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内无好人——兼析中国精英阶层的作为

作者:Yun Wang

这是2022年10月16日我在多伦多中共领事馆前声援孤胆英雄彭立发先生集会时即兴演讲所用的题目。那天是中共20大召开的日子。和北京时间有12个小时的时差,第一天的会议议程已经结束了,没有人会怀疑习搞连任已经成功了。善良的人们对中共自我改良的幻想又一次破灭了。

1980年代是中共自我改良的最好时期(假设中共能够进行自我改良的话)。那时候,人心思变,毛时代形成的中共特权阶级虽然还存在,但是权贵资产阶级还处在初级阶段,抗拒社会制度转型的阻力不算太大。6.4枪响之后,中共特权阶级迅速发展成权贵资产阶级,依靠中共的独裁统治垄断了市场,他们最害怕政治制度改革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因此也就彻底断绝了中共自我改良之路。但是到现在还有人幻想着中共能够进行自我改良。

享受特权的中共红二代以他们父辈建政的“功劳”为傲,8964之后成长起来的中共官员和富豪以及他们的官二代、富二代怀念邓江胡时代升官发财的好日子,他们都不愿意彻底否定中共和中共所建立起来的政权,他们仅仅对习上台后损害了他们的特权以及断了他们的财路产生不满,认为千错万错都是习一个人的错,只要中共回到邓江胡时代,大家一起升官发财就好,对中国底层民众的苦难完全视而不见,他们也从来不会思考自己对中国社会的责任。

现在全国上上下下党内党外大多数人都反对习近平连任的日子里,我要对大家说的是:“中共党内无好人!”我从1950年代初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共党员,他们都是“精致的极端利己主义者”。不论是中共干部还是普通的中共党员,他们入党的目的,就是要出人头地,为自己获取更大的荣誉和利益,骑在人民群众头上作威作福!请不要把中共想象成民主国家的普通政党,不是谁想加入就可以加入的。只有它挑选的它认为合格的人才可以被拉入党内,以保证中共政权的统治地位。因此中共并不代表中国人民。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先生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明确地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开。身为中国人更应该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还有人犯糊涂呢?

当年克林顿政府考虑对中共国的最惠国待遇和人权脱钩的时候,征求三位海外著名的民运人士意见,这三个人竟然完全赞成,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要知道,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共和它所建立起来的政权,对中共和中共政权友好,就是对中国人民犯罪!可惜在现在的形势下,还有人不愿意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开,仍然有人希望美国要缓和与中共的关系。

“中共党内无好人”,可能有人对我这个说法不认可。中共建政70多年来至少造成一亿多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这可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党还不够邪恶吗?你是这么邪恶政党中的一分子,还能够自认为是好人吗?好人为什么要为虎作伥?中共党员是中共执政的基础,中共罪恶的政策,就是通过它的组织系统贯彻下去的,中共党员自然是脱离不了干系的。无论如何辩解,他们都逃不过“枪口抬高一寸”的道德谴责,历史上对纳粹党员的审判已经建立了先例。哪个中共党员都不是无辜的,既然享受中共给予你的特殊利益,就要承担中共犯罪的责任。

很多人喜欢在中共里面找好人,文革中认为周恩来是好人,文革后认为邓小平是好人,6.4大屠杀后认为江泽民是好人,最后都令人大失所望,他们罪恶累累,都不是好人!

