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内中国将成地狱,“五零后”一代人最惨

作者:曾节明

美共刘少奇拜登团伙带领西方阵营一根筋地反俄,再次为中共创造出得天独厚的国际战略环境。但中共虽得国际形势的大好,国内形势却大忧。

最大的忧患,就是人口问题,可以这么说:人口问题是邓小平、陈云埋下的定时战略核炸弹,其他的一切危机都是常规炸弹。

现在已经很明显:中共习正恩一伙扭转中国超低生育率的一切措施都已经完全失败了:中国人的生育率继续大幅下跌,前所未有的低迷,据说,今年上半年中国人的总和生育率,只有日本人的四分之一!虽则日本也是重度老龄化国家。。。

这究竟是为什么?其根本原因,是中共根本不敢清算邓小平、陈云及其继承者发起和坚持“一胎化”计划生育的罪错,这使得中共既不敢大张旗鼓地出台鼓励多生的政策,也无以令民众心悦诚服。

而且,恰恰相反,当今恶性老龄化社会的内卷和重负,共产党社会体制的极端不公,令以“九零后”及之后的年轻群体,普遍看不到希望,越来越多人选择“躺平”;习正恩同志的封城“清零”暴政,更令中国民众因绝望而“痛不欲生”,上海抗议封城的市民愤怒而出的名言:“没有下一代了,我们是最后一代!”就是中国生育率崩溃的经典标志。

不夸张地说,习近平非但没有扭转“邓计生”三十多年造成的超低生育率,他的封城“清零”暴政,对中国人生育率的打击,反而超过了“邓计生”!

超低生育率必然带来空前的恶性老龄化。

包括好些民运异议人士在内,许多人是连经济、社会常识都没有的脑残,因此觉得老龄化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在邓共“计划生育”党文化的长期误导下,甚至觉得“人少好过年”。。。

经济和社会的人都知道:在养老社会化的社会中,个人包括退休金在内的“社保”,大头是社会统筹金(在职的人给退休者的钱),而不是个人退休前所缴纳的“养老金”(个人退休前缴纳的“养老金”,只占退休后领取的10%左右),因此,社会化养老,是在职者养退休者,也就是“后人养前人”;

也就是说,一个社会,要维持社会化养老体系,就必须维持后人(年轻群体)的数量,与“前人”相当,否则社会化养老体系必然崩溃;

而如果一个社会,象今天的中国这样,出现了年轻人口的雪崩,就意味着社会化养老体系的迅速崩溃!

中国人口危机的大祸,已经露出了冰山的一角了:

其一就是最近上海公安网的全国人口数据库泄漏,不仅暴露出中共对个人的全面监控,中国人毫无隐私可言;同时暴露出当今中国真实人口根本没有十四亿,而只有八亿多人,也与俄罗斯专家维克多根据中国进口粮食的减少,推算出中国真实人口只有八亿多相符;这也印证了笔者的判断:中国人口早在2010年之后,就开始负增长了。面对这一重大事件,中国人口康有为易富贤,不得不第一次承认中国真实人口低于12.8亿,而去年易先生还在强硬坚持他的中国人口12.8亿之说,并对我的中国人口八亿多及2010年后负增长严加驳斥。

另一就是房地产撑不住的全面崩盘危机。虽则中共三令五申,严令房产商不得降价,但市场规律并不会拍中共的马屁,有价无市的情况下,房地产商的唯一选择就是卷款潜逃,造成越来越多的银行“爆雷”。。。现在中国银行“爆雷”声此起彼伏,其实就是中国房地产崩溃的声音,而中国房地产崩溃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年轻人口崩塌带来的刚需断裂。

房地产濒临全面崩溃对中共其实不是最致命的,因为中共可以通过关闭房地产市场,全面恢复住房分配制度,以化解危机——这就是共产党的绝活,以人为的全面短缺,来化解某一产业崩溃所造成的冲击力。

中共必然会这么做,而且现在在紧锣密鼓准备这么做了。

但是,中共无法用计划经济来对付社会化养老体系的崩溃,一方面因为年轻人口雪崩是全面的社会危机,无法“拆东墙补西墙”,另一方面是中共权贵不可能放弃“按权分配,上不封顶”的共产主义特权待遇,中共为了维稳也不可能这样做。

因此可以预料:二十年之内,也就是“七零后”群体大量退休之时,中共国的社保体系必全面崩溃,“七零后”将沦为1949年之后中国领不到退休金的第一代人!为什么?因为中国年轻人口呈几何级数减少(雪崩),是从“八零后”一代人开始的——“八零后”就是中共“一胎化”计划生育造成的第一批人,也就是说,“七零后”中共维持社保的最后的“中流砥柱”,“七零后”之后就全完了。

届时,中共必然实行“计划养老”,即:

只有军警和一定级别以上的官僚,才能领到退休金和社保(带有“先军政策”的性质),其他人都必须“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实行“家庭养老”,没有子女或子女死了的“绝户”,则以近亲/远亲来养老。

估计二十年之内,这种恶化的过程阶段会是这样:

第一阶段,私企业主和私人经济的打工仔领不到退休金和社保;

第二阶段,国企员工领不到退休金和社保;

第三阶段,事业单位和公立学校教师领不到退休金和社保;

第四阶段,普通公务员领不到退休金和社保;

第五阶段,只有军警和一定级别以上的官僚,才能领到退休金和社保。

那么,这会带来什么后果?人口康有为易富贤认为恶性老龄化会导致老人们更依赖政府,因此不会有反抗,并举东北人更支持共产党为例。这完全是大言不惭的谬论,且莫说“东北人更支持共产党”并无证据,现实情况是东北人的社保金并未到断供的那一步,因为现在中共“拆东墙补西墙”,动用上海、广东的财政救早已亏空的东北社保,暂时仍可行,东北人仍然领得到退休金;那么易富贤凭什么就断言:东北人在领不到社保的情况下,仍然不会反抗呢?

易富贤硬说:老人不会反抗。但请睁开眼看看叶利钦时期,俄罗斯前苏共体制内退休老人为了退休金大规模上街游行的事实!

而且,易富贤从理工科学者惯有的机械唯物主义思维出发,以为养老金出问题只会影响到老人身上,这是把社会当作无生命的机械体的误区,因为社会不是无生命的机械体,而是一个由生命组成的有机体,有机体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点:

到了中国社保体系崩盘的那天,中国的社会必然已沦为一个经济和生存环境都相当恶劣的社会,因此,退休群体为退休金而大规模上街,带动的决不仅仅是老人,必然会刺激广大对社会久蓄怨恨的其他年龄群体一起涌上街头,从而汇聚成革命的洪流。

从现在起再过二十年是四十年代,也就是说,中共即便熬过三十年代,也一定会在不可避免的四十年代中国社会大洗牌中垮台。中共国最多只有蒙元的寿命。

而令人叹息的是我叔那一代“五零后”的悲惨命运,因为有中共特色(“有中国特色”)的“好事”几乎都被他们轮上了:

读书的时候碰上“文革”和上山下乡下;

结婚的时候碰上“一胎化”计划生育,许多人断子绝孙;

中年的时候碰上国企改制和“买断工龄”——全面下岗;

退休以后碰上中共为缓解老龄化危机,而对老年人悄悄施以“计划死亡”——以强制老人打毒疫苗的方式,北京已经开始。。。

悠悠苍天,怎一个惨字了得!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