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来这里记录一下。

作者:王有才

我儿子今年考上纽约最好的四年制公立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知道美国的高中竞争非常激烈。所以让我太太和孩子到中国去一趟,看看我们双方的父母,我们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孩子们。高中四年应该要努力在美国成长了。

这次去中国,因为孩子很喜欢日本动漫,同时与一个母亲是日本人的同班同学很要好,所以比较喜欢日本文化,就顺路到日本去旅游十天。由于疫情的影响,买飞机票是从纽约到日本。十天后从日本经韩国转机到杭州看我的家人,然后10天后从杭州飞襄阳看我夫人的家人。顺便在襄阳包房车与我夫人的父母兄弟姐妹等去神龙架玩一圈。然后坐飞机从襄阳到上海,然后准备乘英国航空飞机从上海转英国再到美国。

Stuyvesant high school要求很严,虽然要九月份才能入学,但在暑假期间已经要求学生参加各种考试,比如数学,英语,以及游泳考试为了下一年的排班,数学荣誉班等。小朋友是参加完这些考试后才去日本旅游和回中国的。后来小朋友去旅游后学校又发了很多材料,我就没有转发给小朋友和我夫人。但高中校长和副校长发的要求在暑假期间学习的数学内容我还是转发给小朋友和夫人了。我怕因为我工作忙忘记了。现在写这篇记录才回想起来了。日本玩的很顺利。但小孩数学的荣誉班没有考上的通知收到后。我告诉我夫人了。我让我夫人要友善告诉小朋友这个事情。因为他们高中入学的同学杰出人才很多,考不上是正常的。进高中后再努力。也同时对自己有个准确的认识,高中期间会碰到很多高手,要向他们学习。等等。

从日本转机韩国时因为有十几个小时,当时准备出海关去韩国首都旅游一下,顺便在宾馆过一个夜。可是因为夫人手持的是中国护照,当时买机票的时候查的是可以出海关的,因为有美国绿卡。到当地被告知反而不行了。所以预订的宾馆只能取消了。没有去韩国首都游玩一下就去杭州了。

我父亲是在我儿子出生前去世的。当时我也不能回国看父亲最后一眼。我母亲现在已经90岁高龄了。今年中国国内放松新冠疫情管控,我们那里很多人感染了。我母亲当时还比较严重,去当地医院住了三天医院。后来好了。毕竟90多岁高龄,身体没有以前好了。但还能自己走路,周围走走。还是很不错的。当时我们那里很多人都感染了。有些还很严重。我的高中好同学感染后也非常难过。但当地没有人告诉我有死亡的情况。我们老家很多90多岁的老人都活过来了。我们村有许多90多岁的老人,很多人身体也还很好。我都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当然我姐夫身体不好。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是很难过的。我的大姐生活相对比较艰难,要照顾姐夫,还很好强。都快70岁的人了。真的不容易。

我们现在已经是五代同堂,非常大的一个家庭。当然孩子都早就分家过了。我们兄弟姐妹6人,除了大哥,大姐在家乡,其他兄妹都去各个不同的区镇生活了。现在每户人家都有好几辆车,住的也不是很远,还是能经常走动的。这次我夫人和小朋友回去,大家一起在不同的家聚了好几天。也拍了合影。人数真的很多。加上我总共43人。当然我没有能参与拍照,因为我不能回中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国。我很想回国的。相对来说,杭州的经济条件都很不错。房子也都很好的。

