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下台,你做好准备了吗?

作者:王清鹏

各位朋友你们好,我是西雅图的王清鹏。感谢李方先生邀请我参加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秘书处举办的纪念刘晓波去世五周年活动。

借今天的主题,抛出两个问题,一、在防火墙和删帖封号的今天,反对党如何能把自己的声音传到国内。二、共产党要下台,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很遗憾,我对刘晓波不太了解,只知道他是追求民主宪政的先驱,08宪章的主要起草人,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后被中共关死在监狱。虽然刘晓波说他说的那句话“中国需要被殖民300年”是他人在断章取义,但是在知识快餐的年代,这句简单的话语很是流行,在我看来,确实令人灰心。

我启蒙晚,15年徐纯合事件后才开始关注所谓的政治话题,随后加入中国人权律师团,随着举世震惊的709律师大抓博,我通过围观声援一个个具体的案件才得以对中共的暴政有所了解。15年到19年我在微信传播真相,19年底至今在推特。除推特,中国人权律师团外,我没有参加过任何党派举办的任何活动,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做什么,或者说能做什么,但我确定的是中国已经到了变天的节点。

上周有幸听到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持人杨宪宏先生讲课,他说他主持的节目大陆有听众。我不知道台湾的电台大陆能听到,身边不少的朋友也不知道。我在互联网查到,杨先生的节目叫《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是台湾中央广播电台频道,周一至周五以短波播出。自2005年1月开播以来,因关注大陆人权问题,采访过很多维权人士,曾被称为“中国大陆的地下电台”,目前还在播出中。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在万念俱灰中看到一丝光明。我预感电台将是中国大陆转型时期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国内异议人士包括各种党派成员基本都在监狱,国外因为防火墙的阻断,很多消息无法向国内发出。翻墙的毕竟是少数,即使翻出来看到的很多也是大外宣的舆论导向。

如果国外的各党派有自己的电台对话中共,哪怕是和台湾电台一起对话中共,也将是防火墙时代伟大的壮举。我们一定要有和中共对话的声音,这个对话不仅我们能听到,大陆的民众更应该能听到。未来的中国不是某党派的中国,也不是某个人的中国,一定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国。各党派要充分利用电台和共产党对话,共产党不报导的社会问题,我们来报;共产党不报导的灾难,我们来报;共产党不关心的民生,我们来关心。比如,河南储户维权,南方水灾,上海清零,铁链女案,唐山打人案等等。电台在当下就起到了一个在野党的作用。

听杨先生讲,在台湾转型时期,NGO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一些NGO成员成为重要的政府官员。这一点也突破了我的思维局限。之前我能想到的是如果共产党下台,或者说被迫部分放权,在中国的政治犯、活跃的公民以及法律界人士会站出来,制定中国的宪法,组建各类党派,竞选各省和联邦议员。为防止权力集中,强烈建议参照美国联邦制、三权分立制,多党制等筹备中国的宪政结构。但民生问题也需要有人服务。听到NGO在台湾转型时期起到的作用,也许这就是中共极力打击NGO的原因之一吧。在大陆转型时期,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介入。但是,怎么样才能让国际组织帮助我们,这也是需要我向各位或者说同各位共同学习的地方。

接到李方先生的邀请,我冒昧的问他有没有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的章程,主要负责人名单和未来几年的规划。李先生说只能给我党章,其他的不方便透露。我觉得能理解,又觉得不太能理解。能理解是觉得有些工作确实需要保密,不能理解的是,在海外如果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宣传自己党派的成员以及未来的规划,怎么能吸引他人加入或者支持呢?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海外党派的讨论,未来如果有机会,我要多参加学习。我很想知道海外有多少党派,各党派有哪些主要成员,未来有什么规划,怎么参与制定法律,怎么参与竞选,有没有自己专业的团队,比如环境,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等民生问题的专家。各党派的号召力够不够,能否拉来资金,党内竞选主题的开展和现场辩论的实际情况,有没有成型的文字和章法可寻。我暂时是无党派人士,或许有一天会加入某个党派,或许有机会会和志同道合的同仁共同创建一个新的党派,这也是我从今往后要向海外各党派努力学习的动力。

未来的中国一定是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权力绝对不能集中,如果制度不改变,共产党下台会上来另一个共产党。

我不是政客,也不是专家,我给自己的定位是未来的选民。

我想问,共产党要下台,你们做好准备让我选你们了吗?

感谢刘晓波们在前面做出的努力,纪念的最好方式是完成被纪念者的遗愿。让我们鼓足勇气,坚定信心,早日迎来中国的民主宪政。

我的发言完毕,谢谢各位聆听。

2022年7月13日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