民运人士中有很多人认为胡耀邦、赵紫阳是好人,可是胡耀邦从来就没有为受中共政权迫害最深的群体:被他们抢走土地又被枪毙的地主分子,被他们杀害的原国军抗日英雄和原国民政府的各级工作人员,被他们抢夺财产又被逼跳楼的民族资本家们,被他们错误杀害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正名。他所平反的所谓冤案错案并且恢复名誉的都是他们党内残酷斗争中受害的同志!他自始至终维护的都是中共的利益。赵紫阳虽然反对开枪镇压群众运动,但是他要维护的也是中共的利益。中共给他安的罪名是“反党”,真是莫名其妙,很多中共党内斗争的失败者,都会被冠以“反党”的罪名。只是在他遭到党内清洗后,才有所反思,认识到了中共所建立的这个体制才是万恶之源。

很多对中共体制认识不清的人,也包括一些民运人士,常将林昭女士和张志新相提并论,一起纪念。其实林昭女士才是为中国人民争取民主权利的斗士,张志新为刘少奇鸣冤叫屈,只不过是中共党内斗争的又一个牺牲品。后来中共为张志新平反了,并追认为中共烈士。可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为林昭女士正名昭雪,至今也不允许公开讨论和纪念林昭女士。一个是自己人,一个是敌人,中共的态度是泾渭分明的,只是还有那么一些自认为是“搞民运”的人还敌我不分,认敌为友。中共的烈士很多,尽管有人认为他们的“初心”是好的,但是他们都不是为中国人民争取权利,反而是帮助中共建立和巩固压迫人民的政权。

彭立发先生提出两个口号: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隶做公民。1980年代,大陆人民错过了一次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机会,现在迎来了第二次机会。全国上下,党内党外勇敢地行动起来,是时候彻底地解决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不能再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了。如果我们不努力,还在“等风来”,那只有等到习死在任上以后才有那么一点希望。国际形势已经改变,全世界民主国家围剿中共,绥靖政策不会再回来,“岁月静好”的日子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其实,中共所设计的政治制度,包括中共最高领导人在内,人人都是受害者,谁都不是安全的。有人总结中国人的性格:“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现在不努力,不解决社会制度问题,子孙后代都要跟着受苦。反共要从反习开始,我也赞成这个策略。但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还是要推翻中共及其政权,建立民主中国。中共就是一个抢夺人民财产的犯罪集团,他们为所欲为,是私欲膨胀的大染缸,好人进去也会变坏(中共党内无好人)。他们选拔领导干部不是比谁更好,而是比谁更坏,好人更不能爬上最高领导岗位。制度不改革,谁在习的位置都一样。有些人反习是想要恢复邓江胡时代,这是万万不可以的。中国已经被中共折腾了70多年,经不起再折腾了。

以上是我即兴发言的整理稿。中共现有9千6百万党员,占有相当大的人口比例,几乎把中国所有的精英分子都拉入了党内,再加上它的执政地位,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它不允许其他政党存在,霸占了中国社会一切生存资源,置反对者于死地,已经渗透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我的话可能在一些反共的人士中也不受欢迎,因为他们过去或多或少都和中共有一定程度的利益关系,不愿意彻底反省自己,否定自己的过去。还有人为“精致的极端利己主义者”辩护,說這是一件好事。我是不能赞同的。要知道,维护他人的权益,就是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了自己眼前的一点利益,就去参加一个邪恶的党,帮助这个党作恶,还好像这个党做的恶和自己没啥关系,怎么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怎么能对得起被这个党杀害的一亿多中国人?

中国精英分子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中共给予的特权,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是人上人,社会财富的分配首先要满足他们无限的胃口。殊不知工作不同那只是社会的分工,哪一项工作都是必不可少的。农民、农民工和普通市民的工作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是他们的社会福利却被中共剥夺得一干二净,他们熬尽毕生心血,到头来还是穷困潦倒,一无所有。中国的精英分子对他们的苦难视而不见,外界看不到底层民众的苦难,只看到中国的精英分子满世界挥霍,满世界撒野,认为他们就代表了中国,富得流油。

我自己不是社会精英分子,脑后有反骨,中共自然不会把我拉入党内。我生活在中国社会的底层,自然要为底层民众说话。一些精英分子一再喜欢批评中国“底层之恶”,认为他们愚昧,奴隶性强,没有反抗精神,并且仇官仇富。

中国底层民众的声音发不出来,并且很少有人为他们发声,虽然他们人口众多,但是在中共政府里制定政策的精英分子却没有人代表他们,为他们的利益说话。底层民众恨的是社会不公平,机会不平等。如果中共官员不搞特权腐败,富人不搞官商勾结,巧取豪夺,哪来的仇官仇富?