在我夫人与小孩准备从杭州回襄阳的时候的前一天,不知道当地的公安怎么知道我夫人回去了。公安去找我夫人,当时我夫人正在与家人在一个mall里吃饭。公安提出要与我夫人一起吃饭,我夫人说明天就要离开杭州回我夫人的老家襄阳了。很多事情很忙的。一起吃饭就不必了。于是公安来到mall里就与我夫人去了mall里的一个行政办公室谈了一个多小时。当时我夫人只是告诉我有人找她了。回美国后再告诉我细节。当时她没有跟我说其他任何细节。我估计是公安或者国安的人找她。我也没有多问。她也没有多谈。后来回美国后我小朋友才告诉我这个情况。再后来我夫人告诉了我一个大概情况。意思是他们对我的情况很了解。了解我换了一个新工作,还有退出中国民主党的事等等。还对我夫人说如果我想回国探亲的话,可以跟他们联系,他们可能可以提供协助和帮助。关于我回国的事。其实以前从其他管道也谈到这些方面的事。我确实很想回国。他们那时希望我到东南亚去谈,但东南亚我不想去,也可能去不了。对我来说,最好是在美国或者加拿大。欧洲,甚至是日本,我想还是可以考虑的。虽然我很想回国,但这件事就没有机会谈成的。现在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不是只是探亲,那时还想在中国居住。这个看起来更不可能。他们告诉我夫人她上次回国其实省市厅局都有人与我夫人见面。可我夫人对政治不感兴趣,怎么可能识别和记忆临时见面的人。其实我从来不告诉我夫人我每天都做什么,除了工作赚钱以外其他的事。我夫人对我的事是几乎不知道的。

在杭州小朋友玩的很愉快。因为我家有很多年轻人。我夫人顺便也到东方通信原来的总部当时杭州最高的楼之一拍了照片。这是我与我夫人谈恋爱,结婚成家的地方。现在东方通信已经搬到杭州滨江的东方通信城,这里的东方通信大楼很多也出租给其他公司单位了。我夫人也没有进去。其实我们杭州原来的房子离这里的东方通信总部大楼只有两个街区。我夫人也没有去看一下。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要去看一下,拍拍照。我可是一个恋旧的人。青年时代一直在我的记忆中。

襄阳离神龙架相对很近。神龙架那段时间自然风景很美。然而我岳母身体不好,虽然有保姆整天照顾,还是很累的。岳父身体还可以,但毕竟年纪大了。也不容易。不过神龙架的宾馆各方面很好,食物很便宜可口。总共11个人一顿中餐或晚餐就只要800到1000元人民币。当地最好的宾馆11个人一夜一共5个房间住宿。一夜大约总共1800到2100块钱人民币。气温很好,风景很好。也是很值得的。和杭州相比,真的很便宜。(在杭州四个人吃一餐饭要1000多块人民币。)我夫人感到很开心到当地都住最好的宾馆。

回美国的途中,出了一个小插曲。摘录我夫人的记录如下:

“充满戏剧性的一天

7/29上午在上海浦东机场办理回美登机手续时,我因为护照(中国)有效期问题被拒绝。打了N多电话给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和机场工作人员几番争论,还是没有用。只好让小伙子自己登机,在伦敦中转回纽约。

我留在浦东机场想办法,和先生连线查其他航班信息,最后买了当天晚上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返美机票。因为是last minute ticket,钱包大大出血 [流泪]

最后和小朋友前后脚10个小时内到纽约… 此处赞一下小伙子的勇敢和独立性 [强] 当时因为事情紧急,都忘了给他些钱备用…

感叹一下,最近两次回国(间隔好几年),从中国返美各种状况,防不胜防…”

于是我先去纽约肯尼迪机场接我的小朋友。一路与小朋友谈回国见闻。小朋友跟我谈了国内公安找了妈妈一个多小时。小朋友没有去。第二天,我去New Jersey Newark国际机场接我夫人。由于这番折腾,三个人都挺累的。好好休息。然后开始新的奋斗人生。

我夫人跟我说,他们应该是国宝或者是政保。在我夫人聊天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人还拍了照。我跟她说,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会用手机拍照的。当然我也是说给我夫人听的。其实我以前基本上不拍照的。可能当时我在国内没有手机。我夫人说,我当时肯定没有能拍照的手机。我夫人第一次用3000多块钱买的手机是我第二次坐牢的时候,那时的手机是没有拍照功能的。科技发展真是日新月异啊。

我夫人告诉我,在美国赚钱到他们家乡去生活真的会过的非常享受。正如印度的朋友说的,在美国赚钱回印度养老真的过的是国王的生活。(虽然我知道印度的朋友很有钱,但我当然知道这个肯定是很夸张的说法。国王的关键不是钱的问题。)

今天早上自己已经工作了6个多小时了,因为是星期六,时间都是自己的。我利用机器运行时间顺便写了这个记录。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