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杀35周年的再反思

作者:曾节明

中共维护统治的两大社会法术:蔑视生命+社会散沙化
转眼间“六四”大屠杀的纪念日又要来了。关于“六四”运动和同期的东欧、蒙古、苏联“变天”,有心人都可以发现:军队是否选择开枪,是造就中国“六四”运动和东欧、蒙古、苏联“变天”一惨败、一成功主要原因。
那么,当年在同样面对要求民主的示威民众的情况下,为什么中共国的军队悍然开枪屠民,而东欧、蒙古、苏联的军队基本上拒绝开枪(只有前罗马尼亚内卫部队是个例外)?
这个反差绝非偶然,而是社会文化的必然,简明的说,就是在1989年前后,中共国的社会文化比同期的东欧、蒙古、苏联更加蔑视生命,因此解放军的高级军头、及各级军官执行屠杀民众的命令,就更无心理障碍。
有人不同意这点,举出解放军前38军军长徐勤先、前28军军长何燕然、政委张明春抗命的例子,但是徐勤先、何燕然、张明春并非主流,解放军的最高军头和主流将领仍然坚定地执行了开枪令,包括38军,也在徐勤先缺位的情况下,当时的38军在政委王福义、副军长张美远指挥下,火力全开,以机枪无差别扫射、坦克碾压的方式,第一个杀到天安门,夺得了“六四平暴”的头功。。。
当时解放军的实权关键军头:军委副主席杨尚昆、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总参谋部主任迟浩田都支持邓小平的开枪决策。
与之相对的是:“819”政变中,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坚决抵制“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对示威民众的镇压令;1989年12月,罗马尼亚爆发大规模反齐奥塞斯库游行示威,齐奥塞斯库动用内卫部队开枪镇压,并命令国防部长米列亚凋国防军镇压,米列亚坚决拒绝,并在遭逼迫时开枪自杀(一说遭齐奥塞斯库秘密处决),米列亚之死激起了罗马尼亚国防军的倒戈,导致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迅速崩溃。
捷克、蒙古、东德共产党政权的领导人,则在民众的示威面前齐齐丧失了镇压的意志。。。

关键时刻,军队的选择,铸成了中国和前东欧、前蒙古、前苏联民主化一悲剧、一喜剧的不同命运,而造成解放军选择开枪、前东欧、前苏联国防军拒绝开枪的,则是中共国更加蔑视生命的社会文化。
许多异议人士说,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就是蔑视生命的文化,这是颠倒黑白,试问:宋朝时的中国,与同期宗教恐怖、频繁对“异教徒”大屠杀的欧洲,哪个文化更蔑视生命?民国时期中国的文化,比列疯子十月革命后的苏俄,哪个文化更蔑视生命??。。。
中共国的社会文化变得比前东欧、前苏联、前蒙古的文化更加蔑视生命,完全是中国共产党政权一手造成的:
东欧前共产党国家即便在最残酷的时期,也比中共国的80年代来得开明。蒙古共产党(人民党)政权在乔巴山死后、前苏联在斯大林死后,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就基本停止了,但是中共在毛泽东死后,继续发起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即便在最开明的80年代,草菅人命的暴政,也是一波接一波:
1980年,邓小平、陈云推出“一胎化”计划生育,对汉族实施种族灭绝,逐步带来了全国范围内、制度性强制堕胎、结扎,对汉族胎儿、婴儿的大规模谋杀就象刈草一样稀释平常。
1983年,邓小平又拍板发起全国范围内的“严打”运动,对刑事犯罪嫌疑人“从重从快”、“概不上诉”,一举枪毙几十万人,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无数的人被错杀,更多的人轻罪被滥杀。
“邓计生”和“严打”实属不折不扣的为了所谓“正当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的反人类暴政,它们都极大地摧残了“文革”后中国人人文精神的萌芽、严重阻碍了人性回归,重新强化了毛泽东时代“红色恐怖”造成的蔑视生命的文化。
并不夸张地说,80年代的中共国社会文化,本来就比前苏联、前东欧和前蒙古残暴野蛮,而公认的中国“80年代最开明”,仅是相比中国自己的毛泽东时代,及“六四”大屠杀后时代的相对开明。
因此,在1989年前后,解放军向本国同胞开枪扫射,而前苏联、前东欧和前蒙古的共产党军队拒绝屠杀同胞,是必然而非偶然。

