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式的民主制度治不了低生育危机?——兼论日韩、新加坡、欧洲必亡于种族置换

作者:曾节明

西方国家和西方化的东方国家(典型如日韩、新加坡)陷入低生育泥淖的主要原因,是与个人生育完全脱钩的社会化养老制度(现代退休制度)的施行,使得国民失去了生育下一代的动力:

  没有子女或故意丁克的人,今后照样能得到退休金,辛辛苦苦养育子女的人并没有任何退休待遇的补偿;而且,由于没有子女“拖累”,这类人可以有更多的条件获取个人享受,或者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个人奋斗,从而获得更多的退休“点数”,比起生育下一代的人,反而在退休待遇上占有优势。

  同理,那些只生育一两个子女的人,要比生育两个以上子女的人,在退休待遇上占有优势,因为可以有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于自我奋斗(尤其是女性)。

  因此,在现代退休制度之下,多生育子女,成为一种对个人来说很不划算的“傻冒”选择——全中国为什么上海人最不喜欢生小孩?就因为普遍精明的上海人是最早看破这种“不划算”的群体。

  非独中共国的退休制度如此,全世界的现行退休制度,都是惩罚生育,而奖励少子和不婚、“丁克”的。

  这显然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制度,因为这种制度只奖励个人奋斗(获得退休待遇的高“点数”),不奖励未来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下一代人)的生产和养育,而后者是更大头的社会贡献。

  这也是一种很不道德的制度,因为现行的社会化养老制度,本质都是较年轻的在职大众,供养退休老人的制度——退休者在退休前缴纳的养老金+供职单位承担的养老金部分,都是小头,大头是“社会统筹”部分,这说白了就是“后人供养前人”,那种故意不生孩子的个人,或故意只生一个孩子的夫妇,等于是占用别人生养的孩子,为自己养老,这客观上是“占别人的大便宜”,是非常不道德的现象。而全世界现行的退休制度,在鼓励这种不道德。

  而且,这种退休制度有着将人类文明推向灭亡的巨大祸害:因为它非常有效地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少子化,从而令文明和社会不可持续,因为人口才是文明和社会的主体和载体,这等于是鼓励国民“过把瘾就死”——以文明和社会的不可持续为代价,来换取这一代人的利益最大化。

  正在慢慢绞死人类文明的现代退休制度,是西方文明的必然产物,但是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却无法纠正现代退休制度把个人退休待遇与个人生育分割开来的弊端,因为西式的民主制度是建立在个人主义的理念之上的,而个人主义的个利最大化,与整体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于是:

  对不婚主义、丁克主义、跨性、变性、同性恋和性变态文化、及抬高婚育成本的女权主义的任何惩罚和限制,都属侵犯“个人自由”而无法实施。

  对丁克群体和故意不生育群体征税,也属“歧视”而难以实施。

  修改退休制度,把个人生育与个人退休待遇挂钩,因为与个人主义严重背离,就更加难以施行。

  由于低生育弊端的显现,并不是立竿见影的,一旦低生育的社会危机显现,一个社会必然已经滑落到老龄化社会。在西式的民主制度下,老龄化社会的特点,决定了它对改变低生育无能为力:

   以退休群体为主的老龄群体,因为有更多的时间,因此比在职群体的投票率更高,这是任何西方式民主社会的规律;

  而邻近退休年龄的中老年在职群体,因为自己上升空间已经很小,快要“船到码头车到站”,因此他们会有和老龄群体相同或相似的社会诉求,他们必然和老龄群体一样,强烈反对任何不利于老龄群体和政策和制度改换。

  于是,就形成对青壮年在职群体的选票优势。因此,在西式民主的老龄社会,任何政客都不敢得罪高比例的老年选民,中老年选民用手中的优势选票,牢牢地保证社会资源向退休群体倾斜;也因此,任何解救低生育危机的改革方案,都不可能获得通过,更遑论那种把个人生育与个人退休待遇挂钩的“激进”方案!

