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沦丧无底线:中共国何以沦为全球杀人摘取器官的头号大国?

作者:曾节明

2022年10月14日晚,江西上饶铅山县致远中学高一男生胡鑫宇,离奇地在校内宿舍楼到教学楼的路上“走失”,尽管这是一段校园内的去上晚自习的路,尽管这段一百多米的路上安装有不止一个摄像头,但是案件仍然迄今查无头绪:

胡鑫宇失踪当天的所有监控录像,被不给理由地全部删除,而这些监控录像平常是要保存一个月的,只有学校当局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要打开监控需要学校工作人员的代码);很明显,致远中学学校当局有作案或配合作案的重大嫌疑。

同样离奇的是,当地警方始终不愿调查胡鑫宇失踪的当晚,驶离学校的十三辆汽车;因为没有胡步行走出学校的证据,也没有胡爬墙离开学校的证据,那么胡鑫宇很有可能是被这十三辆汽车中的一辆载离学校的,那么调查这十三辆汽车显然是在监控录像缺失的情况下,侦破案件的重要突破口,且在当今大数据的条件下,追查这十三辆车的主人和行踪并不困难;但上饶警方始终不向这个方向努力,反而宣称“没有发现疑点”。

这是为什么?莫非这十三辆车的主人中有警方不敢碰触的势力??上饶警方明显地在配合致远中学当局,共同地掩盖案件真相。

值得注意的是,在失踪前,胡鑫宇刚刚做过学校所要求的例行抽血体检,且他属于一切很罕见的血型。这和死刑犯人、被囚禁的法轮功修炼者,抽血不久就被活摘器官的情形非常相似。

恐怖的是,胡鑫宇的失踪案并非个例,而是愈演愈烈的新现象,据中共官方(民政部下属)的“中国社会救助研究院”发布的信息,仅在2022年10月15日到11月18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范围内共收到十多例12-18岁男女学生失踪案的报告,其中有:

10月23日,广东番禺17岁少女张益林走失;10月31日,江西赣州12岁女孩刁玉函走失;河南信阳13岁女孩刘凤走失;11月2日,陕西咸阳17岁少年晏嘉庆“走失”;11月5日,广东汕头15岁少女李奎源失踪,茂名女孩苏柏丹失踪;11月12日,湖南长沙14岁少年走失,湖北武汉14岁男孩少年失踪,11月17日,四川南充17岁男孩少年失踪。。。

而根据中国社会救助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2020》,2020年全年,中国失踪人口在一百万以上,总体呈大幅上涨的趋势。

诡异的武汉,是中国人口失踪的头号重灾区:从2014年到2017年仅三年间,武汉失踪的大学生和青年达744人以上,都是18岁到20多岁的年轻人;而令人愤慨的是,除了极少数案子,绝大部分失踪案武汉公安当局都拒绝立案!迄今没有一起失踪案获得侦破。

而巧合的是,2013年武汉P3实验室成立,是中国最大最先进的器官移植中心——包括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内的多名西方精英,都曾在武汉P3接受器官移植。

蹊跷的是,正是在武汉P3实验室成立之后,武汉才出现了大批年轻人口失踪的恐怖暗流。

当中共国大量年轻人口离奇失踪、遮掩不住轩然于网络的时候,独评素来以反俄最坚决、最彻底面目出现的五毛“锄奸队”,突然一反其从来只反俄罗斯,对中共国内暴政从不置评的“带节奏”态度,迫不及待地跟帖洗地说:一年百万走失是正常现象,日本每年因老年痴呆症走失的人口达1.7万人以上。。。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日本只有一亿多人口,而中国号称拥有十四亿人口(其实只有八亿多),即便中国的失踪者都是老人,不知怎么会比日本多出五十多倍来?莫非中国的老人数量是同样严重老龄化的日本的五十多倍??

更何况,中国失踪的人口,大部分是12到25岁的年轻人口!

五毛的情急和诡辩的离谱,恰恰反映了中国大量年轻人口失踪案的背后,水不是一般的深。

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绝大部分失踪的中国年轻人口,都被杀害并摘取了器官,而中共当局深深介入了这个无比邪恶的贩卖人体器官产业链;

笔者斗胆推测:1996年年初被残忍杀害并数千刀碎尸的南京女大学生刁爱青之死,也与摘取器官有关;这就是26年来该案因人为因素始终破不了案的真正原因。

去年被破获的缅甸活摘人体器官(专门活摘华人青年的器官)犯罪团伙,其老板就是中国人,其总部就在中共国,这个中国犯罪团伙既然敢于在外国如此残忍地犯罪,在中国难道就没有活摘过人吗?。。。但是多年来中共国却从没有破获活摘器官杀人团伙的报道,这难道不蹊跷吗?

中共国关于贩卖人体器官案侦破的报道,只有一次,就是2014年北京公安破获郑伟人体器官贩卖团伙的报道,而且该案很明显地避重就轻,比如:

公诉方指控郑伟一伙在2010年到2014年不到四年间活摘、贩卖51个肾,获利一千多万元;那么郑伟等人是如何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找到51个肾源的?须知,获得肾源的合法途径只有绝症患者死前捐献、或者意外事故死亡的人生前捐献,而为了赚钱而自愿卖肾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因肾脏严重关乎生命和健康,失去了两个肾,人必死无疑,失去了一个肾,人基本上成了残废,因此即便走投无路,也不会有几个人去卖肾,那样和自杀自残无异;

