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加入中國民主黨

作者:小周

我來自江蘇,我與中國共產黨不共戴天!我為什麼要加入中國民主黨?因為我反對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專政,迫害並奴役中國人民將近一個世紀,犯下許多反人類滔天罪行,這是一個邪惡的政黨,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盡的苦果與災難!我加入中國民主黨正是信仰法制/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為中國將來能夠徹底擺脫中國共產黨的奴役,並成功實現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而努力感到自豪,這是我加入中國民主黨的最根本的原因!

2009年在讀高中期間,一次偶然機會學會瞭如何使用翻牆軟件,瀏覽海外網上信息我知道了推特和油管的存在。通過油管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天賦人權,知道了許多中國共產黨不希望讓老百姓看到的東西,讓我對中國共產黨產生了深深的懷疑。2010年7月畢業於川姜鎮高級中學。2010年10月傳來噩耗,我父親被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查出患有肝癌,家中花光所有積蓄也未能挽救我父親的性命,2012年我父親去世。我的母親在2016年被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查出口腔癌,我們家徒四壁到處借錢想挽救母親活下來。不管如何努力也沒有挽救回母親生命,母親也如同我父親一樣在2018年匆匆離開了我們兄弟倆。雙親的離世對我的打擊非常巨大,為救媽媽我和弟弟背負20多萬債務,中共體制黨員都有醫療保障卻自稱是人民的僕人,我們人民是共產黨的主人,卻沒有醫療保障,天理何在?我陷入沉痛的思考之中:共產黨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都提供了哪些實質性服務?為何國家不給百姓免費醫療保障?我也看到海外有中國民主黨的活動和宣傳,苦於在中國境內都是隱秘的我找不到,否則我就會加入到反共的隊伍中,向更多的人推廣中國民主化進程,結束共產黨統治,力促共產黨早日滅亡!

邪惡的中共統治中國將近一個世紀,不但沒有把中國帶入民主自由,反而越來越極端,越來越獨裁專政。今日共產黨也未能實現免費醫療,口口聲聲說是為人民服務,實則剝削壓迫人民。通過油管讓我知道了天安門鎮壓8964學運事件,夾邊溝的殘酷歷史真相,西藏大屠殺,新疆種族滅絕事件,香港遊行示威要求實行普選爭取自由被中共鎮壓事件,鎮壓法輪功,抓捕基督徒,打壓異議人士,特別是2014年5.28山東招遠麥當勞殺人案,就是中共一手炮製的,然後嫁禍給全能神教會,隨即展開百日會戰,對全能神教會鋪天蓋地的大掃蕩抄家和抓捕入獄。2015年中共在7月9日肆無忌憚抓捕幾百位律師,這都是中共罪惡的證據等等。2020年由於中國共產黨釋放武漢病毒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許多城市實施封城政策,導致我不能外出工作,斷了經濟來源,許多人因此跳樓自殺結束了自己生命。看到此等慘烈的狀況,我對這個國家充滿了失望,對共產黨這種無人性的封城政策感到害怕,所以我決定逃離這個國家。2021年11月我因中國共產黨對人民的愚弄和欺騙感到恐懼,選擇了去新加坡工作。之後從新加坡又到了土耳其旅遊,我在中共駐伊斯坦布爾大使館門口,把我打印帶有習近平頭像的紙張和打印的《打倒共產黨習近平下台》粘帖在牆上,用自拍杆拍下我譴責中共的視頻,發在推特上。我進行了對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對異議人士的逮捕關押判刑,對新疆種族滅絕,對香港爭取自由遊行遭到鎮壓的聲明抗議,之後我老家的派出所突然聯繫上我的親戚轉達讓我回國自首,我心中當時非常的不安和害怕,一旦我回去便會面臨逮捕關押和判刑的風險,甚至被酷刑折磨而死的可能。這段視頻後來我刪除了,並註銷了推特賬號。

