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因为中共邪恶,就自我种族灭绝——驳浅薄公知所谓“不生也是一种善良”谬论

作者:曾节明

最近中国公知在推特上热传上海女作家张爱玲的一段名言:“如果孩子的出生是为了继承自己的劳碌、恐慌、贫困,那么不生也是一种善良。”

中国公知们狂热推播这句话,无非是因为它看起来非常“普世”,其实这句话似是而非,非常荒谬,因为它从个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完全无视种族的延续:

任何一个社会,劳碌、恐慌、贫困都难以避免,而且劳碌、恐慌、贫困的群体永远占大多数(底层),即便最富裕的国家,也存在相对贫困的群体,而劳碌、恐慌是相似的,因为只要活在世上,都有诸多风险和不确定因素。。。

而依照张爱玲的主张,底层的人就不该生育后代,穷国的人民就不该生育后代,如果非洲人信了张爱玲的“不生善良说”,非洲早成无人区了,如果印度人和巴西人信了张爱玲,则早已衰灭,哪有今天充满活力、蒸蒸日上的新兴大国印度和巴西??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不生育的后果就是种族灭绝,而种族灭绝,是一种文化、一种文明的最彻底灭绝,古埃及人、古罗马人就是例子。张爱玲以任何社会存在难以避免的劳碌、恐慌、贫困现象为由,鼓吹大多数社会成员自我种族灭绝,显然极端的荒谬而且邪恶。

而且,张爱玲只是一个作家,而不是社会学家,作家对社会的感言往往只是感性之言,而并非真理;公知们只因为这个名言的个人主义“普世”面目,就如蝇逐臭地疯狂追捧,反映出这些公知的浅薄和愚蠢。

何况以“普世”面目出现的思潮,并不见得就是真理。因为“普世”观念的价值在于捍卫人权,但如果一种“普世”的观念超出了捍卫人权的需要,变成了一种威胁种族生存的观念,那么这种“普世”观念就不仅不是真理,而是巨大的荒谬与邪恶。

我在拙作《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中指出:以集体(或者“民族”、“国家”)为名否定个人的人权、剥夺个人的生命是邪恶的,这也是共产党主要的罪恶;但无视集体(民族、国家)的生存,主张绝对的个人主义(原子化个人主义),为个人权利的最大化,不惜损害集体的生存,这也是一种邪恶。

据此笔者提出了“曾节明平衡主义”:既不能以集体为名否定个人人权、剥夺个人生命;也不能为个人权利的充分实现,而损害集体的生存。

张爱玲所谓“不生也是一种善良”观念,就属于后一种邪恶——因为社会存在着贫困与风险,所以社会成员就有理由逃避生育下一代的责任(完全无视这种选择会导致社会的灭亡)。

可惜在今天“政治正确”的西方世界,主流社会只强调前一种邪恶,对原子化个人主义的邪恶完全无视,甚至刻意鼓励。

这是为什么?因为以犹太人+盎格鲁撒克逊联盟为代表的全球主义反人类精英团伙的目的,就是要消灭全球四分之三的人类,为之就有必要搞垮世界上主要民族、消灭各民族的传统,这样才能够消灭各民族国家的生育文化,大幅地减少各国的生育率;因此,除坚守东正教传统的俄罗斯之外,印度和伊斯兰世界分别是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深层政府的眼中钉。

而之前的头号目标中国,传统文化和人口已被他们长期扶持的中共毁灭得差不多了。

向目标国植入共产主义、输入女权主义、个人主义(以“自由主义”的面目)、反宗教物质主义、进步主义、“奶嘴文化”。。。都是他们摧毁传统民族国家的手段。

象张爱玲这种原子化个人主义的女作家,其实是昂撒+犹太精英势力在民国精心培养出来反华文化代理典型,张爱玲产生在上海不是偶然的,因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上海就是西方左倾思潮登陆中国的门户,半殖民地上海也是中国城市中文化转型失败的典型,比完全殖民地的香港大不如——香港还能实现传统粤语文化和英国文化的部分有机结合,上海则遭受白左思潮和共产主义的双重破坏,更加“中不中,西不西”。

有人认为:中共如此邪恶,你提倡中国人多生育,不是为中共政权续命吗?

这就怪了,难道因为中共邪恶,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与文明,就应该放弃中共垮台之后的新生,就应该中共一起躺进坟墓吗?如果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实践张爱玲的“不生也是一种善良”,那么中国人必很快亡族灭种,而种族的灭亡,是文化与文明最彻底的灭亡!

我倒想问问中国的公知们,你们反共为的到底是什么?莫非你们反共为的不是拯救中国,而是要中国人亡国灭种???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印证了我多年来的怀疑:

许多中国公知反共是虚,反华才是实!

更何况,充沛的年轻人口,永远是社会的活力和动力,中国人如果不生育,哪来的充沛的年轻人口?要推翻中共,难道主要不靠那些敢于拼搏的汉族年轻人,而靠你们这些一盘散沙、连生育责任都不愿承担的、自命清高的原子化伪类?以及那一大群依赖养老金和社保的退休群体??

因此,即便从倒共的角度,“不生育也是一种善”的观点依然站不住脚。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