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制度远优于美国,是抗共的钢铁长城

作者:曾节明

华人在台湾的民主成就,已经大幅超过美国和西方的民主成就,这是客观事实:刚刚结束的台湾“1.13”大选,对比丑恶的美国2020年大选,其优越性十分明显,在胜选制度、投票制度、计票制度、选举流程等多方面,台湾的民主已全面优于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的民主:

胜选制度方面,美国民主实行“选举人票”制度,各个州按选民人口确定“选举人票”,人口多的州,选举人票就多,反之则少,如加州有54张“选举人票”,怀俄明州只有3张,而联邦的候选人只要在任何一个州获得简单多数票,就可以通吃这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比如,同在加州A先生得到了290万张选票,B先生得到了289万张选票,那么获胜的A先生就可以通吃这54张“选举人票”,也就是说,所有289万张支持B先生的选票所代表的民意,都被忽略了。

这种胜选制度,显然不能够真实地反映民意,因而在公正方面是有重大缺陷的,它必然会导致一种怪圈:某甲得票总数大幅超过某乙,却输了选举。因为某甲获胜的州,得票都是大胜,而某乙获胜的州,得票都是小胜或险胜,但是某乙获得的“选举人票”(赢得的州)却略超过某甲。

而台湾大选,直接以各候选人的得票总数确定胜负,这种胜选制度显然能够更真实地代表民意。

投票制度方面,台湾有着统一的规定:选民都必须在时间范围内,携带身份证,到投票现场领取选票,填选并现场投票,不接受委托投票和邮寄投票。

例如此次大选,台湾选民都必须在1月13日上午8点到下午4点,携身份证到现场投票,不在台湾的选民必须按时返回台湾,否则不能投票。

台湾的投票制度,虽然有牺牲了部分民意的缺点,但那是小弊,因为不能到现场投票的选民总是极少数,这却一举换来杜绝做票和邮寄选票作弊的大利。

反观美国的投票制度,简直混乱不堪,各州没有统一的规定,甚至连非法移民能否投票,都没有明确的规定,完全是一团浆糊,民主党乘机组织大量非法移民投票,以“染蓝”共和党的传统州。

美国民主党为什么热衷于放进大量非法移民?真正原因就是笼络非法移民作投票工具,以歪曲、甚至颠覆美国合法选民的民意。美国的加州九十年代之前是共和党的州,民主党政府通过放入大量非法移民,“变红为蓝”,使加州成了民主党最大的票仓。

美国的投票制度接受邮寄选票,更为做票窃选大开方便之门。因为凭借“等待邮寄选票”的这个“正当理由”,窃选势力可以理直气壮地叫停计票,和延长计票时间,这等于是为选举的作弊者提供了充裕的作案时间,而时间,则是舞弊窃选成功的第一要素,因为倘若尚未达到目的时,选举结果就出来了,那么一切都白费了。

美国计票制度的无时限,则为美国“邮寄选票”做票窃选,提供了制度保障。美国的联邦选举,无统一的计票截止时间,各州州政府可以根据本州的“需要”,随意延长计票,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漏洞,例如:

2020年的美国大选,11月3日投票日深夜,眼看川普就要胜选的情况下,窃选势力紧急在五个摇摆州同时停止计票,理由是“需要等待邮寄选票”,在随后长达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窃选团伙从这里那里弄来一车车“邮寄选票”,终于颠覆了川普的胜选。

典型如:2020年美国大选,在民主党掌控的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当点票站的选票计完之后,在11月4日凌晨零点多,地方选举当局突然用面包车运来一大堆“邮寄选票”,声称“新进来1万6千张选票”,然后所有监票员被清场回家,说是上午再计票,但监票员回家之后,地方选举当局组织人马加班加点,连夜“计票完毕”,宣布点出了13万张选票——全部支持拜登!