我本以為我離開中國脫離了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沒想到更大的災難降臨到了我身上。2022年9月,我突然接到了來自以前一位朋友的電話,他叫郝杰,邀請我去老撾遊玩,他說在老撾工作,幫我找電話銷售工作。當時我便一口答應了下來,立馬買了飛往老撾的機票。我沒有想到他會把我以8萬人民幣賣進詐騙公司,等我到了詐騙公司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我已經身處老撾金木棉金三角經濟特區,一個遍布詐騙公司的地方。在第一家詐騙公司,由於我對中共沒有任何信任,所以我沒有向中國駐老撾大使館求救。我再三思考後,最終決定向美國駐老撾大使館發出求救郵件,美國大使館把我的求救郵件轉發給中國駐老撾大使館,中國大使館發郵件給我,讓我聯繫中國境內的家人報警我被困在老撾詐騙公司的情況。我在詐騙公司13天沒有業績,我被以14萬人民幣賣進第二家詐騙公司,在第二家公司我在推特上求救被發現,把我關進小黑屋毆打。第二天又被第二家詐騙公司以20萬人民幣賣進第三家詐騙公司,我已經被人口販賣轉賣3家詐騙公司,販賣金額高達20多萬人民幣。詐騙公司主要以詐騙美國加拿大人為主,我們都是白天睡覺,夜裡用社交平台和北美人聊天進行詐騙。詐騙公司會在美國的社交網絡平台上註冊帳號,比如大黃蜂/火種/臉書/推特等等社交平台。公司會偽造一個虛假的人設在平台上尋找合適的欺詐對象和對方進行感情聊天,等感情聊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要求對方進行虛擬貨幣虛假平台進行投資,從而詐騙。詐騙公司擁有一套完整的規章制度,要求每個員工每月要完成多少的詐騙金額,實行對賭,讓當月沒有業績或者業績最少的兩個人實行對打。我在第三家詐騙公司一個月期間,因為沒有業績,且不想做詐騙別人的工作,被他們毆打,兩個對我抽嘴巴,擊打我腹部,對我拳打腳踢,我被打的渾身疼痛。打我的人警告我說,如果再沒有業績我會被賣去緬甸妙瓦迪,那是一個軍閥割據的隨時會送命的黑暗地方。後來我把他們詐騙美國公民的信息發給了美國NGO組織的一名人員,她發給美國國務院。我心裡很恐懼被詐騙公司發現就會把我弄死,或者就會被賣到緬甸妙瓦迪,那裡就會摘取我器官,把我丟進大海餵魚。越想越害怕,就想著如何逃離這摧殘我的魔窟。

2022年10月31日凌晨一點半,我因實在忍受不住對我的殘酷毆打和強迫性詐騙工作,心裡盤算著如何逃離這魔窟。我們二三十個人在一個辦公室,每人一台電腦和2部手機對美國和加拿大人進行詐騙,隨時準備釣魚上鉤收網。我心中默默計劃著如何逃跑,白天我已經觀察了樓後面是一片草坪,有泥土應該不會摔死。正好趁著只有20分鐘下樓吃飯的機會,我從4樓窗口跳下去已經昏迷沒有知覺了。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被他們拖到了一處辦公室,我是被他們打醒的,感到身上劇烈疼痛。我苦苦向他們哀求放我一條生路,不要再毆打我了,我會繼續為他們工作賺錢。沒過一會我又陷入了昏迷,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我已經身處不知道什麼地方的醫院。我躺在病床上,醫生告訴我下身癱瘓,需要手術。隨後我又陷入昏迷被護士強制喚醒我,給我在做心電圖,讓我在做手術表格上簽字。我很恐怖問護士是不是要摘取我器官,醫護人員聽不懂中文沒有任何人回答我。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病床頭鐵桿上掛著輸血袋正在給我身體進行輸血,我才知道這些醫護人員是在對我進行搶救醫治,並不是要摘取我器官。在醫院住了50天,由於支付不起昂貴的醫療費,在好心人幫助下我離開醫院到曼谷。

