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由的真正守护者: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居美感悟

作者:曾节明

去年拜登曾扬言:“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必须打疫苗!”一副邓小平强推“一胎化”计划生育的专横态;结果不过半年就不了了之,连之前实施的医护人员接种新冠疫苗的强制令也悄悄地收起了;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美国其实也一样。去年拜登扬言全民强制疫苗之后,纽约州民主党女州长凯西·豪尔(Kathy Hochul),立即跟进,宣布她在考虑:纽约州的公立中小学生都必须打疫苗,否则不能入学!

此言一出,反对强制疫苗的家长舆论大哗,有些人甚至作了迁居德州、佛州及中西部共和党州的准备,因为那里不强制疫苗。我妻子为了保护小儿子,忧心忡忡,有了迁居德州的强烈愿望。

结果她的忧心多余了,凯西·豪尔强迫纽约州的公立中小学生打疫苗的狠话不了了之,再也没了下文,迄今我居住地的当局只是建议中小学生接种新冠疫苗。

民主党狠女州长凯西·豪尔的强制疫苗企图不了了之,当然不是因为她发了善心,而是纽约州许多郡长、市长都不听她的,例如我居住地的郡长就说:关于强制中小学生打疫苗一事,我必须先征求学生家长们的意见——结果多数家长反对。

同样的,美共刘少奇拜登不得不悄悄收起“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必须打疫苗”的狠话,当然不是他发了慈悲,而是因为美国有许多州长不听他的,尤其是共和党的州长;例如:德州就第一个立法禁止强制疫苗,这一来联邦政府在德州的机关、企业就无法对员工强制疫苗,而其他的共和党的州则跟进,至少对拜登的强制疫苗令采取消极态度。

这就导致许多反对强制疫苗令的民众,迁入德州、佛州等共和党,打击了民主党各州的经济,令美共刘少奇拜登一伙不得不收起其专制政策。

除了强制疫苗政策在美国不可能之外,象中共国那样封市乃至封城的政策,在美国也不可能实施,为什么?也是因为地方政府拒不从命:

拜登之流的民主党人不是不想抄中共“封城”的作业,而是这样做根本行不通,如果他下封城令,首先共和党的州就不会理睬……

美国的特色制度,甚至使得封市的政令都行不通。我所在的纽约州,民主党狠女州长凯西·豪尔以去年疫情为由,两次三番地下令全州各地关闭Mall(商厦),但我所在的郡长也拒绝执行,他说:我需要征求业主的意见——结果绝大多数业主当然强烈反对封市。

很明显,现在保住了美国自由底线的,不是已经烂透了的美国大选,而是美国地方对美国中央(联邦)的抵制。那么,美国的地方领导人为什么可以不听中央的?为什么可以不听上级的?不是美、英“灯塔”粉所鼓吹的:因为英语民族先进、优越、比别的民族更具有自由精神,而是因为美国强大的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制度:

美国的州有很大的自主权,各州法律不相同,甚至州法律与联邦法律不相同,且州长是本州选民选出来的,美国总统无权任、免,所以州长可以不听拜登的,而美共刘少奇拜登也无可奈何;

同样的,同一个州之内,郡长、市长也是本地民众选出来的,州长无权任、免,所以郡长、市长也可以不听州长的,而州长无可奈何。

而联邦制与地方自治制度比美国弱很多的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们看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强制疫苗政策比美国疯狂得多,一竿子插到底,比中共国的专制是五十步笑百步。这是怎么回事?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不也是“先进的”、“优越的”、“更具有自由精神”的英语民族吗?它们为什么比美国专制得多?这是因为它们的联邦制与地方自治制度比美国弱很多,而中央集权制比美国强很多——由于历史原因,它们跟英国跟得更近。

而美国更强大的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制度,是美国的建国先贤们创立的,这恰是反英的结果,而不是跟从英国的结果(英国更加中央集权制)。

在防疫问题上,美国的这种地方官拒不执行上令的现象,在中共国是不可想象的,这不是因为中国人就特别劣等,而是因为中国是极端的中央集权体制(极权),根本没有联邦制和地方自治:

在中共极权体制下,根本没有选民,地方毫无自主权——例如本次上海的封城,中央想封就封,甚至可以随意调派钦差团队空降上海,接管上海本地政府的权力。。。这种体制下,中国的各级领导都无须对下负责,而只需唯上是从,因为自己是上级任命的、是中央任命的,因此讨好上级、献媚中央自然成了第一要务,否则自己轻则丧失前途,重则顶戴花翎不保、锒铛入狱;所以,在这种体制下,如“严打”、邓计生、习封城等等任何暴政、恶政,都会一竿子贯彻到底,甚至“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给民众、给社会带来最彻底祸害。

2020年大选,美共刘少奇拜登利用读票机作弊,凭借大量邮寄假选票窃选上台,表明:美国的总统大选制度已经沦丧,基本丧失了保障自由的意义,也因此,麻辣空间、吴三桂等人认为美国已经万劫不复,“已经在地狱中”(麻辣空间语录),我以为这太过悲观,因为只要美国的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制度还在,美国的自由之根就不可能被摧毁。

我曾说妻子对强制疫苗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是美国,不是加拿大,事实证明我对了。

也因此,美国的联邦制和地方自治是我唯一留恋的美国制度,因为它守住了自由的底线。也因为它,我迄今仍然庆幸全家来到了美国,因为随着自由的不断沦丧,如果我留在中国,是一个全家生存堪忧的问题,文化问题根本是奢谈,毒食品也是奢谈,也许一个封城,你的灵魂就得从头开始。

在美国的土地上,你至少可以象松鼠一样自由自在地觅食。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