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的春天

作者:蘇曉康

這個春天,世局紛亂,雖中美對決成型,習近平小肚雞腸,卻還要刻意操作綏靖者、附勢者朝拜,令一切都失焦,直到兩位律師被重判,人們才看到北京政權的要害,乃是碾壓異議者,國內維穩第一,其餘皆虛晃一槍而已。

「雙英」走鋼絲

蔡英文訪美,美國第三號人物議長麥卡錫公開稱她「台灣總統」,據稱是一個突破;但是麥卡錫原本是要訪台的,卻被中共阻嚇,換作蔡英文訪美,這種外交遊戲,輸贏皆有,只能說蔡英文「走鋼絲」而已。

這廂馬英九訪中,顯然習近平玩兒平衡,叫他去大陸,以抵消蔡訪美之效應,而馬為了國民黨和他的兩個「先總統」,也樂得走一趟,跑到大陸去宣稱「台湾地区」、「大陆地区」,两岸分属两边,各有其制度、政策,儘管習近平要借馬的「綏靖」,卻也無法堵他的嘴,但是馬也必須講「一個中國」,同時呼籲「和平」(避戰),所以馬的「中國行」雖美其名曰「祭祖」,但是也要「走鋼絲」,跟蔡的「美國行」並無差別。

我觀蔡馬的「西東之行」,有點忍俊不禁:這個島國夾在東西兩強之間,她的兩位領袖,這次毋寧是有默契的分走兩側?

「兩馬」耍綏靖

習近平雖意在台灣,對決的卻是美國,拆台美國圍堵,需要撬動的槓桿卻在歐洲,那廂有另一匹「馬」,眼巴巴的等中國邀請呢,當然還有歐盟,這個緣故,我早有分析,叫做「欧洲过早衰落」,肇始於「全球化」,此间最辛酸者,莫过于欧洲,「911」恐攻令美国战争讨伐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顺手也收拾了叙利亚,将中东伊斯兰世界原本脆弱的结构化为沙漠;没承想中东难民却可以横渡地中海(那就是希腊罗马文明的发源地)涌向欧洲,又令原本已被福利主义拖累得疲惫不堪的欧陆负荷不起,而财政、安全两项基本底线快要洞穿。(參見: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posts…

所以馬克龍必須討好北京,而法國自從二戰後戴高樂政權以來,奉行反對「英語霸權」的政策,早有「親蘇親中」的傳統,非常現成;而歐盟則恐懼俄烏戰爭禍及平靜的西歐,渴望北京從中調停——綏靖主義從來都是短視的機會主義,當年英國張伯倫綏靖希特勒的教訓,從未被歐洲人所接受,歐洲古老文明的滑頭,也於此可見。

這廂另一匹「亞洲馬」,也被北京使喚,則另有一份正當理由,當下情勢是兩強對決太平洋,美國已筹划組建「印太联盟」或称「亚洲小北约」,围堵中国,其第一島鏈,台湾因是岛链咽喉,就成了支柱,美国舍它便使整个战略瓦解,而島上兩千三百萬人民,何甘於飛灰湮滅,求生求和平乃是最大選項,亦無可責難也。

中美玩「阻嚇」

然而,美國自奧巴馬,一個黑白混血、頗有「奇理斯玛」味道的左傾總統上台之初,忽略中國在南海造島開始,便只剩下阻嚇一計,所以拜登政權,跟習近平能玩的,只是這個嚇阻策略,代價最小的戰術,因為美國自韓戰、越戰之後,要在亞洲再打一場戰爭,心理上要克服的東西很多,需要時間換空間;這個阻嚇效應究竟如何,也是沒人知道的;

最後,在這個失焦的春天裡,我到四月十日見新聞,中共秘密審判後,重判許志永14年、丁家喜12年,才發現習近平玩的另一種阻嚇,僅僅因為一場私人聚會,如此重判律師,顯示中共懼怕國內民變多麼深重,而李翹楚、常玮平仍羈押不審;同時告訴中國人的是,中共懼怕律師到了何種程度;此前就有「七零九」大案,它無疑是當代中國的一個血腥點;「七零九」被認為是「律師劫」,它也是中國民間社會的大劫,因為滅掉律師這個階層,國家就肆無忌憚了。(參見:《「七零九」前後》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posts…

上述兩種阻嚇,也顯示了一個道理,即余茂春區分了中共與中國(老百姓)之後,令北京恐慌、恨極的效應;顯而易見的是,習近平在先穩住後院之前,沒有攻打台灣的可能性,所以,美國與其保衛台灣,何不直接支持中國人民在「後院跟中共較量」?那正是維權律師們這些年做的偉大事業!

這麼幾層內外因素,又令我想起去年歲尾的一場聚會。

Christmas Eve安排好去維吉尼亞安娜家聚會,我已覺開車到她那個臨河住宅太遠,就約好羅勝春,她住在比較靠近的泰森一帶,我們先開車到她那兒,再坐她的車去維吉尼亞。

一路上,我們沒怎麼聊她的老公丁家喜,而是聊她自己,和她兩個女兒,皆優秀讀名校,她自己也在英國公司上班,但是母女皆有病痛,她說她肩膀疼痛找不到原因,可能是精神壓力所致。

傅莉原想借這次聚會,好好跟朋友們說說自己的困境,卻一見這些維權律師的妻子們,就把自己的苦水咽回去了。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