“六四”大屠杀之后,随着血迹的逐渐消褪,和“邓南巡”后经济自由的大幅进展,中国社会在九十年代中后期有过一段人性和道德的回归时期,那时候在朱镕基“政务公开”的推动下,公安110的人性化服务是前所未有的。。。但是江泽民于1999年发起的、对法轮功全国性的迫害运动,很快就终止了这种人性和道德的回归趋势,使得社会文化重新恶变,它与以“百日无孩日”为代表的升级的计生暴政结合在一起,导致珍视生命的社会文化在中国始终树立不起来。
胡温时期,中共疯狂牟取“土地财政”暴利,为之疯搞“房地产大跃进”,不顾人命的疯狂拆迁征地;对法轮功信徒的迫害,升级到杀人害命活摘器官的丧心病狂程度,并衍生出全世界最邪恶的活摘产业链。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蔑视生命社会文化当然有增无减。
最近一个令中国蔑视生命社会文化大幅增加的超级暴政,则是习近平的封城“清零”:
从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到2022年底,中共习近平一伙持续两年多地以远超“文革”的严密专制手法,在全国范围厉行封城“清零”,以强制安装手机“健康码”的方式,结合人脸识别+大数据系统,对亿万中国人实施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严密监控,并且以“防疫”为由,发了疯地对老百姓实施人身控制、绑架、抄家、关入“方舱医院”,或者封户、封区、封城,把数以千万计的屁民锁在小区中,居民楼内、甚至直接上锁锁在家中。。。放任产妇、病人、老人活活死在家中,甚至把屁民封在家中活活饿死。。。此期间,习共又大搞株连制,比“毛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人“红码”,整个单元甚至整栋楼的人都要强制带走,关入“方舱医院”或者隔离集中营——“文革”尚且没有因为哪幢楼出了一个“反革命”,左邻右舍都得受株连。。。可见习共的“清零”封城,荒谬暴虐到什么地步!
大规模的封城“清零”,造成的死亡无从计数,单是武汉封城,就有人通过骨灰盒销售做过估算,至少造成20多万人死亡,封城期间,天津、西安等城市还出现了跳楼自杀高潮。。。长达两年多、草菅人命的封城“清零”,其结果自然是造成蔑视生命的社会文化大幅回潮,直追“毛文革”时期,经过习共的“大国抗疫”,中国社会全面重新野蛮化。
社会重新野蛮化,蔑视生命的社会文化大回潮,大幅超过了80年代,这也是今天中国民主化的难度,远远超过1989年的根本原因。不夸张地说,即便中共今晚倒台,以中国现在的社会文化氛围,中国是肯定不会实现民主的。
这种现实,当然大有利于中共,阻断人性和道德在中国的回归,这也是中共一再实施暴政的原因之一。

除了塑造和加固中国社会蔑视生命的文化之外,中共还精心地散沙化中国社会,以防止中国民众形成反抗的合力。
1989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民运大潮期间,北京市民踊跃参与、对学运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北京市民的政治热情和道德热情,令中共感到巨大威胁,心有余悸,僵贼泯一伙就此认识到:毛泽东的政治运动,尚未毁灭中国民众的互助精神,要保障中共的稳腚,还必须彻底刨掉民众的政治热情,并彻底搞坏中国社会道德。
于是,从“邓南巡”开始,中共精心引诱民众不问政治,做新加坡式的“经济动物”;从胡温时期开始,中共不再表彰“好人好事”,反而动用司法工具,全国范围内颠倒判决,导致一大批助人为乐、救死扶伤的人不得好报,被救助对象讹诈反诬,支付巨额赔款,甚至锒铛入狱、身陷囹圄,著名的“彭宇案”,只是冰山一角。这就严重地摧残了社会道德,极大地助长了中国社会的冷漠,为防讹诈,倒地者无人敢扶。。。从此见死不救在中国蔚然成风!
中共要的正是此种人心冷漠,所谓“各人只扫门前雪,哪管他家瓦上霜”,这样的屁民更不会关心“国家大事”。。。也就汇聚不成反抗的合力了。
为了进一步散沙化社会,中共故意引进西方“只为自己活”的极端自由主义,放纵女权主义和利女文化荼毒社会,以挑动中国性别对立,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以突出的反人类价值观为特征的中国女权主义文化。。。最终形成原子化个人主义的社会文化。
为了让屁民没有时间抗争,全身心地为生存奔忙,从胡温到习共,中共二十年如一日地大力推播流氓资本主义“狼性文化”,忽悠韭菜“对自己狠一点”,主动树立反福利的价值观。。。此种恶狠狠的、与人性化和人道主义截然对立的“狼性文化”,导致今天的中国社会充满戾气,互助精神难觅,“互害”氛围倒甚嚣尘上。
中共要的就是中国老百姓互害,这样屁民就会忘记联合起来反抗中共了!

总之,中共是集全世界古今中外所有最恶毒的伎俩,戕害本民族的统治者,中共即便在共产党中都是最邪恶的(没有之一),中共比朝共(朝鲜劳动党)更邪恶,因为朝共好歹对对本民族搞过计生,且一直鼓励生育,朝共没把本国人当“人矿”活摘。。。
面对中国社会“互害”化的深度废拉现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已经没有用了,今日中国急需的是共产党的垮台,以及一种以人为本的稳健民族主义,来破除蔑视同胞生命的“互害”社会文化,首先要树立珍视同胞生命的观念,进而恢复人类的文明观念,追求生生不息的中国社会,摈弃“最后一代人”的死亡文化。。。这才有中国的新生。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