变,这个榜样是对独裁结构的最大破坏。所以大家都估计普京不会放过普里戈任,无论如何表忠心都已经晚了。

现在普里戈任已经死了。普京正在展开他老练的手段,把可能发生的余波消弭在无声之中。虽然普里戈任的最高层班子被团灭了,但中下层人员不一定就服气,别的野心家也可能以此为借口煽动造反。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反政府起义,就是假借死亡多年的沙皇的名义发动的。当人们想造反的时候,不会仔细辨别借口是否合理。鱼肚子里藏个纸条就足够了。普京应该熟悉东方人的这套历史把戏。

这场热闹蔓延到中国就更有意思了。一些用中文的人士们立刻开始炒作林彪事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吓得习近平神经兮兮的,出访南非还带上了一个警卫营,给约翰内斯堡带来一笔不小的旅游收入。会议期间他显得疲惫不堪,给媒体竞猜家们创造了新鲜的话题。

其实林彪事件和这次俄罗斯的虚惊一场完全不同。那是一场反对独裁专制的真实的未遂政变。第一目标是阻力最小的设计,杀死毛泽东之后顺理成章地改变政策方向。不成功后前往广州另立中央,那儿都是林彪的嫡系部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另立中央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以当时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地反对四人帮,甚至反对毛泽东本人的民意来看,广州的中央与北京的中央分庭抗礼,是大概率的事情。华国锋的成功就是后车之鉴。

遗憾的是纯粹的军人玩不过特务政治。周恩来利用特务手段的操作,使得改革开放延迟了十年左右。没有历史上最高水平伪君子的操作,中国人民要少受很多的苦难。没有七六年天安门广场的花圈海洋,也不足以看清中国人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可怜样。毛泽东的判断还是蛮准确的,人群中混有大量真想造反的大小反革命分子。这是提醒华国锋集团可以政变的明确信号。

虽然俄罗斯没有政变的民意基础,但是中国还确实处在政变最适合的环境之中。就像华国锋当年所依靠的各种条件一样,上下各阶层,包括统治阶级内部对最高当局的不满,已经充分成熟。经济足够的糟糕,外交也足够的孤立,就像熟透了的果子一样,等待着瓜熟蒂落的那个偶然的机会了。

需要注意接受两个历史教训。首先是普里戈任的教训,政变不是开玩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其次是林彪的教训和华国锋的经验,谨防特务机关从中作梗,谋事要密,下手要狠。真政变可不是开玩笑的。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