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请湖北国父胡浩


作者:陈士胜

昨天晚上,我在家里宴请了湖北国父胡浩和他的女朋友,我们三个人吃了一顿泡菜火锅,也无非是大虾、肥牛、鱼丸、河粉、蔬菜、豆腐、萝卜、南瓜,以及啤酒,之如此类。

席间,我笑问胡浩:“过几年中共就灭亡了,你准备回国去做国父吗?”胡浩听了,不吭声。

他的女朋友听了,却抬起了诧异的眼睛,望着我,又望向胡浩,问:“过几年中共会垮台吗?”胡浩听了,依旧不吭声。

我不禁望着胡浩的女朋友,又笑问她:“过几年中共就灭亡了,你不准备回国去做国母吗?”他的女朋友听了,甜蜜地笑着,闭上了眼睛,很享受地发了一秒钟的梦,然后只是笑着,低头去吃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晚饭后,胡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雪茄,要抽菸。我便从茶几上拿出烟斗和菸丝,陪着他走出门外,到屋外的前院去抽菸了。于是,我们闲聊着。胡浩便说出了他的人生梦想。

他说,他不想当官。他的梦想有二:一,出书;二,教书。

他说,他想待中共灭亡以后,回到中国去着书立说,出版它。我告诉他:“你作为湖北国父,回到中国以后,一旦掌握了权力,会有很多人巴结你。出版书藉,真的不成问题。”

现在,他留在美国,他的这个梦想就很成问题。他要用汉语来著书立说,美国人只阅读英语。他的著作根本不可能在美国大行其道,根本没有市场,那么,他在美国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又说,他想待中共灭亡以后,回到中国去教书,做一个老师。我告诉他:“你作为湖北国父,回到中国以后,一旦进入了政坛,很容易就被任命为大学校长的。你的历史责任是为祖国管理一群大学教授,这个,真的不成问题。”

胡浩原本在中国就做过教师。这几年又在美国留过学,精通英语,学贯中西。如果他以一个革命家的身份回到祖国,被新的民主政权任命为一个大学校长,他是完全有资历的!

他完全可以服众!虽然他在学术上没有什麽成就,虽然大学里许多教授的学术成就比他高,但问题是,全校师生依旧会拥戴他,因为他是湖北共和国的国旗缔造者!

没有他,全体湖北人民都不知道湖北共和国的国旗是什麽样子。

有了他,全体湖北人民就都知道湖北共和国的国旗是什麽样子了。

他是在地球上最先在示威行列里挥舞湖北国旗的旗手。

我勉励他:“不管怎么都好,你将来还是应该把你的湖北国旗送回到武汉的民主革命胜利纪念馆里,作为镇馆之宝,供后人缅怀你的革命事迹。”

胡浩很聪明,举一反三。他感谢了我对他作出的安排。去年,是我在纽约制作了湖北国旗,就送给了他的。他举起了那把旗帜,就天经地义,自动成为了湖北的国父了。

到底,谁是真正的湖北国父?在这一件事情上,我和胡浩都没有昏头昏脑,而是很清醒。我们都清醒地意识到两点。第一,胡浩在政坛上没有竞争能力。他就算回国,要与人权律师唐荆陵去争夺湖北国父的称号,是做不到的。唐荆陵很有政治能力。然而,湖北共和国,并不是由某一个人去缔造出来的,是一群国父缔造出来的。湖北共和国的国旗确实是胡浩缔造出来的。任何人都必须要承认这一点。也即,就算胡浩不算是湖北最卓越的国父,他也是开国元勋。这一点,无庸讳言。

第二,湖北人民没有选择余地。是我最先给湖北人民制造了国旗的。铁血十八星旗必须要做为湖北共和国的国旗!未来几年,中国实现民主了,湖北国会的议员们会进行表决,到底用什麽旗帜来作为国旗?当许多面国旗都摆出来进行表决时,议员们最终会选择铁血十八星旗。因为,也唯有这一面旗帜,才能最快被全体湖北人民接受。

我有先见之明,提前了许多年就把湖北共和国的国旗硬生生地确认下来了。

当然了,中国实现民主以后,湖北省也未必一定会走向独立。那就由湖北人民进行公投吧。他们愿意独立就独立,愿意统一就统一。即使它留在大中华联盟的架构里,它也不可能再是由中央集权政府直属的一个行省了。它会变成一个联邦。那么,联邦也需要有一面州旗。铁血十八星旗依旧是湖北联邦的州旗。而胡浩,依旧是湖北联邦的国父之一。

胡浩不想当官,这是他的务实之处,也是他的聪明之处。他已经知道了,中国实现民主以后,中国政坛会动荡30年,才能走上正轨。但如果他只是回国做一个大学校长,那么,他根本就不是政客。这样,他安静地生活在校园里,确实有美好的人生。

祖国,也需要一些海外学子学成归国,建设祖国。他回到祖国,作为一个大学校长,当然是中国的上流社会里的人物。他留在美国,作为一个打工仔,当然是美国的低下阶层里的人物。两相比较,各有好处。

留在美国,会令到下一代的孩子的身心发育更加健康,家庭的欢乐和人生的欢笑更多,比回到祖国更好。

他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姑勿论如何,这一场地球政治版图的大改变,只是为胡浩提供了更多的一种人生抉择吧。他回到中国,对实现自己的梦想有利。他留在美国,对教育下一代的孩子有利。各有各的好。

只是,拜登灭共,历时五年。——这是我去年提出来的政治概念。那么,今年,我有多少个政治信徒了呢?湖北国父胡浩昨天晚上在我家吃火锅,说出了他的梦想,他就算是我的信徒之一了。他相信拜登灭共会成功。

我以为海外民运界的民主斗士,都是一群装睡的猪,决不会做我的信徒了。谁知,今天早上打开推特,中国独立运动之父何岸泉,民运前辈苏晓康,正在发表他们的新的《获胜感言》。他们俩都相信地球上的政治版图即将出现彻底的改变了!

我以为海外民运界的民主斗士,都是一群装睡的猪,决不会做我的信徒了。谁知,今天早上打开推特,中国独立运动之父何岸泉,民运前辈苏晓康,正在发表他们的新的《获胜感言》。他们俩都相信地球上的政治版图即将出现彻底的改变了!

但是,何岸泉和苏晓康都是伟人。我这个民运后辈,不可以把他们俩列入我的信徒之列。那么,我就应该装模作样,谦虚一番,虚伪一番,毕竟,儒家的礼数,我们要遵守的,谁叫我们是中国人呢?

以下就是何岸泉和苏晓康这两个伟人的聊天截图。这就标注着,我不需要再在海外民运界进行任何的啓蒙工作了。我、胡浩、何岸泉、苏晓康,都知道地球上的政治版图即将彻底改变了。其他的人如果假装不知道,故意扮傻,扮猪食老虎,那就算了,无须再跟他们计较了。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 “宴请湖北国父胡浩” 》 有 2 条评论

  1. 海外民运的概念或范畴太大太广了。是指哪些人或者包括哪些人?我以为,每一个海外反对中共专制集权、追求中国自由民主宪政的人士,都可以说是海外民运人士。因此,你提到的几个人,包括你自己都应该算是海外民运人士。
    妄自尊大或妄自菲薄都不免失之偏颇。

  2. 傻逼吧你?还国父??你以为你是谁啊?做梦做大了吧?二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