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一下刘因全的有关党证和任命书的问题

作者:王有才

我确实给国内参加中国民主党以及中华复兴党而坐过牢,以及因为参加89民运坐过牢的人提供过我的证词。

我不仅没有收费,所有的邮寄费都是我自己出的。

另外当时想试试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有没有可能,我确实也给大概不到十个人写过证词,但是我一分钱也没有收过的。

至于当时试验“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我确实给很多党证签了我的名字,我记得主要是陈立群和宋书元要求的。

但我一分钱都没有收过的。我甚至都尽量不喝“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矿泉水。

后来我发现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加上特务原因,我就退出了。我后来再也没有给国内没有参与过中国民主党或者中国民主运动,维权运动而受过苦的人开具过中国民主党的证词和党证。

我确实给少数人开具过中国自由正义党的党证和任命书。因为中国自由正义党刚开始做,国内现在更没有人坐牢,所以是不可能拿来做政治庇护资料的。只是有些朋友说留一个纪念吧。

虽然我也知道我们至少在习近平期间是自娱自乐。但我是开具党证和任命书的。

开具任命书的目的是可以发展工作人员。但每发展一个人员,都要我和陈志伟面谈通过。

所有这些党证和任命书,我们没有收一分钱的。也没有收工本费的。

我个人以后也不会收钱的。如果有人收钱,我们会处罚的,甚至开除党籍的。

因为中国自由正义党,定义为精英党,所以经主持人团讨论通过,现阶段没有我的签字,所有的中国自由正义党的党证和任命书都是不作数的。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