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抗争之我见

作者:王清鹏

——上推三年半有感

“王清鹏,中国前访民、前律师、基督徒,‘#一人一推’发起人,‘#惡人榜’义工,‘#拆墙运动 #EndGFW’义工,中国转型见证人!世界不把民主送给中国,中共就会把灾难带给世界!一个觉醒者的呐喊!(西雅图时间周中7am-3pm不在线)电话:+14257329584“。这是我目前的推特签言。https://twitter.com/wangqingpeng1

我是2017年12月中旬来到美国的,来美国之前做过三年的访民,做过三年的维权律师。

先说一下微信的抗争。我的第一个微信号是2017年6月4日被封的。被封的原因不知道是因为六四在朋友圈发蜡烛,还是因为当时我是受难律师的爱心收集人。然后我在国内注册了推特,只是没有怎么用。我的第二个微信号是2019年元旦因首发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词被封的。第三个微信号在同年11月份也被各种限制。所以,就准备转战到推特平台去看看。

在专职上推特之前,我也偶尔上推特。因为没有熟人和互动,也没有流量。所以,我对推特以及推特的抗争很陌生。虽然我对推特陌生,可能是因为我的经历以及我是真名上推,我刚转战到推特不久,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抗争。

一、私信的搅扰

首先是私信。因为我的私信一直是开放的,所以,我会收到陌生人的私信。它们通过各种方式把消息发给你。当时经常会收到私信告诉我哪位民运有作风问题,哪位民运是特务等。其实作为普通人都有一个消息先入为主的概念,如果你不去深刻思考这个问题,你就会被带偏。因为19年我发现推特很复杂,我就写过一个帖子“上推三原则:1、转发社会不公,因为对他人的不公就是对自己的不公。2、批评公权力,公权力和我切身利益相关,公权力外私人生活和我没有关系,不指手画脚。3、对五毛等辱骂行为不负责回复,因为没有时间。”https://twitter.com/wangqingpeng1/status/1159699037735378944 所以,我对任何私人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只想监督公权力,因为我本身也有很多缺点。所以,即使他人品德不好,在公权力迫害他时,我还是要替他发声的。因为公权力的滥用涉及到每一个人,而私人德行不好,波及的范围较小,并且私人手中没有公权力这把利剑,对其他人的伤害不大。后来我就开始慢慢思考,为什么他们发这样的消息给我,我和它们又不认识,它们也不是真名,而他们污蔑的很多民运都是实名。所以,后来我就明白了,这是每一位上推的人必经的一个过程,目的就是给海外发声的人破污水,搞破坏。

二、网络暴力的恐吓

其次是辱骂。在给我发私信不能阻止我发声和其他民运人士互动的情况下,开始在我推下污蔑我。不仅污蔑我发声是为自己见不得人的私利,还辱骂我是妓女、特务、汉奸等不堪入目的字眼。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打过退堂鼓,我是随着先生的职业移民来的美国,也想静下心好好过日子,学学英语,找份工作,过岁月静好的日子。我猜不少人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骚扰慢慢的就不在关注国内的抗争了。

三、心理建设的担忧

再次是心理建设。我刚上推特时也会觉得推特上那些发声的,至少也是有利可图。什么这个组织,那个组织的,或者是公益机构的人员。他们做公益其实也是一份工作,所以,我也在给自己逃避责任找借口。加上谁发声,水军就污蔑谁只是为了政治庇护、或者为了骗捐、或者为了个人私利等等。这些言论看似无关紧要,但是很多人都会上当,慢慢的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了。五毛对发声的污蔑就是你发声,就是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有的是时间、精力和人员。而普通人还要过日子,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着被网络的各种骚扰,发声的人就越来越少。

四、对软肋的牵制

最后是国内的亲人被骚扰。当他们私信,推下辱骂我都不能阻止我发声的时候,开始在国内找我父母和公婆以及其他亲属进行骚扰。一开始骚扰我父母的时候,我又打了退堂鼓。觉得父母那么大岁数了,我不在国内孝敬他们不说,他们还因为我的行为被骚扰,我很内疚。后来,我就网上公告,谁再去骚扰我父母,我就公布谁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本人及家属的任何违法犯罪信息。https://twitter.com/wangqingpeng1/status/1230147900010713088 。其实,国内找我父母和公婆的也是基层人员,他们也为混口饭吃,慢慢的,他们不再去威胁,只是说上级让过来见见面,谈一谈等。父母和我因为我发声断交过两次关系。尽管如此,我没有办法不发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作为成年人,我要对自己和我所在的社会负责。后来,我又和部分海外异见人士协商,发文《移民的你,真的自由了吗?》https://twitter.com/wangqingpeng1/status/1556813526575919104