我2022年12月23日早上7點,到達曼谷蘇瓦納普國際機場後,被NGO組織的兩名人員接走,推我去711買了早餐吃。我既無法站立,又不能久坐輪椅,我大小便失禁。在他們陪同下我去了殘疾人廁所大便,在上午九點多我和NGO人員去出境大廳的四樓值機出票。我一直按照春秋航空公司提示,在網上填寫申請中國入境海關所需的健康碼表格,櫃檯人員不斷告訴我中國要求入境人員健康碼綠色才可以回國,黃碼紅碼都不能登機,只有綠碼才可以登機。一直折騰到距離登機時間,還是無法獲取健康綠碼不能回國。我不知道去哪裡,心裡一片茫然,NGO人員一男一女,他們不嫌麻煩帶我去了慈善機構,NGO男士幫我聯繫了NGO的國際律師事務所。最終因為我還沒有聯合國庇護的證件,慈善機構只能出於人道給我1500泰銖,我只得離開。兩名NGO人員又諮詢週六國際義診,就帶我在國際義診地址附近住下,第二天一早推著我步行半個小時到達目的地看醫生。國際義診也不能解決我住的問題,NGO兩名人員好心聯繫了其他人,暫時為我提供免費住房一個星期。

我當時處在老撾的詐騙公司是金三角金木棉集團旗下的,老闆趙偉2008年向老撾政府租下了處於金三角的這片土地,租期99年。在那裡進行人口販賣,器官販賣,毒品販賣,電信詐騙,洗錢,販賣野生動物等一系列犯罪活動。被美國財政部凍結資產,將趙偉跨國犯罪組織列入跨國犯罪組織黑名單,並對趙偉本人和其家屬進行製裁,老撾政府內的高層官員均為趙偉後台。老撾政府對趙偉犯下的累累罪行視而不見,並在2010年趙偉出任特區主席成為金三角經濟特區的實際控制人。2011年中共中央電視台財智人物節目,中國網,環球人物等中國官媒先後採訪過趙偉,宣傳趙偉是一名優秀企業家的光榮事蹟,這無疑是中國共產黨在背後推波助瀾,縱容趙偉這樣一個罪行累累的中國商人在金三角一帶實行犯罪組織活動。 https://www.voachinese.com/a/what-has-zhaowei-done-
20180131/4233554.html

美國之音華盛頓『在中國取消嚴格的新冠病毒防疫限制之際,中國暫停或關閉了1000多名批評政府新冠病毒疫情政策的社交媒體賬戶。廣受歡迎的新浪微博社交媒體平台表示,已經處理了超過12800個違規行為,包括對專家、學者和醫務工作者的攻擊,並對1120個賬號發布了臨時或永久封禁。執政的共產黨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醫療界來證明其嚴格的封鎖、隔離措施和大規模檢測是合理的,上個月中國突然放棄了幾乎所有這些措施。這導致病例進一步激增,醫療資源已達到極限。共產黨不允許直接的批評,並嚴格限制言論自由。』

中共這麼害怕百姓言論,可見共產黨為人民服務都是掛羊頭賣狗肉,以欺詐人民為誘餌,以坑害百姓利益為手段,以禍害全球製造病毒,散播全球用病毒殺死幾百萬人性命。中共不亡,人類就得被牠消亡;中共不死,人類沒好日子;中共不倒,人類過不好;共產黨的出現就是人類的災難,共產黨的話沒有任何可信度!我與中共不共戴天,呼籲更多的人起來反共,揭露中共的邪惡,我們一同肩並肩手牽手推翻中共暴政,還政於民!

作者:小周
審稿:姜兵
口述:小周
圖片提供:楊源林
文字整理:馬良星
文字校對:慕容曉曉
責任編輯:蟈蟈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
2023年1月9日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