这种巨大的漏洞,简直在侮辱选民的智商。

而台湾的计票制度,就完全不存在这样的漏洞:台湾的大选有着统一的计票结束时间,比如此次大选,1月13日下午4点结束投票,进入计票,晚上10点各计票点统一结束计票,除非有不可抗拒的意外情况,这就令作弊因缺时间而不可能。

另外台湾投票和计票,不使用读票机,其计票制度的“唱票方式”和计票全过程允许参观录像的透明,远远优于美国和西方各国的选举:

表面上看,美国和西方各国的选举,普遍使用读票机,比台湾更先进,但是读票机在带来方便和效率的同时,也方便了作弊者作弊的效率:如果读票机的程序遭篡改,就会出现选民选票遭大规模篡改的情况,例如2020年美国大选就发生了多地读票机异常的事,投给川普的选票,经过读票机扫描,竟被反读为支持拜登。。。

因此,使用读票机其实是弊大于利,因为它使得作弊者的舞弊行为更加隐蔽,且效率更高。

除美国之外,我个人相信普遍使用读票机和加拿大、法国大选是肯定有鬼的,因为加拿大和法国的大选,都与美国2020大选一样,出现了“拜登曲线”,民怨沸腾的领导人特鲁多、马克隆照样“险胜”。

不使用读票机,杜绝了高效的计票作弊手段,台湾的计票“唱票”制度,以及全程透明、允许录像,也使得通过计票人员作弊成为不可能:

君不见此次台湾大选计票:一人唱票并公示选票,另一人在黑板上记录,有些投票点还将公示的选票显示于液晶大屏幕,而参观者可以自由拍摄和录像,这使得人人都成了“监票员”,而且监督的效果充分,这种方式,无疑大优于并非公开透明的美国大选计票:

美国大选计票,根本不公示选票,也不准拍摄计票员,即便是近旁的监票员,也很难看得清计票员在做什么,而选举主办方(州政府),可以理直气壮地以减少干扰或防疫需要为名,要求监票员与计票员保持距离。

此种监督,显然愚蠢低效;更不用奢谈监票员被收买的问题了,以及州政府非法限制监票员的问题。

华人在台湾的民主成就,已经大幅超过美国和西方的民主成就的事实,证伪了洋奴逆种们所谓“华人不适合民主”、“华人搞不来民主”、“华人基因或文化基因低劣”的支黑谬论,让我们真正看到了人类文明发展“东升西降”的趋势。

台湾已经优于美国和西方的民主成就,其实是台湾自由的真正守护神——台湾抗共的钢铁长城其实不是民进党所跪舔的美国,而是台湾的民主制度:

这个民主制度象黑夜里的一盏明灯,鼓励着大陆华人奋勇反中共专制暴政,而大陆华人的奋起抗暴,及近年爆发的“白纸运动”。。。是中共习近平政权迟迟不敢武统台湾的主要原因。

迄今为止,台湾已经优于美国和西方的民主成就,优异地展现了其对中共专制势力渗透的强大抗体:

因为台湾的选举制度如此优越,中共势力无从渗透和作弊,迄今为止中共扶助和寄望的政客,如宋楚瑜、朱立伦、韩国瑜、郭台铭都因民意不足,而无法当选——中共可以(联手民主党)轻易影响千疮百孔的美国大选,却始终对近在咫尺的台湾民主莫可奈何!

因为导致习近平政权迟迟不敢武统的主要因素,是大陆人民的反抗,台湾政府应当抛弃对中国大陆“不惹事”的非明智态度,应当积极支持大陆同胞对中共的反抗,不可再做把温起锋等投奔自由的大陆青年,遣送给中共迫害的不义不智之事了!

当然,台湾的民主制度也有一个硬伤,就是无法改变台湾人的超低生育率,因为民主制度受到“普世”人权观念的束缚,这样下去,台湾就会因为老龄化,被迫引进外国移民,从而走上种族置换之路。

对此,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人造子宫技术,以其用技术改变国家对妇女受孕的依赖,这未尝不可能,日本不是在暗中大力发展这一技术吗?

民进党的“去中国化”,说白了就是让印度人成为台湾的主体民族,让印度语成为台湾的国语。我们不能因为民进党的去中国化追求,就支持中共武统台湾,因为武统会导致台湾的自由立刻灭亡,而民进党的“去中国化”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但是“去中国化”是不可取的,不能因为专制的威胁,就放弃自己的民族文化,笔者希望国民党和正在崛起的“民众党”能够珍惜和传承华夏文明,联合起来阻止民进党的“去中国化”。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