外界了解中国,首先看到的是“精致的极端利己主义者”的中国精英分子,认为他们就代表了中国的国民素质。中共最害怕暴力革命,这些个精英分子就大力宣传“和理非”,好像“和理非”是唯一的改变中共的道路。这不正好是在配合中共吗?如果精英分子自己害怕牺牲,反对暴力革命,甚至落在底层民众后面,怎么能有脸说中国底层民众奴隶性强,不敢反抗?要说中国人奴隶性强,自私自利,就体现在中国的精英分子身上。

一个和平奖,误导了多少个中国的精英分子?当一个政府不但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反而站在人民的对立面镇压人民时,暴力反抗就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和理非”要看对象,对于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残暴的政权,连“举一张白纸”都是犯罪,你还能和它讲什么道理吗?它唯一能听懂的语言就是暴力。

有谁还记得烟花革命中那位站在警车上示威的勇士?有谁还记得6.4期间在上海烧火车,在北京烧军车被中共当作“暴徒”杀害的勇士们?中国的精英分子可能也跟着中共叫骂他们是“暴徒”,一些民运人士也闭口不谈他们的事迹,忽视他们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贡献,好像只有精英分子才配得上人们去歌颂。这些民间英雄才代表着中国底层民众的勇气。他们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虽然我自己的声音也很微弱,但是我还要尽力为他们呐喊,尽我所能,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样是暴力反抗,为什么中共可以纪念他们在夺取政权时期的烈士,我们就不应该纪念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还要跟着中共骂他们是“暴徒”呢?难道中共可以开着坦克上街屠杀人民,人民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吗?中国的精英分子们反对暴力,首先要反对政府滥用暴力屠杀人民,而不是反对人民被逼用暴力反抗手段保护自己。不是中国底层民众没有作为,中国不缺少杨佳式的反抗暴政的英雄。在江、胡时代,每年底层民众的维权事件都有几十万起,甚至发生了通化钢铁厂维权工人打死厂长的不幸事件。那时候大多数的中国精英分子都在做什么?他们在与中共合作“闷声发大财”呢!过去,中共欺骗利用中国底层民众推翻了国民政府。现在,被中共压迫最深的中国底层民众同样也需要中国的精英分子带领他们革命,推翻中共政权,建立民主中国。中国的精英分子要如何调整自己的社会功能,担负起社会责任?

一些人一边反对中共,一边还有一点舍不得离开中共,其实就是放不下那点既得利益。还有人说,我追求民主,但我不反对中共,包容中共才是民主的价值。要知道中共不是一个发扬民主的政党,如果它放弃权力,实行民主,或许你还可以包容它。但是现在你想包容中共,中共也绝不会包容你!中共不是要你包容,是要你服从!有这样糊涂的思想,有这样矛盾的心理,何以把中国的民主事业付诸于行动?这些人只喜欢沽名钓誉,华而不实,给思想理论界造成很大的混乱。

因为前中共党魁毛泽东在文革中讲过“造反有理”,很多人就把“造反有理”视为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其实文革中的“造反“是奉命造反,造反派都是忠于毛的,并不是真正的造反,只是利用造反之名清除政治反对派。现在的中共最害怕这句话。中共政权是用造反手段得来的,它绝不允许群众起来造它的反。造反、反抗、暴力革命是同义词,属于人民的自然权利,人类社会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有人说暴力革命建立起来的政权一定是独裁政权,这话说得太绝对了。美国就是暴力革命建立起来的最伟大的民主国家。有些事情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谁能想到21世纪还会发生侵略战争?有些事情要发生,想挡也挡不住。