  于是,低生育病,就成为西式民主社会的不治之症。

  但是,任何一个社会的主体民族,如果平均每对男女的生育率低于2.1(理论上是2.0,但必须计入不可预料的损耗因素,战乱国家损耗率大,更需要2.3到2.9),才能达到“世代更替”的门槛,如果2.1,则必然滑落带有日益严重的老龄化的人口负增长的轨道,经济和社会日渐衰败,不可持续。

  既然提升本国生育率,在西式民主国家不可能,那么就只能引进外国移民了,以免经济和社会的不可持续。主体民族低生育无药可治,就是欧洲多国“绿化”的根本原因。

  对于今日欧洲的“绿化”,许多华人无脑右愤破口大骂西方“白左”政客放入穆斯林移民祸害西方文明。其实欧洲多国引进穆斯林移民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白左”理念,而是低生育下劳工短缺、成本飙升,为了避免本国经济社会衰败的无奈之举,至于为什么引进的是穆斯林,因为第三世界国家中,穆斯林国家的生育率最高,战乱也最多,对他国输出人口的条件最好而已。

  中国古话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老龄化的欧洲发达国家,虽则以引进移民的手段,维持了本国的繁荣,但这无可避免地开启种族置换的进程,高生育的穆斯林移民,在不远的将来,将注定成为这些国家的主体民族,而目前暂时作为主体民族的欧洲白人,将沦为少数民族,这些欧洲国家将变成伊斯兰国家,真正意义上的欧洲国家,如法国、英国、德国。。。包括语言和基督教文明,将彻底灭亡。

  法国、英国和德国。。。只是种族置换的先行者而已,西式民主国家走向灭亡的种族置换进程才刚刚开始。在东亚,新加坡、日韩和台湾,也不可避免地即将开启这一灭亡进程:

  新加坡、日韩和台湾虽然滑落低生育危机,稍晚于欧洲国家,但是由于东亚儒文化圈文明,其生育文化缺乏宗教的保护壳,因此在以“个人自由”为亮丽画皮的西方文化的冲击下,不堪一击,生育率呈自由落体,新加坡、日韩和台湾全部滑落至1.0甚至不到1.0的超低生育率,比西欧主体民族还不如的地步(而原本好得多的中国大陆生育率,经过邓共血淋淋的长期计生阉割,女权主义的狠踹,和习共的流氓资本主义内卷压榨,已经惨到比新加坡、日韩和台湾还不如的境地)。

  新加坡、日韩和台湾的奖励生育政策,全部失败,因为无计可施,为免经济社会崩溃,新加坡、日韩和台湾必然走上开放移民,接受种族置换的道路:

  新加坡的华人比例已由1965年的95%,大跌至2019年的69%,马来西亚穆斯林和印度人,正在取代华人成为新加坡的主体民族;日本岸田政府已经大幅放宽了移民限制:现在非法移民在日本只要工作五年,无犯罪纪录,通过难度很低的日语考试,即可入籍;日本和新加坡都企图抽取中国大陆年轻人,以缓解本国危机,但在中国大陆严重老龄化和中共不断收紧出国限制的情况下,恐怕徒劳无功。

  中国大陆之外,生育率最低韩国,已经把中国吉林延边的朝鲜族年轻人都抽空了,并在接收朝鲜难民的情况下,仍然缓解不了少子化危机,可见其人口危机的程度。种族洁癖比日本人更甚的韩国人,历史上第一次准备修改移民法,放松移民限制。。。

  由于未受共产党洗脑教育的外国移民,构成共产党政权的“政治风险”,中共绝无可能开放外国人移民来华,因此,为了避免超低生育率导致政权崩溃,中共必然重操专政法宝——强迫中国民众多生育。笔者估计习正恩同志必在2030年之前全面实施“三胎”指标,并把退休待遇与个人生育挂钩,形成“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奇葩现象。

  祸福难料,中国道家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七十多年来,中国大陆人在共产党暴政下所受的苦,超过全世界其他所有民族苦难的总和,没有一点福报是说不通的。

  中共不接受外国移民的共产党属性,以及强迫中国人多生育的专政,恐怕就是这看起来痛苦的“大福报”,它将歪打正着地阻止了中国被种族置换。

  由于共产党的灵魂早已死亡,中共退出历史舞台不可免,问题只在何在何种方式退出。关键是:中共退出后,中国决不能实行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因为那是一条必遭种族置换的死路。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