中共不仅害怕异见人士发声,也害怕普通人说话。共匪不允许真实的东西,分享真实的国外也不行。两年多的瘟疫期间,我除了声援国内抗争者外,也观察到推特有不少圈子,他们的圈子很多新人难以融入。他们大部分也是普通人,比如美食圈,健身圈,艺术圈等都是一个一个的普通人。但他们的推下照样有五毛水军的辱骂,很多生活推的推主苦不堪言。

我的改变来自于铁链女事件。2022年2月份铁链女事件出来后,我非常气愤,开始在推特写一些关注铁链女的帖子,还成立了铁链女推特群等等。很多平时不关注时政的国内朋友也开始关注铁链女事件了。我感觉铁链女事件和2015年的徐纯合事件是两件启蒙事件,带给了很多普通人思考。也是哪个时候,认识了很多做事的人,他们也露脸抗议对铁链女的不公,现在他们很多也是我们一人一推的志愿者。

后续,我又呼吁海外网友举牌声援季孝龙先生,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我开始感觉不再孤单了,那么多海外的朋友都那么勇敢,我作为一个前访民,前律师,更不应该束手束脚。

我真正利用推特做事开始于2022年9月25日呼吁海外推友一人主推一位在押政治犯的公开信。https://twitter.com/wangqingpeng1/status/1574053771122212865 之后,开始在推特正常工作。每周和加入的志愿者沟通怎么做,每个工作日整理一个省的,后来认识了中国大陆良心犯资料库的码农,他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进行资料的架构整理。后来又认识了很多默默做事的人,我属于前面比较高调的,后面还有很多默默做事的志愿者。

目前我的做事方式:

一、不做不必要的解释

只要敢站出来做事,中共必然有很多种方法来对付你。你只管在你认定的事情上去做,不用和任何人解释。尤其海外的人站出来发个声,五毛水军在推下各种辱骂恐吓外加威胁,至使很多发声的海外朋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不再关心国内政治。你只管去做,你一旦陷入这种解释,就会消耗你大量的精力去做你该做的事。

二、警惕极端的言论

曾经有一个推友号称要把八千万党员全部杀死,被称作“离岸活埋派“,就是自己人在海外要把国内所有人员都活埋才能觉得这个世界正常。这些看似坚决派有些是以一种让我们觉得实现不了的舆论告诉我们实现不了的目的。其实中国体制内也有很多普通人。

三、关注热点话题

对于政治犯和中国转型的话题,很多人不仅没有主动思考的习惯,甚至听也不愿听,所以,怎么能把这方面的知识和信念让更多人知道,也就是有热点还是要去蹭,在蹭热点的过程中,阐述自己的观点。比如,明星吸毒,偷税漏税等可以和官员公布财产联系上。明星吸毒可以和官员作恶联系上。铁链女本来就是应该关注的事项,但是在铁链女上不应只同情铁链女的遭遇,还要分析造成铁链女的原因是什么。

四、忽视善意的提醒

也有不少一开始和你互动频繁,时不时提醒你,注意安全等等;有一些人也打着反共的旗号转发一些无关紧要的帖子,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就站出来给异见人士泼污水,不去追责共匪,而对各种抗争者找毛病,你深究下去,都很可疑。但是他们又伪装的很好,平时也和生活推推主互动,关键时刻带方向。比真正的五毛更不容易被发觉。还有觉得给你帮忙,帮着你去辱骂和你观点不同的抗争者。这些看似帮忙者其实在搅浑水,故意搅乱发声人之间的团结。

五、高调做事

我们现在做的关注在押政治犯和推动防火墙以及恶人榜的事,不能低调,只有高调才能引起更多的人去关注,才能引起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关注。如果连我们中国人(或曾经的)都放弃这块土地,外国人谁会再去关心呢。

六、接受不同做事风格

我在前面吆喝,属于第一梯队的;很多人在中间做事,比如影视制作,码农,和国内联系的志愿者等,属于第二梯队的。不管是前面吆喝的,还是中间做事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要想团结我方力量,只要大方向一致,要学会接受不同的做事风格,才能团结更多的人一块做事。

经历了三年多的推特抗争,我和志同道合的推友不仅有了自己的“#一人一推”关注在押政治犯全球志愿者团队,并且我也是“#恶人榜”“#拆墙运动”团队的志愿者。

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见证中国的转型!

2023年4月 于西雅图家中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