我赞成人民有暴力革命的权利,但是也要尽量减少社会动荡。因此我并不反对“和理非”,如果“和理非”能够成事,减少社会动荡,岂不更好?但是“和理非”后面跟着的“不合作”却被中国的精英分子丢弃了。中国的精英分子都被拉入党内,与中共“合作”欺压中国底层民众,这是中国目前政治生态的一大特色。如果中国的精英分子真的想改变中国,为了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能够迷途知返,舍弃不当受益,追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不与中共合作,退出中共,中共还能依靠他们来巩固政权吗?这不就达到解体中共的目的了吗?

我看到很多精英分子罗列了中国社会种种弊端,民主社会种种好处,就是提不出具体的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暴力革命不敢提,“和理非”又被腰斩,拿不出完整的办法,那么号召全体社会精英分子不与中共合作,退出中共,应该是一个好的选项。中国经济面临着全面崩溃,精英分子的那点既得利益恐怕也保不住了,苦日子马上就要来了,何不趁此机会跳离沉船,“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跟上世界潮流,进入民主社会,岂不美哉!民主制度好,专制制度坏,我们都清楚,不用再喋喋不休地解释了,是时候行动了。

很多中国的精英分子要求中共释放彭立发,这跟要求中共“平反6.4”是一样的,和平奖得主都能被害死在监狱里,你还指望中共发善心?只有到那时候,大多数社会精英分子敢于同彭立发一起发声,甘愿坐牢,才能改变中国。

中国的精英分子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用来显示自己学问高深。我不是精英分子,没有什么高深理论,我们底层民众判断事物的方法很简单,只有好与坏,对与错。对于中国的精英分子都加入中共,与中共合作自肥,不顾底层民众的利益,那我们只能说:中共党内无好人!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不需要你有多么高深的文化教育背景,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有正常价值观的人,都能够迅速作出的简单而又直接的判断。但是现在好像整个世界都进入一个反常识反智的时代,而传统价值观,是非黑白的标准,甚至包括审美观,都发生了颠倒。

”中共党内无好人”,如果你本人已经宣誓效忠于中共,并且坚信自己就是中共的人,要维护的自然是中共的利益,自然要反对这句话,你听到过哪位中共贪官说过自己是坏人吗?这应该是用不着争论的话题。可是在党外,甚至正在呼喊“反共、要民主”的人士中为什么还要引起这么大的争议呢?他们为什么对中共又恨又爱呢?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就像前面讲过的一样,这些人不想反思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和中共之间曾经建立的不当利益关系,不愿意彻底与中共分割。看来如果不来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是很难与中共彻底决裂的。中国精英分子变得如此自私,为了自己的那点不当受益,难道连最起码的逻辑和常识都不要了吗?一个社会的精英分子群体,大约只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别看他们人数少,却是整个社会的领导力量,他们要往哪里去,就带领着整个社会往那里走。我呼吁中国的精英分子,千万不要推卸自己的社会责任,拿出你们的智慧和勇气,改变中国!

2022年11月27日,上海人民在乌鲁木齐中路公开喊出了“共产党下台“的口号,这是中共建政70多年来破天荒的第一次!8964都没有喊出这样的口号,让我激动万分,认为中国大变革的机会来到了。可是在后来的白纸革命、烟花革命、白发革命中再没有出现这样的口号,令我重新思考中国的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难道这一次中国政治体制转型的机会就这样再一次错过吗?心里万分着急,写出了这篇文章,希望能触动中国精英分子内心深处的良知。

我呼吁中国来一场革命行动,名字就叫做:Shame on CCP Members!