而且,即便能得到自愿捐献的肾,能否与需要换肾的人匹配仍是个大问题:即便血型相同,也不一定匹配,还需要做身体排异的测试。。。正因为肾源的难得,所以在中国以外的国家,换肾往往需要等待数年甚至十几年,郑伟一伙是如何平均每年为十个以上的人搞到肾的?如此迅速搞的肾源,除了活摘器官杀人,没有说法能解释得通。

活摘器官杀人,当然包括活摘死刑犯的器官(这是中共国公开的秘密)、活摘法轮功囚徒的器官,但是活摘死刑犯的器官、活摘法轮功囚徒的器官,不可能在出租房进行(必然在监狱或刑场进行),而案卷却说郑伟犯罪团伙所雇佣的医生,活摘器官在出租房进行,那么很可能的就是,器官的献体并非所谓的“自愿出售者”,而是被绑架来的挖取器官的人,在出租房挖取了器官之后为了灭口,必然需要杀人抛尸、或者毁尸灭迹。

另外,从暴利的角度也可以看出:郑伟一伙干的是绑架活摘器官杀人的伤天害理勾当,案卷中声称郑伟靠贩卖器官,不到四年中获利一千多万元,如果靠自愿卖器官者获取肾源,是根本搞不到这么多钱的,因为没有十万乃至几十万元的利诱,是没有人愿意卖自己的器官的,而郑伟卖给“三甲医院”的肾脏每个才23万元,51个肾脏总销售额1173万元,如果他真是靠花钱买人来献器官的话,根本赚不到这么多钱,可知郑伟一伙必定干的是绑架+活摘杀人的勾当!

2014年北京的郑伟人体器官贩卖案,虽则中共官方遮遮掩掩、避重就轻,但案件仍反映出诸多重大信息,其一就是活摘人体器官早已成为中共国的一个暴利产业链,这个产业链由“钩子”(向器官供货商提供器官源信息的线人)、器官供货商(绑架+活摘杀人犯罪团伙)、器官移植的骨干医生、医院领导。。。组成,其中没有讲且不能讲的,当然还有(包括中共公安部门在内)的中共当局领导,因为如果没有中共当局的支持,这条万恶的产业琏是不可能维持的。

君不见如今中共国,几乎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建立了各自的器官移植中心,令中国成为全世界器官移植的天堂,去中国换器官价廉物美、技术上乘、且等待期短,这在西方国家是公开的秘密,包括默克尔、基辛格、索罗斯在内,许多西方的政要、前政要和资本寡头,去中国换了器官,也是公开的秘密。。。

但问题是,中共国何以拥有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没有的丰富器官来源?除了大量的活摘杀人,还有别的可能吗??

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绝大部分失踪的中国年轻人口,都被杀害并摘取了器官,而中共当局深深介入了这个无比邪恶的贩卖人体器官产业链。中共国已经“崛起”为全球杀人摘取器官的头号大国。

中共国何以沦为全球杀人摘取器官的头号大国?这是极权+原始资本主义(金狗日+刘强奸)的必然结果,它一方面造成了专制的无以复加,另一方面造成了没有底线的社会道德沦丧,这是今日中共国全世界绝无仅有,即便在共产党国家中,也属独一无二的地方,它比朝鲜的极权、斯大林的暴政和毛泽东的政治运动都更加恶毒:

因为朝鲜的极权、斯大林的暴政和毛泽东的政治运动,都属于意识形态癫狂的屠杀,它不可能持久,也没有清醒的利己动机,而中共式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活摘器官杀人,却是最冷血、最精致化利己的屠杀,它有着原始资本主义的暴利驱动力,因此能够长久,它具有清醒的恶毒意识,就是反人类——他人就是一个器官,如有需要,有我无他。

正如马克思所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只有中国共产党塑造出来的彻底的无神论唯物主义者,才会如此对生命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这种“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坏事都敢做的灵魂,一旦与原始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结合起来,当然会迸发出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最残忍的产业链——活摘器官屠杀产业链。

扪心自问,包括中共的统治者在内的活摘杀人犯罪者哪怕有一丝一毫的人性,他们的灵魂都会在那些痛失爱子而炼狱般悲号的“失独”母亲面容中颤抖!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邓改开”的朝鲜是幸运的,朝鲜只有金狗日的极权,没有刘强奸(刘强东)的恶毒和精致;集共产党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恶毒和精致于一身的中共国,已然成了全球极权测试、计划生育测试、垃圾文化测试、反人类病毒测试的试验场,以及全球器官移植的最大活摘器官源。

对此,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精英们,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美国政府对中共活摘死刑犯人器官轻描淡写、并赤裸裸地为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囚徒器官洗地,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西方政府、没有任何一家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国如此巨量的年轻人口失踪案表达过严重关切,没有任何一个西方政府、没有任何一家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共国早已存在的人体器官活摘产业链进行过调查,一方面它们对普京的谴责超过中共一万倍,一方面普京的罪恶却不及中共万分之一!

而包括默克尔、基辛格、索罗斯在内,多位西方的政要、前政要和资本寡头,他们的身体内都装着中国年轻人的器官,这大概是西方如此“双标”的根本原因!

笔者想斗胆问这些西方精英一句,当你们得知自己的身体内装着被谋杀的中国青年的血淋淋的器官的时候,你们的灵魂还能够安息吗???

也许笔者的问题有些多余,因为基辛格和索罗斯,其人面相就是魔鬼。

中共国何以沦为全球杀人摘取器官的头号大国?还有一个西医的因素:

中医把人看成一个整体,没有器官移植的理论;而西医把活生生的人,看作一堆汽车零配件,这个魔鬼的隐藏之所,注定了西医一旦和中共式的、没有底线的下三滥唯物主义结合起来,就会诞生活摘器官屠杀的超级恶魔。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