后记:

文章写完了,在海外华人中征求意见,结果不出所料,反对的人占绝大多数,其中也包括一些自称反共的人士。但是并没有像样的有价值的回应,无非是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不要太偏激,要中庸等等。也招来一些漫骂,更有甚者,说我比习近平还坏。这话并不陌生,6.4后就有人说如果让那些学生执政还不如中共。民主国家谁来执政,是由民众用选票来授权的,并且有监督机制。要我比习近平还坏,除非能授予我像习近平那样不受监督的无限权力。民主选举能被民众选上去的也不会是像我一样的底层人士,还会是社会的精英分子,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不缺乏的。精英分子做好事,或者做坏事,都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这一点,升斗小民自叹不如。整个社会的精英分子腐败了,才是这个社会彻底的腐败。底层民众做好事还是做坏事,不会影响整个社会的大局。

目前能够移民海外的华人,在国内都曾经属于精英阶层,也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农民工和他们的子女是很难出来的。就算是偷渡出来的,没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也是不行的。有几个朋友在微信群里大谈自己发家致富的奋斗史,言语中充满了自豪感。我讽刺了一句:我可比你们高明多了,我的钱都是剥削农民工挣来的。他们刚开始不知道我是在讽刺他们,对我开展了大批判。我已经移民海外30年,躲过了“闷声发大财”,其实我们底层民众也没有能力“闷声发大财”,我也不认为那是正当的。但是我出国的时候能够想到逃离中共并且能够买得起国际机票,也不是当时大多数精英分子能够做到的。总而言之,海外华人没有人认识到自己是中国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不当受益者,还忘不了那点既得利益,只恨自己积无多,从来没有想到怎样使中国社会财富分配公平公正。

知青上山下乡时,我们看到了农民在生死线上挣扎。中共说工人、农民是国家的主人,实际上社会财富分配是严重地向特权阶层倾斜的,特别是那些依附于中共暴政的社会精英分子。大跃进时饿死的3600万人绝大多数是种粮食的农民。现在的中国底层民众依然在贫困线上挣扎。将心比心,海外华人缺少的就是同情心!

来到海外拥共的大陆精英分子还觉得反共的华人太Low了,他们自己才是高尚的。海外的华人政客,不论是来自中国大陆,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没有不亲共的,只有他们才能得到海外华人的选票。你看他们春风得意,来往于所在国和中共国之间,荣耀无比。但是如果你要求他们回到中国大陆去生活,那是万万不愿意的,他们的那双脚显然有良知,他们的屁股显然是懂事的,他们的七情六欲还是很诚实的。但是,他们的行为告诉人们,他们是“精致的极端利己主义者”。

这篇文章遭到了WeChat全面封杀。看来中共虽然残暴,也有软肋,即便我人微言轻,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由此可见这篇文章对中共的杀伤力还是不小的。由于这篇文章抨击了体制内外精英分子的言论和行为,上不了华语社交媒体。感谢媒体人和法律工作者冯志强先生帮我修改和传播,我们需要更多的有担当的媒体传播不容易听到的声音。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中共党内无好人——兼析中国精英阶层的作为”》 有 1 条评论

  1. 王哥好,又仔细拜读了您的心血之大作,通篇陈述和总结及分析的更完善更精辟了,我也认识了不少新观点和重新思考一些你的论点和论据,惭愧之余受益匪浅,谢谢!
    当读到上海人民在乌鲁木齐中路自中共建党70年来第一次破天荒喊出“共产党下台”这一细节时激动之余我的鼻子酸了……中国老百姓的尊严与民主权利被反复蹂躏践踏,在独裁暴权统治下苟延残喘挣扎活命,有良知的海外华人们也感同身受,我们虽身轻言微,面对生灵涂炭我们也爱莫能助,但我们起码能发声能宣传能唤醒部分人。另外您的后记部分也那么诚恳的在竭力呐喊意在试图唤醒自私漠然的大部分华人,真心敬佩您这么多年的执着与付出,中国民主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辈将上下而求索!
    写感想之时我一直在想通过什么方式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篇文章??另外我认知有限,才疏学浅,所以不当之处请见谅[合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